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宝贝,万物皆有灵性

图片 1

图片中那个特大号的老鹰形状别针看起来和十字架上的彩色石头与铁质是一个模样的。事实上它呈现在我眼前时已是在科鲁高原接近“失落的迷城”玛丘毕丘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了。那个地方一边下着大雨一边出大太阳,开始我是为着去一个泥土做的教堂看印第安人望弥撒的,做完弥撒,外面雨大,躲到泥泞小街的一间店铺去买可乐喝,就在那个挤着牙膏、肥皂、鞋带、毛巾和许多火柴盒的玻璃柜里,排列着这几个别针,这一个的尺寸大如一只烟灰盘,特别引人。老板娘也是一位印第安人,她见我问,就拿了出来,随口说了一个价,我一手握着别针,顺口就给她就地还钱,这一场游戏大约进行了四十五分钟,双方都累了,结果如何买下的也不记得,只想到讨价还价时一共吃了三支很大的玉米棒。是这一只大别针动的心,结果另外三只就也买下了,有趣的是,其中三只都是以鹰作为标记而塑成的。可是鹰的形状每只都不同,只有图中右下第二个,是一只手,握着一束花,就因为它不是鹰,在讲价时老板娘非常得理的不肯因为尺寸小而减价,事实上,它们也不可能是银的,但是卖的人一定说是银的,她没有注意到“时间”在这些民俗制品上的可贵,坚持是银的,于是,我也就买了,算作秘鲁之行的纪念。

说起这事还得回到我在云南旅行的时候,在腾冲的最后一天我们去了一个火山地质公园,公园门口有很多卖纪念品的商店和小摊,当时是想买几串火山石的手链来作为纪念品回来好送人的。但找了几家都没发现有,所以这个念头就变成执念,每个店都要进去问一下。

  图片中那个特大号的老鹰形状别针看起来和十字架上的彩色石头与铁质是一个模样的。事实上它呈现在我眼前时已是在科鲁高原接近“失落的迷城”玛丘毕丘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了。那个地方一边下着大雨一边出大太阳,开始我是为着去一个泥土做的教堂看印第安人望弥撒的,做完弥撒,外面雨大,躲到泥泞小街的一间店铺去买可乐,就在那个挤着牙膏、肥皂、鞋带、毛巾和许多火柴盒的玻璃柜里,排列着这几个别针,这一个的尺寸大如一只烟灰盘,特别引人。老板娘也是一位印第安人,她见我问,就拿了出来,随口说了一个价,我一手握着别针,顺口就给她就地还钱,这一场游戏大约进行了四十五分钟,双方都累了,结果如何买下的也不记得,只想到讨价还价时一共吃了三支很大的玉米棒。是这一只大别针动的心,结果另外三只就也买下了,有趣的是,其中三只都是以鹰作为标记而塑成的。可是鹰的形状每只都不同,只有图中右下第二个,是一只手,握着一束花,就因为它不是鹰,在讲价时老板娘非常得理的不肯因为尺寸小而减价,事实上,它们也不可能是银的,但是卖的人一定说是银的,她没有注意到“时间”在这些民俗制品上的可贵,坚持是银的,于是,我也就买了,算作秘鲁之行的纪念。

这是一家卖木头的店,所有的木头都被打磨的闪闪发光,走进去就觉得心里很欢喜,即使不买看看也挺开心的。慢慢的视线就落在了其中的一个柜子上。那个柜子里都是崖柏,有各种尺寸大小的手串,再往旁边是用两个竹筐乘着的各种形状的木头块。看了几串手串之后,就突然注意到有一块长的特别好看的崖柏,其他几乎都是长方形的木块,只有她是有曲线有弧度,身段特别优雅,上面的木瘤形成了一只凤凰的尾部,又像是一颗生机勃勃的树。视线落在上面之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在手里把玩再三,然后是一个漫长的讨价还价的过程。谈到后来,和老板娘在20块钱上争执不下。谈僵了我就走了,出来之后把外面所有的小摊一共三个弯都走完了,眼看就要出景区了,心里还是惦念着那块木头,又重新折返回去买下了。

一共买了两块,一块就是我一眼看中的这块,我把她叫凤儿,还有一块油性特别足,像香皂那么大小一块。买下之后就觉得特别心安。

话说回来,到了上海以后这两块崖柏就被我放在床头当安魂香使用。一开始都用的另一块,结果周日出去见朋友的时候带出去了,后来相谈甚欢之时就被我送给了惠惠,所以回家以后我就把小凤拿出来陪我一起睡觉。

之前已经说过了,小凤的形状比较有特色,刚好可以用一个手握住,所以接下去的两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是握着她睡的。结果到第三天晚上的时候,我从床边上的书桌下捡起小凤,原来她被阿姨铺床的时候不小心扫地下去了,同时,那一天我心莫名其妙的慌了一天。捡起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她已经没有我刚把她带回来那会那么生机勃勃了,感觉就像一个能量被耗尽的老人,看着我就心疼。刚好借住在我家的管管会阿卡西阅读,她帮我读了一下,才知道这个小可怜这两天晚上拼命供能量给我,以致把自己给耗竭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也是哭笑不得。赶紧托起她给她补能量。

这真是万物皆有灵性的节奏啊。(未完待续)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