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赢正规网址】赌气临敌不打仗,诱敌上钩踏地雷

约有半顿饭时分,马保儿领着望春崖的民兵上来说:“我们打了自己人,望春崖有一个民兵头上挂彩啦!”孟二楞一听,气得从地上跳起来说:“他妈的,抓住点火的人非千刀万剐了不行。”一阵,桃花庄的民兵也从上面梁里下来,跑得满头大汗。一问说是没有敌人,好象皮球上戳了一刀,都泄了气。都批评康家寨民兵,放哨不负责任。
  雷石柱看到大家这般情绪,心中也很难受,给两村的民兵说了些好话,望春崖、桃花庄两村民兵便又连夜回去,雷石柱也领着康家寨的民兵回来。
  雷石柱对于山梁上放火的事,调查了好几天,也没查出个结果,十分纳闷。有一天,民兵们开会,雷石柱在会上说:“我们的暗号叫坏人知道了。我调查了好几天,也没有查出来,这件事,以后大家都要注意调查,防止以后坏人再捣乱!如今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众人听了急问:“你快把办法讲出来!”雷石柱说:“我们以后放哨,还要加强;人不放哨的地方,叫地雷放哨;我们多买些地雷,在村周围挖好坑;村里规定打钟戒严,天一黑,地雷下地,谁都不能出村,天一亮打钟,再把地雷取回来。”众人都说这办法好,全体同意,当场就决定把桦林山砍下的木料,卖一部分换地雷。
  四月中旬,民兵们换回地雷来了,差不多每人都有一颗,于是就实行地雷放哨的办法。这办法果然灵验,差不多半个多月,敌人也没敢来。村里也没有发生意外,每天仍照常是晚上埋上,早晨取起来。有些人做事,开始热心,干着干着把股新鲜劲过去,慢慢就有点应付起来。又过了半个多月,民兵们情绪有些松了,有时晚上打了钟,有的也不去埋雷,天明打了钟,有的也不去起雷。
  有一天,已经吃罢了早饭,张有义才去起雷。刚走到半道,就听见埋雷的地方“轰”的一声响。他紧跑了几步,过去一看,原来是康天成老汉的羊群踩上了地雷。几只炸死的羊,血淋淋的在一边躺着。康天成老汉手上带了伤,痛得泪都流出来了。一见张有义来了就骂:“你们民兵,尽是往死害人哩!闹了些铁圪蛋,炸不住日本人,把我老汉的手炸坏啦!”张有义把包头手巾往后一推说:“看你这老汉,我们民兵一年辛辛苦苦,还不是为了你们,炸死你几只羊倒心疼的不行!不是我们保护,你这群羊早叫日本人杀光啦!”“叫日本人杀不光,倒是叫你们炸光啦!”张有义冒了火,生气地骂道:“你个老顽固胡说什么哩?村里地方这么大,谁请你到这儿放羊来啦?炸了你的羊,我们再到据点里夺回来赔你;你踏了我的地雷,给我赔!”“我老汉不活啦!你们民兵厉害,把我杀了吧!好容易你们打了几下日本!”说着说着,康天成就用头往张有义身上撞。张有义倒退了两步,见康天成老汉还是只顾碰他,就把手里的枪端起,“哗啦”枪栓一拉悦:“你不要在我这里耍赖皮,小心爷爷枪崩了你!”
  两人正在厮闹,忽听身后有人喊道:“张有义!你这是干什么?”张有义转身见是李有红和马保儿来了。便把枪放下,指住康天成老汉,生气地说:“你们看这老汉,他放羊不操心,把埋的地雷踩响,反过来还讲民兵的不是!哼,不是可惜子弹,我真想一枪崩了这老家伙!”听张有义把争吵的情形讲说一遍,李有红便插嘴说:“这些老百姓,简直是把好心当成驴肝肺。我们民兵整天流血打仗为的谁?咱们村里数这老汉坏啦。上一回我们打仗去,农会干事叫他给我代耕,到这阵庄稼快入锄的时候都还没耕完!”马保儿见李有红说的那么起劲,也抢前一步,急急说道:“我们村里,坏老汉可是多啦,都是榆皮青石包饺子,又光又顽。就说我爹,敌人把房子烧了都不说什么,那天民兵埋雷丢了他只烂锹,倒好象是割了他的二股筋,一见石柱哥就叨叨!”
  康天成老汉正装满了一肚子气,不料又碰上这两个来,除不劝解,反而也来指责他的不是。康老汉更是气上加气,心中一恨,便又冲上来用头碰张有义。张有义年轻性躁,不管三七二十一,火性上来,举手要打,却被李有红一扑抱住说:“说是说,你真的动起手啦?打人可是要受纪律处罚哩!”张有义不听劝告,仍一边挣扎,一边大声说:“你放开,民兵不打好人,坏人还是要打哩!”康老汉听出张有义话头不对,知道再硬下去,要吃他们的亏,赶快把羊一赶,边走边说:“你们厉害!你们厉害!咱们回村里说!”说着赶上羊群,怒悻悻地走了。
  李有红有点担心地道:“这老汉回去一定是到中队长面前奏本去了!来,把炸死的这几只羊给他背上送回去!”张有义把眼一瞪,满不在乎地说:“送?背回去会餐去吧!”
  张有义们刚回到村里,和康天成老汉厮闹的事,雷石柱已经知道了。康天成老汉见雷石柱,又是气又是哭,把地雷炸羊的情形,仔细告诉了一遍。最后抱怨地说:“要是不叫我在这康家寨住了,叫我搬家都行,这么欺侮人可受不下去!”雷石柱非常生气,用好话把康老汉安慰了几句,出来就找张有义、马保儿、李有红三个谈了一次话。到第二天前晌,又把全村民兵集合起,开会检讨这件事,批评张有义们三个的错误。
  会整整开了一上午,李有红和马保儿都当场承认了错误,单单张有义一个不接受批评,反把大腿一拍说道:“这号老顽固,全是叫你们惯坏了!除不开会斗争,反叫我去给他赔情;老子宁愿拚上命到据点里夺回羊来赔他,就是不赔这情去!”康明理见张有义拗劲不退,继续批评道:“我们民兵,是康家寨全村的好子弟,康家寨的老人,都是我们的父母,做下错事,就应当认错才行……”康明理的话还没说完,张有义气愤地顶了上去说:“你们知识分子有文化,会说漂亮话;要赔情你赔去,我不干民兵能行吧!这是拿上脑袋顶买卖哩嘛,谁还非干不行?”说着,“忽嚓忽嚓”把子弹带、手榴弹,全都从身上解下来,扔在地上。马保儿见张有义如此任性,急得满脸通红,说道:“张有义,我就和你不一样,我的脾气怪,做下错就改,只要叫我干民兵,赔十回情都行!”“十个指头不一般齐,一娘生的一个样,你少给我灌米汤!”马保儿叫张有义一碰,生气地说道:“走,赔情去!”到门口一把拉上李有红,头都不回的跑出了门。
  满屋的人,为张有义的事,吵成一团。雷石柱、康明理只管开导,孟二楞眼睁得挺大,光会嚷着要打张有义。屋里正在吵吵嚷嚷、人声沸腾的时候,康天成的老婆,拐着两只小脚,满头大汗,拉着马保儿和李有红从门外进来。那老太婆一站住脚,便着慌气喘地说道:“你们叫孩子们赔啥情呢?快!我家他爹今天在前山放羊,从汉家山出来五六个黑狗子,把我家的羊赶走,把他爹也拉走啦!石柱子,你们快给我想个法子打闹回来!”孟二楞一听,眼瞪的更大了,把步枪一提,大声呼叫:“夺羊的人跟我走!”马上李有红、马保儿、武二娃,便各背武器,应声跟上去。雷石柱喊住说:“别急,听我说!你们四个一路,跑快些,从老虎山右边转过去,把敌人迎头截住;我们后面从沟里下去夺羊,保险他一只也赶不走!”
  孟二楞们一阵风似的跑出大门。
  雷石柱们,急忙背起武器,也要出发;见张有义蹲在那里动也不动。周丑孩着急问道:“张有义,你,你怎不……不收拾武……武器走呢?”张有义把身子一扭,两臂环抱住头,说:“我不去,我的命值钱,打死了谁抵命呢?”满屋民兵等着他,急得满地乱转。

过了有一个多星期,《晋绥大众报》上把康家寨民兵闹爆炸保卫春耕的稿子登出来了。全村人听了读报,非常高兴。有的说:“我们村这事也上了报啦,全边区的人,连外国怕也晓得了吧!”“可不是!这以后可要好好闹哩!”民兵们更是高兴得很,每天饭都顾不得吃,一心一意练习埋雷。
  又过了几天,中队长雷石柱和李村长到区上开了一次会,讨论开展全民爆炸运动,当时,老武的病好了,便也一块回来了。三个人分了一下工,停都没停,老武、李村长便往桃花庄、望春崖去了。康家寨留下雷石柱,当天下午就先把民兵们叫到中队部开会。会上一面进行纪律教育,一面讨论今后如何开展工作。
  雷石柱根据老武的意见,给大家讲了讲八路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民兵们学习讨论了一会,张有义在会上作了自我检讨;康有富自知不对,但一直没有说话,好象心里还有点不服气。雷石柱说:“学了纪律,就要照办,不能挂在嘴上,康有富没有说话,并不等于认识了错误,还要好好学习认识。”接着便征求大家:“谁还有说的?”大家说:“没有了,你赶快把区上开会布置的工作说一说吧!”于是雷石柱拿出个小本本来,把关于开展全民爆炸的重要性和意义,讲了一遍,让大家讨论办法。没想到谁也嘟着嘴不发言。
  原来民兵们有个怪思想:一向觉得只有他们能打仗,群众们不懂得什么全民爆炸,有个别人,还怕群众学会埋雷,不给他们帮耕土地。雷石柱看出了这一点,想批评,又怕大家一时接受不了,便绕了个弯子,先自我检讨了一番说:“从前我思想不对,只觉得光民兵能打仗,群众啥也不了解,其实不对……我脑子里也有点武艺不传人的保守主义!”这么一来,启发了康明理、张有义几个人,也都来了一小段反省。康明理说的比较长,听起来也空洞,孟二楞听得不耐烦起来,便发话道:“老念那些藏经干啥?说干啥就干,痛痛快快!”接着马保儿对雷石柱道:“开展全民爆炸,这个愿学,那个不愿学,可麻烦啦!依我看还是光民兵干倒清利,多练两套技术,把全村保卫住,还不是一样?”武二娃说:“不对,说得不入板!你不听中队长刚才说:全民爆炸是要叫人人都学会才算哩!”孟二楞说:“要是都能学会,还要我们民兵干什么?早些解散吧!”周丑孩红着脸说:“你,你们,都,都不,对,爆炸,一……一定,要,要开展,谁不来,来,就,就处,处罚!”张有义看着周丑孩说话,脸也急红了,唾沫星溅下一嘴,忍不住直想笑,等他结结巴巴讲完,才长出了口气说:“唉呀,你少说两句吧,你说的不急,别人听着也快急死了!你叫处罚?你老婆最封建,我看将来就是受罚的头一名!”满屋人都笑开了。
  康明理正正经经地说道:“只要咱们耐心教群众,保险能教好。你们看中队长的女人吴秀英,人家捎捎带带就把埋雷学会了。”张有义说:“人家那是铁棒敲钟——灵锤锤。”这个一言,那个一语,说了阵闲话,吵嚷了一阵,谁也想不出个好办法。
  这时,村公所通讯员从区上送公事回来了,带回一卷报纸。康明理见报来了,便急忙拿过来拆开看。其他人有的抽烟,有的打闹,会也开得不象个会了。
  康明理看着报,忽然欢喜地叫道:“这可是个好办法!这可是个好办法!”众人以为来了什么好消息,都围过来看。孟二楞虽然不识字,也挤过来把头凑在报纸上,眼睁得大大地问:“哪里又打了胜仗了?”康明理嘴里哼了一声,眼仍没离开报纸,把周围的人急得心里直发痒痒。过了一会,康明理看完了,用手把大家推开,展着报纸念道:
  五区赵家沟群众,从一年来对敌斗争中认识到:爆炸运动不仅是民兵的任务,更重要的是要和变工结合起来,才能使爆炸运动得到广泛的开展。一年来在劳武结合的方针下,全村已有七十多个人学会了埋雷,有的学会了三四种埋法。许多妇女儿童也学习埋雷技术,他们经常带着泥捏的地雷演习。干部和民兵认识到:劳武结合不仅是变工组里有民兵,而应当是群众都学会爆炸。因此对去年变工组织进行了改造,全村一百一十个男劳动力,自由组合为十二个变工组,民兵为了使群众都学会爆炸,他们都分编在各组内。他们带上地雷上地生产,休息下就练习,一有情况,变工组就成为了爆炸组。
  读到这里,康明理忽然大嚷起来:“这办法好,咱们也要把过去的缺点改造一下,学人家的办法!”众人急着说:“快往下念吧!”康明理继续念道:
  他们决定种一百一十亩军火田,将来解决军火困难,要作到自制自给,现在正发动妇女儿童扫硝熬硝。妇女杜长秀,扫硝很积极,已经熬下七斤纯硝了。全村计划到年底要熬二百斤硝。为了补充武器不足,他们发明了磁雷代替铁雷。据试验的结果,杀伤力亦很大。
  康明理把报纸一丢,说:“这又是个好办法,咱们也可用磁雷,这样能解决我们地雷不够用的困难啦!”
  雷石柱好久没有说话,原来他很早就思谋用石头作地雷,但怕不成功,所以也没对人讲过。听报上登出赵家沟发明了磁雷,一下坚定了他的信心,说道:“他们赵家沟发明用磁雷,我看咱们发明用石雷吧,这比磁雷还省钱!”众人听了都很奇怪,都问石雷怎么样发明,雷石柱说:“我还没想好,不过总能办到。你们看石匠破大石头,都是钻下窟窿,用炸药炸,那么大石头一下就炸开了,咱们闹的小一些,保险更能炸碎,还怕打不死敌人!”众人听了,一叠连声叫好。唯有孟二楞摆着手说:“那可是瞎子看西洋景,白熬工夫。地雷生下是铁的,什么石头呀,磁的呀,都顶不了大事!”马保儿说:“石头的保险行!顶不了大事?!要不先作上一颗试试,不把你二楞的脑袋炸烂才怪!”孟二楞把袖子一挽说:“打什么赌?”张有义接上说:“赌上五斤肉!”李有红说:“你就会吃,还会赌什么?我看赌上两个地雷吧,谁输了谁买两颗。”孟二楞说:“行!赌啥也行!”马保儿说:“石雷保险能行,但要炸烂二楞的脑袋我可不敢!那还要我顶命哩!”二楞说:“马保儿你下草鸡蛋啦。”众人胡扯了一顿,雷石柱把会议又引在了正题上,讨论如何教会群众埋雷。大家说:“就照人家赵家沟那个办法吧,那就不错!”雷石柱见众人也说不出什么新办法,便提议男人以变工组为单位学,妇女以纺织组为单位学。接着又把民兵分配在各变工组,作埋雷教员。张有义说:“我来教妇女们吧!”李有红捣了他一拳说:“你就会找这个窍门,你教男人吧,怕你出乱子咧!”吵了一顿,决定康明理和周丑孩教妇女们,会便散了。
  第二天,按照昨天的规定,民兵们除了放警戒的,都随各变工组上地去了。都带着地雷,休息下,就抓紧时间教大家。可是十个指头不一齐,各人有各人的想法,有些人愿学,很热心,有些人思想没打通,他就不学。
  有天下午,雷石柱正在村公所院里试验打石雷,听见外边张有义说道:“走!你们这些老顽固,见中队长去!”一个老汉的声音说:“走就走,中队长也是个人,他也要说理咧!一口把我吃不了!”雷石柱忙停了手里的营生,抬头一看,见前边进来的是张有义,怒悻悻的,后面跟着两个老汉,一个是中农康天成,一个是富农李德泰,最后还跟进来一些看热闹的小孩。
  雷石柱把他们引到房子里,问道:“这是怎么啦?”“怎啦?”张有义斜了蹲在地上的那两个老汉一眼说:“今天不把这些顽固家伙治一治,我这教员就不当啦!我们变工组讨论下:每家买一颗雷,上地带上学。人家都买了,就是他们不买,不买不买吧,好好学也算。到歇下的时候,众人都学埋雷,他俩就不学,坐到地畔上抽烟说闲话咧!我叫他们过来看,他俩说:‘我们还想多活几天,怕把骨头炸碎了!’大家刚学了一下,他俩就喊要干活,有他两个甚么也弄不成!”张有义说完,康天成老汉站起来说:“你说完啦?不怕,有理不在高言,山高遮不住太阳。我给你说:那天你叫变工组的人限三天都买下地雷,我们说那是个地雷,又不是颗鸡蛋,那样容易买?到这阵还不过七八天工夫,你天天说我们是老顽固!再说你教大家学埋雷,一学就是半天,我说了句把工夫可耽误了,你就说我破坏爆炸工作,给我盖了顶‘特务’帽,我可担不起这罪名!我是有一句说一句。”张有义凶狠狠地说:“都是你的理,他妈的!”骂着扑上去就要打康天成。雷石柱制止道:“你这是什么作风?刚刚学习了纪律,你忘了?打人骂人不是革命作风,是国民党的作风!”张有义退到了一边,康天成说:“你们看吧,在中队长面前还打骂人!这有多厉害!”雷石柱把张有义批评了一顿,然后转过身来说:“天成叔,这事主要是我们民兵不对。不过开展燥炸也是为了打日本,保卫咱们全村人。你们也要好好想一想,不学埋雷,还说二话,这可就是你们的不对!他们学的时间长,你们可以提意见,买不到雷可以迟买或不买。要是那样乱说可不对!”雷石柱这么一讲,康天成也觉得对,不过总认为地雷作用不太大,于是说道:“人过三十不学艺,老了,手脚也不灵便了,叫人家年轻人们闹吧!”雷石柱又解释了几句,算是把这场风波平息下去了。
  因为这件事,雷石柱想把各变工组的情况检查一下。当晚召集民兵们开了个会,各组都有些不愿意学的人,多半都是老汉们。各组都有争吵的事情。雷石柱想了想觉得这样下去不好,便告诉大家说:“以后谁一定不愿学就算了,不要强迫都学,强迫不抵事,咱们要多说服,另外还要用事实教育。”民兵们听了,有的心里很不舒服,张有义说:“当初就不该教老百姓嘛!”雷石柱说:“这样说很不对!不愿学的只是少数老汉们,大部分人还不都是很热心的学么!看我们村妇女们多起劲!”康明理忙接上补充道:“妇女们不但学埋雷很起劲,而且还扫硝土哩!”接着又把李村长要组织“熬硝合作社”的计划讲了一遍,民兵们说:“你们先把架子搭起,将来咱们也入股。”正说间,雷石柱老婆吴秀英来了,对康明理说:“人都到齐了,快教去!”民兵们说:“看人家康明理这戏唱得多红,这台下来赶那台!”“妇女们劲倒不小,我们男人和她们比赛比赛!”吵嚷着便都散了。

第二天清早,太阳刚从东山露出了半个脸,村里已经打了上地钟。民兵和变工组的人有牵着牛驴的,有扛着犁耙的,有背着地雷,扛着步枪的,都汇集到了康家祠堂门口,好象赶骡马大会一样热闹。人们抽着烟,说着话,听候指挥,等待出发。
  雷石柱带着民兵们出发了,好象要去打仗一样。当他们爬上牛尾巴梁时,一眼就看见汉家山据点周围尘土飞扬,模模糊糊了见有几百人在那里修围墙。山顶上那座圆形白色碉堡,在阳光下闪着光。
  一阵,后边那两个变工组来了,都是三十来岁身强力壮的人。雷石柱留下武二娃和康明理监视敌人行动,其余的人都过来参加变工队生产。山梁上变成了一幅热烈春耕的图画:七犋牛在湿润的耕地上迈着稳重的步子,鞭子在空中响着,山谷中震起一阵回声。民兵们有的帮着掌犁,有的跟在犁后撒种籽,有的飞舞着镢头在掏地畔。人们不休息,亦不抽烟,汗水顺着两鬓流了下来,没有人顾得擦一下,都在全力抢耕抢种。
  快晌午时分,放警戒的武二娃满头大汗飞跑过来说:“敌人出来了,正向咱们这里来,看不清有多少!”变工队没有参加过打仗的人,有点慌手慌脚。有的扔下牛犁就跑。雷石柱喊道:“大家别慌!快把牲口赶到山背里,我们民兵去看看。”变工队的人这才心里踏实了一点继续耕种。雷石柱带着民兵跑到前边来,大家爬在乱草堆里。见前面来了有二十多个敌人。民兵们把枪都推上了子弹,有几个民兵也有点慌乱。康有富还没看清敌人在哪里,把手榴弹不拉火线就扔出去了。这时雷石柱生气地说:“敌人还远哩!至少也隔二里路。怕什么?让他来吧,正好试试我们的地雷。”说着亲自带着马保儿和周丑孩,下沟里去埋雷,又嘱咐山上的民兵们作掩护。
  雷石柱们下到沟里大路上,连忙挖坑掏土,一字长蛇埋下三颗踏雷,用衣裳把挖出来的新土包起倒了,埋雷的地方又盖上旧土,上边用三个指头点了好多印印,和原来羊走过的一样了。
  刚埋好,康明理在山上摆手,三个人以为敌人来了,慌慌急急就往山上爬,赶爬到山上一看,原来敌人从左边小路上走了。孟二楞气地骂道:“他娘的,不让你来你要来,让你来你又不来了!”雷石柱更是着急,早就想试验一下地雷的威力,提高民兵们的信心,这回炸不成,不知何时才有机会哩!康明理说:“咱们装个女人,把敌人引进沟就好办了。”孟二楞喊道:“我也装女人!”张有义说:“你装成女人,走下去敌人就回去了。”二楞看他一眼问道:“为什么?”张有义说:“敌人当成牛头马面出了世,吓也把他吓回去了!”民兵们听了都大笑。这时雷石柱把夹袄脱下翻过来穿上,原来是绿里子,头上包了块白手巾,站起来扭了几步说:“象不象女人?”众人都笑了起来,说:“象倒象,就是脚大啦。”康明理也要去,雷石柱说:“你有颜色衣服?”康明理点了点头,应了声“有的是”,便把头发披下来,也罩了一块白手巾,把衫子脱掉,露出里面穿的红毛衣,装扮得和个女人一样了。两个人翻山跳沟向敌人那里扑去。
  走到敌人屁股后边,雷石柱尖着嗓子叫了两声“嫂嫂”,扭头就跑。敌人一见是花姑娘,后面紧追,口中叫喊着:“花姑娘的不要跑,皇军的顶好。”雷石柱、康明理拚命地跑,敌人死命地追。山上的民兵们都替他们捏着一把汗。看看快追上了,忽然雷石柱、康明理向右一拐,便进了埋雷的那条沟,绕过地雷,一屁股坐到块大石头上喘气。敌人追进沟里,见“花姑娘”坐在那里跑不动了,一齐扑了过来,看看离有五六十步远了,忽然脚下“轰隆隆”三个地雷一齐响了,一股红光,一股黑烟,山崩地裂一般,敌人的腿、胳膊,随着尘土飞到了半空,两边石崖上、树杆上贴满了血肉。没有死的敌人悲惨地哭叫着,山头上的民兵们高兴地拍手叫好:“过瘾!
  过瘾!”后边隐蔽的变工队,也都站到山头上看热闹。
  正在这时,忽听得沟里“轰隆隆”一连又是两声。雷石柱不由地吃了一惊:一共埋了三颗地雷,怎么变成五颗了?原来前边的敌人踏响了地雷,吓得后边的急急忙忙往回逃命,你撞我,我碰你,前面的挤倒了,后边的便从身上踩了过去。谁知把两颗手榴弹木把踩断,炸了,又炸伤了几个,哭爹叫妈乱成一团,没死的一溜烟逃跑了。
  山上民兵见敌人跑了,孟二楞领头,打着呼哨一齐扑下沟里去抢胜利品。雷石柱生怕敌人来个“二反长安”,扯开嗓子叫喊,叫留下一些作掩护,民兵们哪里还听得见,紧叫慢叫早已扑下沟底来了。雷石柱只好一个人又爬到山上去监视敌人。
  民兵们扑到沟底,满沟里是火药气,炸倒的六七个敌人,横七竖八的躺在路上。有炸烂脑袋的,有炸破肚子的,缺腿的,没胳膊的,红血白脑浆这里一滩那里一滩,好象进了杀房一样。还有两个没炸死的敌人,趴在那里哼哼。孟二楞一看,恨得睁圆铜钱眼,就地抱起块大石头,“砰砰”几下,把两颗脑袋打成个烂西瓜,转身便又去找还有没有隐藏的敌人。其他民兵们,却一窝蜂似的扑过去收拾东西。有拾钢盔的,有脱皮鞋的……康明理早拣起一支手枪和一支自来水笔,武二娃拣起一个哨子,高兴地吹着跳着。
  沟前边张有义和康有富吵起架来了。张有义刚才冲下沟里正在抢纸烟,看见石头上放一件日本大衣,便拿了起来,谁知是康有富刚放下的,见张有义拿起,康有富便扑过来夺,两个人扯着一件黄呢大衣。康有富瞪大眼睛说:“是你拾的?炕圪瘩里拾老婆,早就有主了!我从鬼子身上剥下来,放到石头上刚一转身,你倒抢去了。快放手吧!”张有义挺着肚皮骂道:“谁说是你的?你把它叫答应。哼!老子拚上命打下的江山让你坐,尿你也没空空。”“有本事夺敌人的去!你不放开,扯碎也不能让你受用。”“说这号话不要脸!老子没本事,不象你松包,日本人还离二里路就不拉火线扔手榴弹!”互相骂着,拉扯着,真是铜盆撞了铁扫帚,谁也不让谁。只听得“刺”的一声,把大衣扯成两半了。
  康有富扯着张有义的领口,张有义撕着康有富的耳朵,两个人谁也不放谁,口里骂着,另外两只手互相乱打。康明理和孟二楞过来看见,才上前拉扯开。两个人还不服气地骂着,康明理很严正地说道:“你们这算干啥?是打日本来啦,打架来啦?”训了几句,两个人都不吭气了。
  民兵们打扫完战场,都又爬上了山顶。雷石柱对这次大家不听指挥很不满意;又听说康有富和张有义为争胜利品打了架,心中更加生气,于是当时就领导大家在山顶上开检讨会。
  民兵们都坐在树荫下,有的抽着纸烟,有的吃着饼干。雷石柱看了大家一眼说:“今天咱们开个检讨会,把这次战斗检讨一下。大家一见打了胜仗,都跑下去拣胜利品,山头上不留掩护,万一敌人返回来,咱们要受多大损失!还有……”雷石柱指了指张有义和康有富说:“你们两个在战场上打架,这成个什么事体?同志们,咱们应当把这些缺点检讨一下!”
  康有富和张有义都低下了头,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好象见了生人的大姑娘。其他的民兵悄悄地把纸烟弄熄了。今天的开会,异乎往常的严肃。静了半天,康明理说:“石柱哥的这话是对的。咱们不遵守战场纪律,不听指挥,这是很大的缺点,不管敌人打垮没打垮,抢着拣胜利品,这是种发洋财思想,我也有这种毛病,以后一定要改!”李有红接着说:“康有富和张有义打架更不应当,还不也是因为发洋财引起的!”康有富辩解道:“我的大衣他抢去就对?”张有义说:“谁说是你的?都是打下日本人的。就算成你的,你好好说嘛,因为什么骂人?”康有富不服气地说:“谁拿我的大衣我就骂谁!”大家见康有富不服气,都批评他态度不对,康有富生气地说:“你们都对,就我康有富不对!”孟二楞火了,大声说:“这叫什么话?我们偏三向四啦?我对你就很有意见,打起仗来往后缩,一抢胜利品就跑到前头了。”雷石柱说:“咱们民兵要好好团结,咱们内里分成几片子,怎能打敌人?我看今天打架,两个人都不对,一只手拍不响,有一个能守纪律的也打不起来!”张有义说:“我打架不对,这个以后能改!”康有富没吭气,心里不服气地说:“扯了我的大衣,再受上批评,算我没梦见好梦!”
  歇了一阵,见敌人没动静,雷石柱便叫留下两个民兵放哨,带着其余的人,又参加到变工队里生产。民兵们把捡下的纸烟,送给变工队的人抽,大家夸赞地雷的威力说:“啊哟哟,那地雷真厉害啦,炸的鬼子们东倒西歪,我们在山上看的可高兴啦!”大家一面谈论,一面紧张的生产,到半下午,便收了工。
  回到村里,人们到处宣传地雷的作用。人人听了,都惊讶地雷的威力,佩服民兵有本领。康明理便把这次保卫春耕闹爆炸的情形,写了一篇稿子,送到“晋绥大众报社”去了。
  雷石柱对今天地雷战的胜利虽然也很满意,但想起张有义和康有富为了争夺胜利品的争吵,觉得必须加强对民兵的纪律教育。这时他想起了老武同志的病,十分盼望他能早日回来给民兵们上上政治课。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