第三部分,像少年啦飞驰

  173
  
  这段时间每隔两天的半夜我都要去一个理发店洗头,之前我决定洗遍附近每一家店,两个多月后我发现给我洗头的小姐都非常小心翼翼安于本分,后来终于知道原来因为我每次换一家洗头店,所以圈内盛传我是市公安局派来监督的。于是我改变战略,专门到一家店里洗头,而且专门只找同一个小姐,终于消除了影响。
  
  这样一直维持到那个杂志组织一个笔会为止,到场的不是骗子就是无赖,我在那儿认识了一个叫老枪的家伙,我们两人臭味相投,我在他的推荐下开始一起帮盗版商仿冒名家作品。
  
  174
  
  这段时间我常听优客李林的东西,放得比较多的是《追寻》,老枪很讨厌这歌,每次听见总骂林志炫小学没上好,光顾泡妞了,咬字十分不准,而且鼻子里像塞了东西。但是每当前奏响起我总是非常陶醉,然后林志炫唱道:
  
  站在这里,孤单地,像黑夜一缕微光,不在乎谁看到我发亮……
  
  这时候老枪一拍桌子说:原来是个灯泡广告。
  
  此外还有李宗盛和齐秦的东西。一次我在地铁站里看见一个卖艺的家伙在唱《外面的世界》,不由激动地给了他十块钱,此时我的口袋里还剩下两块钱,到后来我看见那家伙面前的钞票越来越多,不一会儿就超过了我一个月的所得,马上上去拿回十块钱,叫了部车回去。
  
  路上我疑惑的是为什么一样的艺术,人家可以卖艺,而我写作却想卖也卖不了,人家往路边一坐唱几首歌就是“穷困的艺术家”,而我往路边一坐就是乞丐。答案是:他所学的东西不是每个人都会的,而我所会的东西是每个人不用学都会的。
  
  这样再一直维持到我们接到第一个剧本为止。
  
  175
  
  磕螺蛳莫名其妙跳楼以后我们迫不及待请来一凡和制片人见面,并说此人如何如何出色。制片一看见一凡,马上叫来导演,导演看过一凡的身段以后,觉得有希望把他塑造成一个国人皆知的影星。我们三人精心炮制出来的剧本通过以后马上进入实质性阶段,一凡被抹得油头粉面,大家都抱着玩玩顺便赚一笔钱回去的态度对待此事。
  
  电视剧搞到一半,制片突然觉得没意思,可能这个东西出来会赔本,于是叫来一帮专家开了一个研讨会,会上专家扭捏作态自以为是废话连篇,大多都以为自己是这个领域里的权威,说起话来都“一定是如何如何”,并且搬出以前事例说明他说话很有预见性,这样的人去公园门口算命应当会更有前途。还有一些老家伙骨子里还是抗战时的东西,却要装出一副思想新锐的模样,并且反复强调说“时代已经进入了二十一世纪”,仿佛我们都不知道这一点似的,这样的老家伙口口声声说什么都要交给年轻人处理,其实巴不得所有的酒吧舞厅都改成敬老院。
  
  其中有一个最为让人气愤的老家伙,指着老枪和我说:你们写过多少剧本啊?
  
  老枪说:这是第一个。
  
  然后那老家伙说:这怎么可能成功啊,你们连经验都没有,怎么写得好啊?
  
  老枪此时说出了我与他交往以来最有文采的一句话:我们是连经验都没有,可你怕连精液都没有了,还算是男人,那我们好歹也算是写剧本的吧。
  
  那老家伙估计已经阳痿数年,一听此话,顿时摇头大叫“朽木不可雕也”然后要退场。退场的时候此人故意动作缓慢,以为下面所有的人都会竭力挽留,然后斥责老枪,不料制片上来扶住他说:您慢走。
  
  后来这个剧依然继续下去,大家拍电视像拍皮球似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就完成了二十集,然后大家放大假,各自分到十万块钱回上海。
  
  176
  
  到了上海以后我们终于体会到有钱的好处,租有空调的公寓,出入各种酒吧,看国际车展,并自豪地指着一部RX-7说:我能买它一个尾翼。与此同时我们对钱的欲望逐渐膨胀,一凡指着一部奥迪TT的跑车自言自语:这车真胖,像个马桶似的。
  
  然后他兴奋地将我们叫来说:我得有这车。
  
  不幸的是,这个时候过来一个比这车还胖的中年男人,见到它像见到兄弟,自言自语道:这车真胖,像个馒头似的。然后叫来营销人员,问:这车什么价钱?
  
  “六十七万。”
  
  “还行啊,上去试试?”
  
  “你等等,我给你去拿钥匙。”
  
  那男的钻上车后表示满意,打了个电话给一个女的,不一会儿一个估计还是学生大小的女孩子徐徐而来,也表示满意以后,那男的说:这车我们要了,你把它开到车库去,别给人摸了。
  
  一凡在那看得两眼发直,到另外一个展厅看见一部三菱日蚀跑车后,一样叫来人说:这车我进去看看。
  
  那人说:先生,不行的,这是展车,只能外面看,而且我们也没有钥匙。
  
  177
  
  几个月以后电视剧播出。起先是排在午夜时刻播出,后来居然挤进黄金时段,然后记者纷纷来找一凡,老枪和我马上接到了第二个剧本,一个影视公司飞速和一凡签约,一凡马上接到第二个戏,人家怕一凡变心先付了十万块定金。我和老枪也不愿意和一凡上街,因为让人家看见了以为是一凡的两个保镖。我们的剧本有一个出版社以最快的速度出版了,我和老枪拿百分之八的版税,然后书居然在一个月里卖了三十多万,我和老枪又分到了每个人十五万多,而在一凡签名售书的时候队伍一直绵延了几百米。
  
  这年秋天我们都火了。
  
  178
  
  我深信这不是一个偶然,是多年煎熬的结果。一凡却相信这是一个偶然,因为他许多朋友多年煎熬而没有结果,老枪却乐于花天酒地,不思考此类问题。
  
  后来我将我出的许多文字作点修改以后出版,销量出奇的好,此时一凡已经是国内知名的星,要见他还得打电话给他经济人,通常的答案是一凡正在忙,过会儿他会转告。后来我打过多次,结果全是这样,终于明白原来一凡的经济人的作用就是在一凡的电话里喊: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
  
  然后我终于从一个圈里的人那儿打听到一凡换了个电话,马上照人说的打过去,果然是一凡接的,他惊奇地问:你怎么知道这个电话?
  
  我说:想知道当然能知道。
  
  他说:这电话一般我会回电,难得打开的,今天正好开机。你最近忙什么呢?
  
  我说:没什么。你现在在哪呢?
  
  一凡说:我在拍一个外景,你在哪呢?
  
  我说:我正好在北京办点事,你呢?
  
  一凡说:哎呀不巧啊我正好在上海啊。
  
  我说:没事,你说个地方,我后天回去,到上海找你。
  
  一凡说:别,我今天晚上回北京,明天一起吃个中饭吧。
  
  我说:行啊,听说你在三环里面买了个房子?
  
  一凡说:没呢,是别人——哎,轮到我的戏了明天中午十二点在北京饭店吧。
  
  我问:那什么地方?
  
  一凡说:好了不跟你说了导演叫我了天安门边上。
  
  这天晚上我就订了一张去北京的机票,首都机场打了个车就到北京饭店,到了前台我发现这是一个五星级的宾馆,然后我问服务员:麻烦你帮我查一下一个叫张一凡的人。
  
  服务员查了一下说没这个人。
  
  然后我说:你们这里有什么剧组最近在?
  
  服务员说:对不起先生,这是保密内容,这是客人要求的我们也没有办法。
  
  第二天中午一凡打我电话说他在楼下,我马上下去,看见一部灰色的奥迪TT,马上上去恭喜他梦想成真。我坐在他的车上绕了北京城很久终于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大家吃了一个中饭,互相说了几句吹捧的话,并且互相表示真想活得像对方一样,然后在买单的时候大家争执半个钟头有余,一凡开车将我送到北京饭店贵宾楼,我们握手依依惜别,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见过面。
  
  之间我给他打过三次电话,这人都没有接,一直到有一次我为了写一些关于警察的东西,所以在和徐汇区公安局一个大人物一起吃饭的时候一凡打了我一个手机,他和我寒暄了一阵然后说:有个事不知道你能不能帮个忙,我驾照给扣在徐汇区了,估计得扣一段时间,你能不能想个什么办法或者有什么朋友可以帮我搞出来?
  
  我说:搞不出来,我的驾照都还扣在里面呢。
  
  从此大家互相没有来往。
  
  179
  
  然后是老枪,此人在有钱以后回到原来的地方,等候那个初二的女孩子,并且想以星探的名义将她骗入囊中,不幸的是老枪等了一个礼拜那女孩始终没有出现,最后才终于想明白原来以前是初二,现在已经初三毕业了。
  
  180
  
  此时我也有了一个女朋友,是电视台一个谈话节目的编导,此人聪慧漂亮,每次节目有需要得出去借东西都能扛着最好的器具回来。她工作相对比较轻松,自己没找到话题的时候整天和我厮混在一起。与此同时我托朋友买了一台走私海南牌照的跑车3000GT,因为是自动挡,而且车非常之重,所以跟桑塔那跑的时候谁都赢不了谁,于是马上又叫朋友定了一台双涡轮增压的3000GT,原来的车二手卖掉了,然后打电话约女朋友说自己换新车了要她过来看。
  
  此人兴冲冲赶到,看见我的新车以后大为失望,说:不仍旧是原来那个嘛。
  
  我说:不,比原来那个快多了,你看这钢圈,这轮胎,比原来的大多了,你进去试试。
  
  我们上车以后上了逸仙路高架,我故意急加速了几个,下车以后此人说:快是快了很多,可是人家以为你仍旧开原来那车啊,等于没换一样。这样显得你多寒酸啊。
  
  听了这些话我义愤填膺,半个礼拜以后便将此人抛弃。此人可能在那个时候终于发现虽然仍旧是三菱的跑车,但是总比街上桑塔那出去有面子多了,于是死不肯分手,害我在北京躲了一个多月,提心吊胆回去以后不幸发现此人早就已经有了新男朋友,不禁感到难过。
  
  其实从她做的节目里面就可以看出此人不可深交,因为所谓的谈话节目就是先找一个谁都弄不明白应该是怎么样子的话题,最好还能让谈话双方产生巨大观点差异,恨不能当着电视镜头踹人家一脚。然后一定要有几个看上去口才出众的家伙,让整个节目提高档次,而这些家伙说出了自己的观点以后甚是洋洋得意以为世界从此改变。最为主要的是无论什么节目一定要请几个此方面的专家学者,说几句废话来延长录制的时间,要不然你以为每个对话节目事先录的长达三个多钟头的现场版是怎么折腾出来的。最后在剪辑的时候删掉幽默的,删掉涉及政治的,删掉专家的废话,删掉主持人念错的,最终成为一个三刻钟的所谓“谈话”节目。
  
  而且这样的节目对人歧视有加,若是嘉宾是金庸巩利这样的人,一定安排在一流的酒店,全程机票头等仓;倘若是农民之类,电视台恨不得这些人能够在他们的办公室里席地而睡,火车票只能报坐的不报睡的。吃饭的时候客饭里有块肉已经属于很慷慨的了,最为可恶的是此时他们会上前说:我们都是吃客饭的,哪怕金庸来了也只能提供这个。这是台里的规矩。
  
  自从认识那个姑娘以后我再也没看谈话节目。

  48

其实这些都不是最大的不幸,最大的不幸是一凡娶此洗头女后,依然得自己洗头。●那高中生的父亲是法院一个大官。自己的主业贪污,顺便给贪污之人定刑。●学校里为什么这么多流氓而不能灭掉,原来搞半天,有的学校领导就是流氓。●野狼的好色比起他的前辈有过之而无不及。此君使用的好色手段和一切体育老师是一样的,比如在天热的时候让学生做俯卧撑做得特别勤快,而自己牢牢占据班级最丰满或者最美丽的女同学的前一米位置,眼神飘忽,心怀叵测。并且时常会在这个时候鞋带松掉,然后一系就是三分钟,或者索性搬一个凳子过来,坐下来慢慢观赏。此公手段之二就是冬天大家穿衣服比较多的时候,上来就先让学生跑五圈,等大家气喘吁吁跑完以后,他眯起眼睛,满怀慈爱,说:同学们,在冬天的时候,大家身上出汗了如果没有排出去的话很容易引起感冒,所以给大家三分钟时间去脱衣服。天哪,三分钟,那得脱多少衣服啊。冬天的时候女学生一般在里面穿羊毛衫,比较紧身,身材一目了然。此人在这个时候立即对这些女生做出分析处理,然后储存一些比较丰满的学生的资料,等待夏天来临。还有就是让女学生做力量训练,比如哑铃之类,通常不会给女生一下子就能举起来的那种分量,得要往上面加几斤,然后在角落里观察哪个漂亮女生举不起来,就马上出现在她们身后,身体紧贴,从背后抄手过去,紧紧握住那些美丽姑娘的手,并且是两只手全部握住,丝毫不留情面,然后动用臀部肌肉,往上前方一顶,顺势举起哑铃,如此动作,不计其数,慢慢重复。事完以后,那帮漂亮的姑娘对色狼说:谢谢老师。此招因为有身体接触,所以为某些体育老师所喜欢,哑铃给偷掉几个立即自己掏钱购买,体操房漏水立即冒雨抢修,年终再因为这个被评为劳动模范。我们的野狼老师刚到学校就去体操房溜一圈,然后自己去买了几个扩胸拉力器,以完备行色工具。于是每到体育课,在角落里拉那东西的肯定是美女。野狼美其名曰:强化训练。●我们去一个地下的录像厅看电影。一凡介绍说,这是南京一些很有性格的地下导演搞的,他们是戏剧学校毕业的,因为过分前卫,所以片子不能通过审查,所以就没有名气,所以就躲在地下。一凡的话让我们觉得,这个看录像的地方在地下比较深的地方。没有想到,一凡带领我们到一个小弄堂里面,然后往天上一指,说:上去。我和老枪往上看,在一个很破的楼的三层,灯火通明。此灯绝不是等闲之灯,照得整个弄堂带着光明。一凡觉得这就是象征那些导演的力量,光明普照大地,在这黑暗的地方。●在那几十平方的大房子里,放一个34英寸的国产彩电,不打几下不出影像,还属于半自动的那范畴里。然后边上是两音响,牌子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和老枪怀疑是世界顶级的东西,类似法拉利F50那种东西,得去定做才能有。一凡一拍那家伙,说:法拉利?拉你个头。这东西就我妈厂里做的,两个音响加一个低音炮,两个环绕,一个中置,一个功放,你猜多少?说着突然蹿出一只手,张开五个手指,说:五百。那个身价五百的东西先是在放伍佰的《挪威的森林》,果然是两者相配,音质绝佳。我和老枪拍一凡的肩膀说,你妈好手艺。伍佰的音乐属于那种比较吵闹的像是破痰盂旧脸盆都在敲的东西,所以反正噼里啪啦的没听出什么来。然后是张洪量的一首叫《整个给你》的歌,此歌极其像黄色歌曲。老枪对张洪量声音的评价是,纵欲过度的嗓子唱出来的,听得我和一凡十分惊叹,好家伙,光听声音就能听出那人纵欲过度。然后我们问老枪:你小子怎么听出来的啊?这时,张洪量唱道:我整个给你,我那个给你。●想起念书的时候一个老家伙说的话。当时正上语文课,那老家伙没收了一本所谓新生代的人写的东西,此人想必一直看那些书,我看见他的嘴脸就可以想像出情节。这家伙没收那书以后,估计会占为己有,然后好好研究。但是,作为一个老师,不得不装模作样地说:同学们,老师活了半个多世纪了,最后想告诉大家,一个人,在社会上,可以活得堕落,可以活得自私,可以活得放纵,就是不可以活得麻木。此人说此话时神采飞扬,还把手里的书扬了扬。此话出自他口虽然虚伪,但是这却是我们至今为止听到的从这老家伙嘴里冒出来的最让人感动的话。这话曾经使我相当一段时间里勤俭节约,不抽烟不喝酒,积极向上。这家伙说这话的时候莫名其妙加了一个“最后”,使这话蒙上了一种伟大人士临死遗言的气息。结果这家伙的最后变成现实,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横穿马路被卡车撞死。我们的学校,对此表现出兴奋,因为又多了一个教育学生不要乱穿马路的例子,而且极具说服力。我们班级也为此兴奋良久,想这老家伙终于死了。然后是班会上,校长强调:我们每个人,在离开自己母校的时候,应该充满感情,见到自己老师的时候,应该充满尊敬。●此人讲话的腔调使我想起我以前一个女朋友,这个女的讲话非常缓慢,自成一格,如果闲来无事,听她说话如同音乐绕梁,全身舒爽,倘若赶时间有急事,恨不能用枪顶着她叫她说快点儿。

  我将此事告诉一凡,一凡大笑不止,说完了,如果以后再当体育老师,再不给男生哑铃杠铃练了。

  49

  现在我们继续一凡的身世。一凡当了三个月的体育老师,觉得太闲。在泡妞方便上面倒是没有感触,然后此人当体育记者一年。好几次看球赛差点自己憋不住跑场上去。一天一凡去看球,消息说会推出几名新球员,于是一凡架好相机,用长焦瞄准球员出口,巴望能生动地拍下新生力量的模样。那两个新球员上场,一凡当场厥倒,差点镜头都掉地上,原来那几个新生力量是以前少体校的球员,和自己一起踢过球,其中一个在那场比赛里连进三球一举成名的家伙以前还是一凡所在这个位置的替补。

  比赛结束以后一凡上去采访,和那连进三球的家伙互相拥抱,都问彼此最近干什么去了,其他体育记者眼红得要死。然后一凡问他,你一个月的工资多少,那家伙说,我是个新球员,刚从二队选拔上来,一个月大概也就五六千吧。

  听到此话一凡十分欣慰,想好歹跟老子差不了多少。

  一个半月以后,此球员累计进球到了8个,成为赛场新秀,一凡亲切地去采访。那家伙说,反正十分钟以后有记者招待会呢,你到时再来吧。一凡说,我想要点独家的东西啊。那家伙说,别,所谓独家的东西都是球员的隐私啊,隐私怎么好随便乱说啊。然后就进休息室了。

  一凡受到很大刺激,想你小子牛什么啊,当年你他妈还穿我的袜子来着。你隐私个屁啊,你追过谁我他妈都能给你一个一个数上来。

  第二天一凡就辞职不干,赋闲家中两年,靠看英超联赛写些小情小调的东西打发日子。然后在九九年的时候,突发奇想,凭自己的积蓄和父母的积蓄,凑齐二十万,杀入股市。此人可谓是股市里最庸懒人士,这些钱都是用来等待抽签中新股。然后一个新股上市可以赚取一万来元。当时半年内抽中三个新股,赚得三万余元,日常花销足够。

  半年以后,此君去一个网站工作,做一个版面的总监,日夜辛劳,工资不菲,一个月能有近万块钱,可惜做了一个月以后觉得太忙,是前面两年看英超留下的症状,工作时候常常想念看比赛,左手啤酒右手牛肉干的,于是发现在这个世界上最能达成他这个愿望的职业是当一个作家。可惜此人还未成家,就慌忙辞职,回家看英超。看了半年,积蓄用光,又失误得娶一洗头女回家,便与家中不和。没有了后盾,只好靠平时写些小东西投稿,换点小稿费,一个月写足了才五百来块钱,生活穷困潦倒,手机常年关闭。我和老枪去的时候,正值此君万分拮据的时候,经过朋友介绍,在街上的一个馄饨摊认识。

  50

  我们天天晚上去南京郊区厮混,那地方一片漆黑,还有几个小山和台阶。听一凡介绍,说是那儿情侣出没无常,走路不小心都能踩着几具。我们哈哈大笑,不信以为真。

  结果那天老枪真就踩到一具,吓得老枪差点报警。可能是那对情侣刚完事,趴那一动不动,听到远处脚步声,更加不敢发出动静,想人生的路有无数条,那几个小子也不一定非要走到我那儿吧。结果还是不幸被老枪一脚踩到,准确无误。

  那小子被踩到以后直骂,妈的没长眼睛啊,走路怎么不看脚下有没有人啊,真他妈活得没有事情干了。

  这小子的每句话就像老枪那一脚一样准确无误。

  51

  当天我们去了南京的一个小酒吧,那里有无限畅饮,付他每人十五元钱,就可以喝到你滚倒。当然喝的啤酒不会是好啤酒,而且黄得异常。我们的位置坐落在厕所边上,我们不由提心吊胆,再看看里面的店员,一个个有气无力,欲死不能,神态诡异。

  老枪建议说,我们要找个什么方式先出名然后赚钱然后买三辆跑车去沪宁高速公路上面飙车去。

  一凡过了两个月的穷日子,不由万念俱灰,说:还跑车啊,是不是那种前面一个人在拖,后面的人坐的那种车啊,旧上海不就有,还是敞篷跑车。

  老枪被嘲弄以后降低要求,说,有个桑塔那就心满意足了,哪怕是普通型的。

  我说,桑塔那啊,没听说过,什么地方出的?

  老枪被呛了,不由激情消退,半天才说:那车的出处啊,伤害大众。

  于是我们向着有一辆伤害大众的桑塔那的目标迈进。

  52

  那天无限畅饮完毕以后,我们去一个地下的录像厅看电影。一凡介绍说,这是南京一些很有性格的地下导演搞的,他们是戏剧学校毕业的,因为过分前卫,所以片子不能通过审查,所以就没有名气,所以就躲在地下。

  一凡的话让我们觉得,这个看录像的地方在地下比较深的地方,没有想到,一凡带领我们到一个小弄堂里面,然后往天上一指,说,上去。

  我和老枪往上看,在一个很破的楼的三层,灯火通明。此灯绝不是等闲之灯,照得整个弄堂带着光明。一凡觉得这就是象征那些导演的力量,光明普照大地,在这黑暗的地方。

  53

  我们走过破旧的楼梯,那梯子是用铁烧的,显然是导演考虑到来他这看东西的人都比较穷苦,胖不了,所以为节省起见,就用铁叫人烧了一个。来个局长大家就都完了。

  在那几十平方的大房子里,放一个34英寸的国产彩电,不打几下不出影像,还属于半自动的那范畴里。然后边上是两音响,牌子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和老枪怀疑是世界顶级的东西,类似法拉力F50那种东西,得去定做才能有。

  一凡一拍那家伙,说,法拉力,拉你个头。这东西就我妈厂里做的,两个音响加一个低音炮,两个环绕,一个中置,一个功放,你猜多少?说着突然窜出一只手,张开五个手指,说,五百。

  那个身价五百的东西先是在放伍佰的《挪威的森林》,果然是两者相配,音质绝佳。我和老枪拍一凡的肩膀说,你妈好手艺。伍佰的音乐属于那种比较吵闹的像是破痰盂旧脸盆都在敲的东西,所以反正噼里啪啦的没听出什么来。然后是张洪量的一个叫《整个给你》的歌,此歌极其像黄色歌曲,老枪对张洪量声音的评价是,纵欲过度的嗓子唱出来的,听得我和一凡十分惊叹,好家伙,光听声音就能听出那人纵欲过度来。然后我们问老枪:你小子怎么听出来的啊。

  这时,张洪量唱道,我整个给你,我那个给你。

  54

  为了防止街道上大妈等闲杂人等的检查,先放了一个港台的片子。此时已经到了十来号人,一个个都披头散发,神情似鬼,嘴里叼烟,目中无光。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恐怖,于是想起念书的时候一个老家伙说的话。当时正上语文课,那老家伙没收了一本所谓新生代的人写的东西,此人想必一直看那些书,我看见他的嘴脸就可以想象这人在书店里拿一本《情色××》的东西,躲在角落里一目十行,唰唰翻书,寻找黄色描写的情节。

  这家伙没收那书以后,估计会占为己有,然后好好研究。但是,作为一个老师,不得不装模做样地说:

  同学们,老师活了半个多世纪了,最后想告诉大家,一个人,在社会上,可以活得堕落,可以活得自私,可以活得放纵,就是不可以活得麻木。

  此人说此话时神采飞扬,还把手里的书扬了扬。此话出自他口虽然虚伪,但是这却是我们至今为止听到的从这老家伙嘴里冒出来的最让人感动的话。这话曾经使我相当一段时间里勤俭节约,不抽烟不喝酒,积极向上。

  这家伙说这话的时候莫名其妙加了一个“最后”,使这话蒙上了一种伟大人士临死遗言的气息。结果这家伙的最后变成现实,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横穿马路被卡车撞死。我们的学校,对此表现出兴奋,因为又多了一个教育学生不要乱穿马路的例子,而且极具说服力。

  我们班级也为此兴奋良久,想这老家伙终于死了。然后是班会上,校长强调,我们每个人,在离开自己母校的时候,应该充满感情,见到自己老师的时候,应该充满尊敬。

  55

  首先放的是一个叫《疾速传说2》的片子,是一个讲飙车的,开场的女主角十分漂亮,表演到位,声音甜美——或者说是配音甜美。此人讲话的腔调使我想起我以前一个女朋友,这个女的讲话非常缓慢,自成一格,如果闲来无事,听她说话如同音乐绕梁,全身舒爽,倘若赶时间有急事,恨不能用枪顶着她叫她说快点。最后电影里的女人死于翻车,她死去的时候,我借故去了次洗手间,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想象此女现在正坐在谁的车里,用这样的语气说话。此司机必然容易出交通事故。然后很小资情调地叹了几口气,回到播映大厅,翻车死掉的女人的尸体正从车里拖出,我在想,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可惜了这样的美貌,这样的声音。

  然后是张柏芝出场。张柏芝的表演显然做作,声音难听——或者配音难听。先前张柏芝出道的时候,我们都对她抱有好感,后来听说这个女人觉得自己名字难听,听着像张白痴,所以想改名字。

  对此我和老枪很是赞同,结果张柏芝说,希望能改成张发财,张有钱的时候,我和老枪同时昏厥,对这人的好感顿时消灭,觉得这女人还是叫张白痴好。

  后来我们意识到改这个名字最适合不过她了,因为她有钱,她发财。

  56

  这片子让我们对速度重新燃起欲望。在几年以前,我特别喜欢飙车,并且买了一辆YAMAHA
V2的两冲程摩托车跑车。此车性能优异,在公路上开的时候其爽无比,那些桑塔那根本不是对手,六个前进挡,在市区按照转速表红区换挡的原则开基本上连换两挡的机会都很少。使我这种以前开惯50CC轻骑的人一时难以适应。

  在我开轻骑的时候,我对那车说,妈的你快点。然后换了那250CC以后,心里直叫慢点慢点。在中国开这车,超越一切车辆没有问题,而且声音清脆。为这车我倾其所有,觉得物有所值,因为它超越了一切。

  我们当初和一群青年飙车的时候,觉得只有高速让人清醒。当时我们初涉文坛,读了很多废品,包括无数名著,神情恍惚,心里常常思考诸如“我为什么要活着”,“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思考得一片颓废,除了街头的烟贩子看见我们顿时精神抖擞以外,其他人看见我们都面露厌恶。我们当时觉得我们的世界完蛋了。哲学的东西看多了就是这德行,没办法。在后期我们开始觉得这个世界虚幻。其实是因为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睡多了自然虚幻。一个人在床上的时间多了,必然觉得这个世界不真实。妓女也是一个性质的。我们像妓女一样地生活,有事没事离开不了床。在上面看天花板,觉得妈的这个世界完了,我们完了,人类完了。至于为什么完了,答案是,不知道。

  后来我们都买了小轻骑,让自己可以在比较远的范围内活动。当初我们的感觉是,妈的这家伙真快,能开每小时五十公里。世界真美好,能有路,人类真美好,能造出轻骑,我们真美好,能在路上开轻骑。

  换上雅马哈以后这样的感觉尤其强烈,使我一度精神奕奕,容光焕发,回光返照。

  如果你体会到,你坐在一个有很大马力的机器上,用每小时超过180公里的速度飞驰,稍微有什么闪失,你就和你的花了大价钱的大马力机器告别了,从此以后再也不能体验超过桑塔那的感觉,再也不能吃到美味的椒盐排骨,再也不能看见刺激的美国大片,再也不能打听以前的朋友现在在干什么,你就会觉得这个世界无比真实,真实得可怕,真实得只要路上有一块小的砖头就会一切消失,你就会集中精神,紧握车把,看清来车,小心避让,直到静止。

  有一次,在七十公里的时速转弯的时候,果真压到一块砖头,车子顿时失控,还好车速不快,又逢农民大丰收,我飞到路边的一个柴垛上,居然丝毫不伤,但是车子滑向路中,又正好开来一个集装箱,这集装箱是我刚才就超过了的,那司机还和我并了一段时间,我没有功夫和那么次的车磨蹭,故意并排了十几秒以后马上窜到集装箱前面去了。那司机肯定记恨在心,又恰巧看见我的车滑在路当中,于是此卑鄙小人集中精神,小心翼翼地打方向,瞄准我的车碾了过去。顿时我的雅马哈报废。

  你比它快,可是你会失误,你失误的时候,就得看谁重了。车毁了以后我无比憎恨这类大车,发誓以后要开个坦克和此类晚上交会从来不打近光的卑鄙大车好好撞一回。

  在我的爱车报废以前,只有一辆车把我的车给超了,我用尽力气,还是被那车甩得无影无踪,连并排的机会都没有,是一辆叫三菱的跑车。若干年后,我开着那种车穿过上海,那时才知道这是一个叫3000GT的跑车,我开的是VR4,双涡轮增压,320匹马力。在一段时间里,它成为我的梦想,当梦想实现,我又发现我的梦想太重——我的意思是车太重,有1800公斤,是辆笨重的跑车。仅此而已。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