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主席英明,正面肯定逃港事件是新的认识

qy8com千赢手机版 1

1976年深秋。

  最近,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热播,剧中再现当年内地出现的“逃港潮”。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到七十年代末,近百万内地居民出于种种原因从广东偷渡到香港,先后有5次高潮。有学者认为,偷渡潮是内地政治经济形势以及香港与内地关系的特殊注脚,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催化了内地的改革开放。

图为当年香港边境到处是逃港者。发生在50年前的“62大逃港”事件,已渐被淡忘。而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的数十年时光里,逃港从未间断,并在不同时期形成高潮。这是一场从饥寒走向温饱、从贫困走向富足的大迁徙,一道海湾或者几个山头不足以成为障碍。

一天放学后,我从刘店学校油库那条路上街,走到河边见周刚老表躺在草地上,他喊我过去,然后给我讲了六姨爹告诉他的故事:一个香港大商人到广州做生意,要找一个厕所没有臭味的宾馆才肯谈生意,广州这边的人大海捞针般的才寻得这样的宾馆把这桩生意做成。

  内地形势的“另类晴雨表”

随着《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的热播,尘封多年的历史记忆“大逃港”揭开了冰山一角。剧中出现习仲勋复出主政广东、治理“逃港潮”的剧情,更是让报告文学《大逃港》一书的作者陈秉安颇为兴奋。

现在我还记得当时的问题:“香港在哪儿?香港人怎么搞资产阶级作风那么有小资产阶级调?”为什么这么问呢?因为姐姐出嫁前一年也就是1975年夏天,我们通常都把桌子搬到门前的场子里吃晚饭然后我、弟弟和妹妹在凉床上乘凉,一连好几天姐姐都在这时候穿裙子,姐姐穿裙子的时候显得特别美,我问姐姐:你敢不敢穿裙子出门比如到大队去?姐姐的回答是:哪只有我不敢?这是被批判的小资产阶级作风小资产阶级情调,说不定工作队会开专门的批斗会。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香港与内地的社会制度不同,与内地咫尺相隔的香港成为一些人改变生存状态的首选之地。第一波逃港潮发生在建国初期。据《香港年报》记载,上世纪50年代初,超过75万来自内地的居民因战乱拥入香港。著名作家张爱玲就是在这个时期来到香港的。此后偷渡香港的事件时有发生,但规模都不大。

“长期以来,逃港问题是个半禁区,但30多年前,习仲勋就已经敢闯这个‘禁区’了。”陈秉安指出,这段历史的还原,还带出了一个新的问题:我们通常说改革开放的起点是安徽小岗村,如今看来却是习仲勋主持时的宝安县,也就是如今的深圳。

周刚老表答:“香港还在英国人的统治下,没有解放;香港还是资本主义,那里人的生活比我们好很多。”周刚老表比我大五岁,我们交流的不多,他给我的印象是俊秀、诚恳、能吃苦,钢笔字和毛笔字有股遒劲味,我见过他汗流满面挑一大担干柴回家仍精神抖擞的样子。

  50年代中期,深圳地区已经建立起比较完备的边防管理体系,但这些手段很难隔断香港与内地间的社会经济联系。据统计,1957年前后宝安县有直系亲属在港居住或是华侨的,占总户数的1/4,如果加上亲朋好友关系的,则占总户数的70%。内地的社会经济生活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有偷渡现象发生。

逃港事件对于史学界、新闻界、文学界一直是个禁区,近些年来才有大胆些的出版社、报纸、电视慢慢接触这个问题。

我们聊的很是投入,同班同学的爷爷在河沟靠山的地里挖红薯扔小石子差点把我们打中我们才起来感觉肚子饿了。

  1957年春节期间,成千上万的港澳同胞“衣锦还乡”,让内地同乡十分羡慕。同年6月,广东省准备出台政策,放宽群众出境赴港。当时省里的考虑是这样的:“去香港人多了,找工作不容易,叫想去的人都尝试一下,吃吃苦头,这样我们也好教育农民安心生产,政治上也能占据主动。”由于保密措施不严,东莞县提前透露这一消息,它很快传播到宝安县、惠阳县等边境地区,第二波逃港潮就这样形成了。两个多月里,共有6000多人偷渡到香港。到了8月底,广东省委决定收紧政策,逃港潮也平息下来。

正面肯定逃港事件是新的认识

六姨爹给我的印象是严谨务实,在供销社工作,经常到外地学习或开会(订货会),他讲给周刚老表的这事又与做生意有关,我觉得是真的。

  港英当局最初不承认逃港者的居民身份,但也没有采取坚决措施。逃港者们在街角、空地或大楼天台上用木板钉出板屋,香港媒体还专门给这些建筑取了个名字——“天台木屋”。逃港者工作卖力,要求又不高,正好为处于经济起飞阶段的香港提供大量廉价劳动力。当时港英当局实行的政策是,成功偷渡入境的内地人,只要不被抓住,到达市区后就可以在香港居留。这叫“抵垒政策”,取意垒球赛中跑至下一垒时只要及时触垒就可以过关,这实际上相当于变相承认了非法移民的“合法”身份。

新闻晨报:热播剧
《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再现了“逃港潮”。长期以来,史学界如何评述大逃港?您觉得现在正视这段历史,又有何意义?

但有人在忆苦思甜①大会作最后总结时强调: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的生活一天天好起来,资本主义一天天坏下去!

  香港同胞“暗中接应”

陈秉安:逃港这件事,建国后的30年一直都有,如同是国内政策的“晴雨表”。国内形势稳定、经济复苏的时候,边境上逃港的人就少。国内形势动荡,比如1957年的强迫农民入社,1961年、1962年的闹饥荒,边境上的人就逃。一开始,逃港被看成是叛国投敌,是要处以重刑的,当局是用“堵”的办法,用铁丝网、警犬来阻止群众逃港。后来看看不行了,就改成“疏”,即以“思想教育”为主,学习毛着、唱革命歌曲,批判“资本主义道路”,这样做的结果好了一段。再后来还是逃,这才改成用“导”的办法,即发展经济,搞“改革开放”这样就成功了。逃港这件事,对于史学界、新闻界、文学界一直是个禁区,近些年来,才有大胆些的出版社、报纸电视慢慢接触这个问题。近日中央台播出的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写到群众逃港的问题,而且是正面肯定的,说明中央对这件事有了新的认识,应该说是迈出一小步了。

还有一次我们全校带凳子深入开展批-林-批-孔的大会,一位发言人慷慨激昂,最后挥起拳头竭斯底里咆哮:要打-倒帝国主义,解-放全人类!把红-旗插遍英国,把红-旗插遍美国!

  三年自然灾害中,数以千万计的内地人死于饥荒和疾病,这为1962年大规模逃港潮的爆发埋下伏笔。从4月27日开始,来自全国12个省60多个县的十几万人,陆续涌到宝安境内通往边境的公路上,其阵势“宛如大军南下”。香港媒体也以“五月大逃亡”来形容这波逃港潮。这波偷渡潮到5月底才平息,有3万多内地人逃到了香港。当时曾流传这样一首民谣:“宝安只有三件宝,苍蝇、蚊子、沙井蚝。十屋九空逃香港,家里只剩老和小。”

新闻晨报:促使逃港的背景和原因有哪些?

那个极其封闭一本小人书一天之内几乎传遍整个生产队小伙伴的年代、年轻人看一场革命电影要走十几里地的年代,我们上小学有时整个学期没有教科书的年代,任何可以引起我注意的信息我都琢磨好久,印象经久不灭,思考连绵不熄。

  港英当局的态度这时已经发生转变,开始实施“即捕即遣”的政策。但由于香港市民与逃港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许多逃港者与香港市民非亲即友,这项政策遭到普遍反对。

陈秉安:主要是经济的。那时生活太苦了嘛。河那边,可以“喝早茶”,能用电视机、洗衣机了;河这边,还在啃红薯咸菜,咋不跑?上世纪70年代以后,也有一些是因为政治原因逃港的,比如知识青年。他们从文化大革命的噩梦中觉醒了,觉得自己被骗了,要找寻自己的理想,这样的也不少。

那个年代爱穿裙子追求资产阶级情调的何止我姐姐一人?学者、作家、诗人、清华大学副教授的刘瑜在《论时尚》②谈到:

  在“五月大逃亡”中,约3万名偷渡者逃到香港后聚集在一座小山。港英政府调集数千军警进行拉网式搜捕。与此同时,约10万香港同胞带着食品和饮用水来到这座山上,帮助近两万偷渡者成功潜入市区,并为他们提供栖身之所。其实许多香港警察也不忍心抓捕这些人,一些警察甚至同逃港者拥抱在一起流泪。最后约有1万名偷渡者被捕,港英政府决定将其遣返。在遣返前一晚,香港娱乐场所近半停业,关心此次事件的香港市民暗地筹备营救计划。遣返行动开始后,一辆接一辆大蓬车载着偷渡者缓缓向北行驶。行至罗湖桥时,突然有数千名香港人冲出来,他们中的许多人横卧在桥上,阻挡车辆行进。有人大声呼喊:“快跳车啊!”偷渡者乘势跳车逃跑,后被香港同胞分批转移,这次行动又使数千人留在香港。

已故歌星罗文就曾是逃港者

 我妈说,她下放的时候,一切讲究穿着打扮的行为都可能被批判为资产阶级习气,但是她实在太爱美了,于是她想出了一个法子,“做件花衬衣,然后把领子翻出来”。我觉得,当年在一片灰黑蓝中翻个花领子的我妈,比今天浑身名牌的女明星要时尚的多。

  念着毛主席语录偷渡

新闻晨报:因大逃港,广东宝安县十屋九空,您曾采访过100多名逃港百姓,请问他们如何回忆那段历史?

那个时候不要说厕所没有臭味,不少人家里还臭气熏天。堂屋里鸡飞狗跳,有的人家里还有小猪出入,厨房里除了水缸,还有散发怪味甚至酸臭味的用来喂猪的泔水缸,寝室里放有晚上起夜用的夜壶或者马桶。现代意义的抽水马桶和寝室带卫生间那可是约翰·哈林顿(John
Harrington)勋爵的原创、资本主义的东西噢。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不少知青感觉前途渺茫,决定偷渡香港。知青们有文化,偷渡的方式也有创意。日后成为香港“期货教父”的刘梦熊就是在这个时期偷渡过去的。他当时走了6天6夜来到海边,趁天黑下水,游到天亮还没有上岸。当他听到巡逻艇的声音时,他一边划水一边默念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胜利”,借此鼓励自己坚持游下去。

陈秉安:感慨万分。我记得那一次去万丰村,因为男人逃港路上死了,村里剩下不少孤儿寡妇。逃港的人回忆起来,不少是泪流满面的。抓他们的干部回忆起来,摇头说:“没有办法,有些人就是我的亲人,上面让抓,我能不抓吗?”


  在六七十年代的逃港者当中,一些人在香港当地扎下根并取得成功。例如金利来集团董事局主席曾宪梓、著名作家倪匡、“乐坛教父”罗文等等,都曾是逃港者中的一员。曾有人做过相关的统计,上世纪末香港排名前100位的富豪中,有40多人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逃港者。

最近我在香港找到一对知识青年夫妇,当年这对情侣是用绳子把手系在一起,冒死横渡大鹏湾的。有姐弟逃港的,还有念着毛主席语录逃港的……他们都说,现在你们那边比我们经济还好,但是我们还是不后悔,因为我们早了10年过上了好日子。

1977年我和天威老表从小莽屋基往晏家湾翻蜈蚣的时候,他考我:“马克思姓什么?”我自然是答错了,但这次我们两个人作了一回政治家,以姓名始,笑谈之间纵论天下,臧否包括白求恩、列宁斯大林、金日成等人物和符号所代表的重大事件和重大问题,我又提到香港的资本主义及香港人的资产阶级情调,天威老表转述舅舅在和别的老师聊天提到过的香港:

  1979年春节前后,广东高要、四会等县因谣传“边境开放”,数千群众涌向广州火车站,要去香港。当时正值水稻插秧季,一些农民听到“边境开放”的谣言,脚都没洗就走出稻田,回家拖儿带女往香港方向跑。为了堵截偷渡者冲关,港英当局差不多动用了香港警力的整个家底,还出动7架直升机,2艘军舰,军警4000人,24小时不间断地进行海陆空立体巡逻。据估计在这最后一波逃港潮中,约有1.8万多人逃到了香港。

新闻晨报:30年来共计约100万人逃港,那么这批人逃到香港后的生活怎样,你是否采访过?

从《参考消息》里可以看出这样的消息:不少广东人偷渡去香港,香港在广东临海的边缘,香港与广东之间布满铁丝网还有解放军站岗把守,靠近香港的一些人常常选择风平浪静漆黑的夏夜划船逃港,如果有人追,就弃船潜游,有的淹死了,只有一部分人侥幸成功。

  催生深圳经济特区

陈秉安:刚开始,香港人口较少,对逃港的大陆人基本是持接纳的态度。后来随着工业生产转移,香港兴建的工厂需要大批劳动力,因此逃港过去的大陆人,来多少都要。并且,香港工厂还特别喜欢逃港者,特别是游过去的那批人,体力经受过考验,都是身强力壮的。同时,他们最能吃苦,最有毅力,要求低,只求温饱。上世纪70年代一批知识青年开始逃港,他们是有文化有思想有知识的一批人,可以说,他们这批新鲜血液助力了香港的发展。后来逃港者中成名的不少,如乐坛歌星罗文、金牌编剧梁立人、期货教父刘梦熊等。

最后我们纠结在一个问题上:香港、资本主义的香港值得这些人以命押注蹈海遁逃吗?

  大规模逃港潮发生的根本原因,在于内地与香港之间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巨大差距。例如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宝安一个农民劳动日的日均收入为0.70到1.20元人民币,而香港农民劳动一日收入能达到60—70港币,两者差距近100倍。在广东一些地区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辛辛苦苦干一年,不如人家8分钱”(指寄信到香港叫亲属汇款回来)。

在30年改革开放中,习仲勋始终站在改革潮头,留守深圳12年,为广东要权,为改革开放“杀出一条血路”。

这也是《参考消息》第一次进入我的视野!

  1977年11月,复出后的邓小平将视察的第一站选在了广东。当广东省主要领导向邓小平汇报情况时,“逃港”是重要内容之一。在听完汇报后邓小平表示:“逃港,主要是生活不好,差距太大。”此后不久,主政广东的习仲勋也明确表示,偷渡外逃不是敌我矛盾,主要是人民内部矛盾,“要把我们内地建设好,让他们跑来我们这边才好”。


  中国最高决策者已经认识到,对逃港者光靠“堵截”是没有用的,只有把国家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逃港者才会失去动力。1980年,经济特区在“逃港”最严重的深圳市率先建立。1979年深圳建市之初人口约30万,1990年人口近200万。逃港潮终于变成了历史。

1979年老爸承包生产队的猪场,完成任务获得七十元的奖励。腊月爸爸办年货特别买回收音机,听说我们生产队的恒正哥请人给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写信希望通过广播的方式寻找在台湾的父亲。那时我调台时能听到海峡两岸的电台相互播放寻人启示,寻找二十多年前、三十多年前离散的亲人③。

  来源:环球网

不经意间也能听到海峡彼岸的电台谈海峡此岸的形势,其中一个就是偷渡到香港的人数超过一百万人,有段时间连续播放一个演员偷渡时被淹死的情景和情节。我虽辨别能力不强但阶级警觉性特别高,这一定是敌人的惯用伎俩—-美化自己污蔑别人!我就搜索香-港台,想听听香-港是怎么报道偷渡事件的,没能成功,因为收音机是中波要么噪音太大模糊不清,要么就是宣讲《圣经》故事以及信仰基督的种种好处。后来听同学说有美国-之音,虽百般努力,其奈噪音何!

qy8com千赢手机版, 

不过这100万烙在了我心中!


1981年,二姨家添丁加口喜得孙子,家里洋溢着喜庆氛围。

我记得是二姨孙子做三召④之后的一次,我在二姨家德惠老表给我看他在柳林古城街花40块从香菇贩子手中新买的手表,并告诉我:

古城街上有人贩卖香菇到广州,回来的时候带一些包括手表在内的港货回来,两头赚;这些港货有一部分是香港人贩过来的也有就是他们自己生产的。有这样奇怪的家庭,一家几口人有的是香港人,有的是广东人。这些香港人是过去偷逃香港的,在那边发财了,回来就是香港人,就是老板了!

德惠老表的幺叔幺姑都在古城街上,德惠老表的哥哥大老表应二姨爹的同学(同时是铁杆朋友)的恳求过继给他做儿子也在古城。我没有怀疑德惠老表的话,大约只是提了问,可能是触景伤情向来不插话的二姨对我说:“你二姨爹那时要是跑到香-港去就好了,说不定现在还能活着回来,现在有孙子多好!他老爷⑤为什么不逃呢?被打死那是他的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张家祖祖辈辈在街上住着又被赶到这鬼不生蛋的曾家湾。刚刚熬到要摘地-主分子帽子的时候病死了,这都是命啦!”二姨去世快三年了,这是我记得的她谈论过去的仅有两句话中的一句!

二姨爹大约是难以跑到香港的,德惠老表也这么认为。在土tu改gai的时候二姨爹的父亲张yue波xiansheng(中医)在刘店上街头挨着桥的那块荒地里被枪打死了,鲜血四溅,脑浆崩裂,二姨爹的妈咽哽着嘶哑着捡脑壳碎片,没有地方放就用身上的衣服兜着,那场面我妈妈、大姨给我讲述和描绘了好多次,又过了几年他们一家被qugan到曾家湾。二姨爹一介书生,不稼不穑,衣食无忧,突遭这种变故,哪里承受得了,有一天突然消失了,被遣返回来后,遭到更猛烈的批判,坦白书认罪书都不写了颇有抗拒付命的准备,幸而亲戚大力劝慰二姨爹的弟弟住花果湾的yu堂先生反复辛苦代笔才躲过一劫。

水往低处流是万有引力的作用,人往高处走是什么规律呢?


斗转星移,随着改革开放取得辉煌成就,大国襟怀也开阔起来,过去的很多资料档案陆续公开。

《香港年报》⑥记载,上世纪50年代初,战乱使超过75万名来自内地的居民涌入香港。1952年,32岁的张爱玲,只身在烈日下走过了宝安县罗湖桥,来到香港。

宝安外事办公室《关于经宝安县偷渡香港问题的调查报告》⑦(宝外字10号,1959年1月28日)显示,1956—1958年,经宝安县偷渡的共有20105人,其中宝安县的有6448人,外省及外县的有13657人,宝安县偷渡出港的有3955人。逃出去的大部分都是青壮年,以致不少边防村庄成了“女儿国”、“老幼院”。

解密的宝安县委《关于制止群众流港工作的情况汇报》⑧等文件显示,1962年4月26日开始,在宝安县由东至西百余里长的公路上,外流群众成群结队,扶老携幼,如“大军南下”,“来势汹汹,简直有点招架不住”
,宝安县委第一书记李富林后来曾回忆道。

1971年,宝安县公安局给上级的《年终汇报提纲》⑨里写道,大望前、马料河、恩上、牛颈窝、鹿嘴、大水坑等许多村庄都变成了“无人村”,有个村子逃得只剩下一个瘸子

⑩1973年宝安县逃往香港的梧桐山上,有一个叫做西坑的村子,大部分青壮年包括当年反外逃的积极分子、民兵干部都逃到了香港,有个组留下的最大的“男人”,是一个8岁的男孩。

一个逃到香港的农妇甚至留下了这样一句话:“我死后,连骨灰都不要吹回这边来!”

⑪1977年11月,复出后的邓小平将视察的第一站定在广东,他认为:“这是我们的政策有问题,此事不是部队管得了的。”《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也反映了这一大逃港事件。


⑫1978年和1979年上半年,广东发生了群体性偷渡外逃香港的风潮。1979年1至5月,全省偷渡外逃人数高达12万人,逃出的近3万人。

主政广东不久的习仲勋1978年7月轻车简从,到问题严重的宝安考察,结论是“只要能把生产搞上去,就干,不要先去反他什么主义。”

1980年8月26日,在逃港的桥头堡深圳,率先成立了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负责广东特区筹办、曾兼任深圳市委第一书记的吴南生回忆道:”在特区条例公布后的几天,逃港的人群突然消失了!确确实实,那成千上万藏在梧桐山的大石后、树林中准备外逃的人群,完全消失了!” 


陈秉安在2010年出版的《大逃港》披露⑬:“在上世纪末香港排名前100位的富豪中,有40多人是六七十年代的逃港者,其中就包括金利来集团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曾宪梓。”

“70年代的逃港者中很大一部分是内地知青。这批人跟之前的农民不同,他们有较高的知识水平,过去后直接带动了香港的文化发展,其中就包括著名作家倪匡、“乐坛教父”罗文、“金牌编剧”梁立人等。”

“”对于建国后逃港的总人数,有不同的统计数据,少则70万,多则200万。据我估算,应该在100万以上,这是指在香港落了户口的,此外还有很多人迁到台湾、美国、加拿大等地。1949年,香港人口是100多万,1980年是500万左右,现在(2014年)是700万。”


在深圳特区成立十周年的1990年,陈秉安采访⑭到了前来深圳参加庆典的习仲勋。当聊起那段历史时,习仲勋意味深长地说了这样一番话:

“千言万语说得再多,都是没用的,把人民生活水平搞上去,才是唯一的办法。不然,人民只会用脚投票。”


世界如此喧嚣,环球同此炎热。

学者、作家、诗人、清华大学副教授在她的《当他们用脚投票》⑮中指出:

从49年民主德国建立开始,走着去西柏林并且一去不返的人实在太多了:1953年,40万东德人涌向西德;1954年,20万;1955-1959年,每年25万;1960年20万……12年里,东德失去了1/6人口。照此下去,东德的社会主义天堂不久就会空空如也了。为了将人民挽留在天堂,东德总书记乌尔布里奇在苏联的批准下建造了柏林墙。


注释:

①忆苦思甜,通过召开报告会座谈会回忆在旧社会被压迫、被剥削的痛苦,想新社会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从而提高思想觉悟。

②刘瑜《 观念的水位》2014年第一版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第259页

③微信公众号历史文章《蒋介石死啦》

④指代孙子

2015-05-18 09:26:00人民网历史频道
《邓小平谈“大逃港”:是我们的政策有问题》

⑥⑦⑧⑨⑩⑪⑫均来自2012年05月07日08:43人民网刘火雄《“大逃港”风潮:用生命作赌注偷渡香港“大逃港”风潮》、2015-05-18
09:26:00人民网历史频道
《邓小平谈“大逃港”:是我们的政策有问题》、2014-09-09
12:47:05 来源:环球人物(北京)《大逃港》作者:偷渡之路惨烈
两边收入差100倍、2015-03-06 05:22:00

来源:综合作者:林天宏
搜狐历史《冰点特稿:人民会用脚投票》

⑬⑭2014-09-09 12:47:05
来源:环球人物(北京)《大逃港》作者:偷渡之路惨烈
两边收入差100倍

⑮刘瑜《送你一颗子弹》2010年1月第一版 上海三联书店出版  2016年第53次印刷
第272页《当他们用脚投票》


非常感谢您阅读至此,如果您认同本文,请点赞和转发,并关注微信公众号《可国视角》!

延伸阅读:为何,何为?|人有饭,天知否?|谁之罪?

“莫信他们的!”|“参加毛主席追悼会”|“蒋介石死啦”

“拥护英明党中央,反击右倾翻案风!”|《长征》和《宪法》

可国视角40年(1975–2015)|“颗粒归仓”与“路得拾穗”

姐姐出嫁|缠足,病态否?

慢慢25年|新年快乐

“纲举目张”与“邓小平英明”

“你这哥哥,没进学堂门却会背老三篇背毛主席语录!”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