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梦无痕,六院风云

西蜀秦川,剑阁附近。这里山势险要,崇山峻岭,山间野兽频繁出没,人迹罕至,是一个极为荒凉的地方。而在这苍风岭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个怪人,那是一个十分怪异的人,一身破烂的衣服,已经分不出是道袍还是僧衣了。这人一直就藏身在一处山洞中,不管风雨如何的侵袭,他总是一个人呆在那里不肯离去。
多年了,每一个上山的打柴百姓,总是时常见到他的身影,见他时常与山中群猴戏玩,以水果充饥。刚开始大家还有些怕他,可时间久了,也没有见他怎么样,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当他不存在一般了。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只过去,也不知道多少年了,这个怪人仍然住在那里,一直不愿意离去。
西蜀多山,其间隐藏无数妖魔鬼怪,百姓为了平安,所以在四处修建山神庙,以求山神保佑。多年过去了,山川神庙也渐渐多了,或许是山神发威吧,在这一两百年来,这片土地上的百姓都很少出事,大家对于山神的尊敬也就格外出奇。
这一日,苍风岭下,走来一个几岁的幼童,远远看去,大约七八岁而已,长的清秀俊美,十分的讨人喜欢。一身锦衣,显得这小孩并非贫苦之家的孩子。走近一看,才发觉这小孩脸色有些阴暗,苍白中透露出一丝死灰色气息。
小孩慢慢的走着,突然听到猴子的叫声,忍不住偏头一看。只见不远处有一个山洞,洞口站着一个衣着零乱的怪人,长发披肩看不清面目,但却隐隐看见一双奇亮无比的眼睛,正在打量自己。幼童微微一愣,脸上没有一丝害怕的神情,转身朝着那怪人走去。
怪人看着这个小孩,眼中露出一丝叹息,似乎隐隐察觉到了什么。小孩走近怪人,清脆的童音微微传来:“你就是那些大叔口中的怪人是吗?听说你在这里已经很久很久了,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呆在这里吗?为什么不到我们的村子里去住呢?”小孩的眼中带着一丝好奇,静静的看着怪人。
怪人微微道:“你不是这里的人,对吗?你的口音应该是京城之人,为什么来到这里?你的身体不好,恐怕是活不了多久了,为什么不呆在父母身边,多与他们相聚一会呢?”
小孩明亮的大眼睛中透露出一丝惊奇,微微笑道:“你真行,一眼就看出我的生命已经不长了。这点我早就知道了,所以我并不在意。生与死不过瞬间而已,生又如何,死又如何,或许没有经历的人是不会知道的,有什么好怕的呢?你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吗?”
怪人看着小孩,微微皱眉道:“小小年纪,就能坦然面对生死,真是不容易。可惜你身上的病,世间恐怕没有人能够治愈。至于我是谁不重要,你是谁呢?为什么来到这里?”
小孩淡然一笑道:“我叫陆云,我随父亲一起来到这里。父亲是京城的大官,我们一家世代在朝为官,代代进士出身,可谓显赫一时。这一次由于父亲不欲与别人同流合污,所以主动请辞,带着我来这西蜀求医。在京城的所有出名的大夫,我都曾经看过了,但都没有用处。后来有一位相士对我父亲说,西蜀秦川,自古以来孕育无限神奇,隐藏着无数奇人,或许他们有办法治愈我的病,所以我父亲就带着我来到了这里。我来已经一个月了,由于身体不好,所以今天才第一次出来走动。想不到就遇上了你,真是很有缘分。”
怪人微微皱眉,缘分吗?或许吧。看着陆云,怪人淡淡一笑道:“你的病是没有办法治愈的,常人有三魂七魄,而你却少了一魂一魄,这是世间绝无仅有的。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出世就是这样,先天残缺,那可是极为罕见的,几乎万年难遇。可奇怪为什么你活到现在都还没有死呢?一般人如果像你这样,那是活不到周岁就死了,就算一些生命力强的人,也最多活到三岁而已。可你现在应该已经有七八岁了,真是有些神奇。”
陆云看着他,微笑道:“看来你比那些大夫要厉害些,仅仅看了我几眼就知道这么多东西,真是了不起。那你能否仔细的看看我的病,看有没有希望呢?虽然我并不在意生死,但我知道,我如果死了,父母大人都会很伤心的。”
怪人微微看了看天际,沉思起来。许久,怪人才道:“我可以想办法延长你的生命,但你必须答应我,这件事情不能告诉别人,除了你父母外,不能有任何人知道。而且在往后的十年里,你必须每天来这里见我,你如果做不到,就回去吧,不要轻易答应。我不喜欢不守信用的人。”微微望着天际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轻轻的叹息,或许这样做是错的,不是吗?
小孩看着怪人,微微沉声道:“好,谢谢你。我会坚持每天来这里的,并且不告诉任何人。我要好好的活下去,与天争命,让天地都知道,我陆云是不会轻易被你们击败的。”幼稚的声音里,带着坚强的勇气,他要与天一拼。
怪人闻言全身一震,是啊,修真之人,哪一个不是在与天争命呢?既然遇上,或许就是注定。既然那样,那么我就与天一争,大不了九天雷劫加身而已,又不是没有见过,就当活动经骨而已,难不成苍天还能奈我何!
看着陆云,怪人笑道:“好,有志气,从明天开始,我就教你一种神奇的武学,让你与天争命。十年的时间虽然短暂,但你只要努力,也是会有一定的收获的。有一点你要记住,就是不能轻易施展我传你的东西,更不能传授给别人。”
小孩郑重的承诺道:“我会记得的,你放心。我其实知道你是什么人,因为曾经有人对我说起过,你们这一类的奇人异士。”
怪人闻言一笑道:“小鬼头,看来你满聪明吗?那你说说我是什么人呢?说准了有奖励。”
陆云微微想了一下,轻声道:“你就是常人口中的山野奇人,算命术士口中的修真之人,对不?”说完眼睛牢牢的看着怪人,眼中闪过一丝微笑。
怪人看着陆云,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轻笑道:“小鬼头聪明,算你说对一半,奖励将来给你,现在给你也用不上,等你学到一点本事后,再给你也不迟。现在就到我身边来,我们好好聊聊天。”说完手一招,陆云的身体瞬间就到了怪人身边,十分怪异。
暮色降临,陆云含笑的离开了那里,回家而去。回到家里,陆云的父母都爱怜的看着这个儿子,眼中满是疼惜。陆云的父亲名叫陆文宇,母亲将张华凤,都是人品绝佳的俊男美女。陆文宇笑着问道:“云儿,今天一个人走了多少地方,可看到些什么希奇的东西?”
陆云看着父母。微笑道:“云儿今天遇上了一个奇人,就是村里那些大叔口中的那个怪人。今天云儿与他谈了一天,受益匪浅。他告诉我说,可以传我一种延续生命的方法,但我以后每天都必须到他那里去跟他学习,且除了父母亲外,不许告诉别人。云儿已经答应了他,明天就开始去跟他学习。你们不要担心,那位奇人正是京城中那位相士口中的修真奇人,一身本领高绝,云儿想跟他好好学习,或许可以治愈我的病。”
陆文宇与妻子张华凤对望了一眼,开口道:“今天他对你说了些什么呢,能告诉我们吗?有没有关于你病的事情呢?”
陆云笑道:“他说了许多事情,也提了一下我的病。他说常人有三魂七魄,而我却先天少了一魂一魄,所以这病是医不好的。能够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也正因为这,他才打算教我延续生命的方法,叫我明天开始就去学习。”陆文宇闻言脸色大变,神情震惊无比。张华凤看着丈夫,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间变化这么大,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真是奇怪。
陆文宇微微抬头,神情惊骇的自语道:“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我陆家流传百世的传说,竟然真有其事。或许这就是天意吧。云儿,明天你就去跟那位奇人学习吧,记得好好努力,我和你娘都全力支持你。不管将来如何,你都要勇敢的活去下,坚强的面对一切。”
陆云看着父亲,微微点头道:“我会的,我要与天争命,你们放心吧,我不会轻易放弃的。”陆云幼小的心灵里,有着超越他年龄的成熟与坚毅,他从小病魔缠身,无数次与死神抗拒,练就了一副坚强的心志,所以他有着与常人不同的思维能力。
陆文宇看着儿子,眼中露出一丝鼓励,轻轻的拍拍他的肩膀,轻声道:“好好休息,明天还要去学艺。”说完与妻子递了一个眼色,离开了陆云的小屋。
夜风中,陆文宇遥望着天上的明月,轻声道:“记得陆家祖谱记载,陆家世代相传有一个神奇的传说。据说陆家的后世子孙中,会出现一个先天少一魂一魄的弟子,那将是陆家的一个无法预测的变异。他的命运谁也说不清楚,这一生充满了传奇。陆家祖训记载,如果出现这人,就一定要他回陆家的祖坟地,取出一样世间只有他能打开的东西,那东西就很可能改变他的一生命运。想不到云儿竟然就是那传说中的后人,我打算等他十八岁或者二十岁时告诉他,让他回去取出那属于他的东西。”
张华凤静静的看着丈夫,轻声道:“云儿从小就聪明绝顶,什么东西一学就会,可惜身体太弱。想不到他竟然有如此的命运,或许这一切都是注定,希望他这一生能够平安,我就放心了。西蜀秦川,山灵水秀,孕育无限神奇,希望在这里,可以为我儿找到一条延续生命的途径。”
夜风吹起,丝丝的虫鸣声在山间响起,带着阵阵睡意,陪伴着世人进入睡梦里,慢慢的忘记那一切不愉快的事情。清晨,在悦耳的鸟语声中,陆云醒来,匆匆吃过母亲精心为他准备的早饭,就一个人出去了。
张华凤站在门口,望着儿子远远而去的身影,眼中露出丝丝笑意与爱惜。什么时候他才能够长大成人,摆脱病魔,快乐一生呢?或许,没有人能说得清。
时光飞逝,转身间春去秋来,一晃,十年就过去了。十年间,陆云由一个瘦弱的小孩,变成了一个英俊的少年。虽然身体还略为半薄了一点,但这十年间,陆云却再没有病过,身体总是一天比一天健壮,人也越来越聪明,学习东西快速无比。
静静的立在山洞前,陆云看着这个教了自己十年武功玄功的怪人,心里对他充满了感激。在陆云的心里,他就是自己的师傅,他教会了自己无数的东西。那是常人百年都无法学会的东西,可陆云学会了。
怪人看着陆云,眼中露出一丝欢喜,轻声道:“十年了,你没有让我失望。虽然时间太短暂,但你也学成了我不少的本领,很了不起。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是继续跟我学玄奇道法,还是离开这里?”
陆云轻声道:“父亲告诉我一件事情,他要我现在,或是两年后,去一个地方,取回一样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我打算再跟你学习两年,希望这两年能够有很大的进步,也不枉我跟你的这一段缘分。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以前做个些什么,现在能告诉我了吗?”
怪人笑道:“我的身份你不用太在意,我以前干过很多事情。简单的说吧,我当过三年道士,听过三年佛,干过三年神仙,做个三年的魔,嘿嘿,仅此而已。”
陆云闻言,眼神微变,眼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微微笑道:“看来你是什么都干了,无怪这十年来,你传我的修真法门,包括了道家、佛家、儒家、魔宗、鬼宗五派绝技,真是无所不容。原来你什么都干过啊,嘿嘿,有前途。这最后两年的时间,你是不是传我一点厉害一点的,也免得将来出去,给你丢人现眼啊!”陆云的眼中含着一丝莫测高深的笑意,神情平静而隐含神秘,给人一种摸不透的感觉。
怪人笑道:“这两年你想学全我的本事,恐怕别想睡觉了。就算你学全了,没有百年的修为,还也是枉然。修真不同于练武,练武十年可以小成,二十年可以大成。而修真往往是十年入门,百年小成,想要大成,就要看各人的机缘了。记得当天你猜中了我一半的身份,我曾经说过给你奖励的,现在给你也算差不多了。”说完只见怪人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盒,慢慢的打开,顿时一股芬芳传来,十分迷人。
陆云看着怪人手中的那株寸长的人形朱参,眼中闪过一丝惊喜。怪人看了他一眼,微微道:“你不要小看这株人参,虽然仅仅寸长,但却有极其罕见的来历。这是我当年无意中救下的一株万年参王的本体,后来那参仙得道,为了报答我,就将本体送我,算是报答我的恩情。这株参王,是世间罕见之物,远非一般的千年人参可比。一般的千年人参与千年首乌,对于常人来说,服后可以身强体壮,延年益寿。对于练武人而言,服后可以增加三十年功力,而修真之人服用后,可以增加甲子修为,是世间少见之灵物。但我手中这株参王,对于修真之人来说,却珍贵无比,因为它是万年参王的本体,且参王已经得道飞升,所以这株参王服下后,可以增加十个甲子的修为,那是世间绝无仅有的,希望你服下后,两年内能够学有所成,也就不枉我们之间的这一段师徒缘分了。”说完将参王给陆云。
陆云轻轻接过,看着怪人笑道:“谢谢师傅相赐,这么多年了,今天终于开口收我这个徒弟了,真是好难等啊!”说完微微一笑,神情有几分像怪人。
怪人笑骂道:“你个小鬼头,得了便宜还在那里乱吼。快服下参王吧,我帮你炼化,不然以你现在的修为,没有一个月,你是别想能够醒来的。”陆云淡然一笑,盘腿而坐,慢慢的服下参王。不久只见陆云全身火红,一团烈焰熊熊燃烧,团团将陆云的身体笼罩在里面。
怪人脸上带着一丝疑惑的神情,微微的看着天际,自己这样做,对吗?或许人本来就是要与天争命的,不是吗?看着陆云,怪人眼中露出一丝微笑,右手微微压在他的头顶,离他有三寸距离。只见怪人右手掌心一道五色光华流动,瞬间将陆云的身体笼罩在五色光华之中,显得十分美丽而又神奇。
陆云身上的熊熊烈焰,在五色光华的笼罩下,慢慢的压缩,伸缩吐息,不时的鼓涨突起,却又被那五色光华压下去。时间慢慢的过去,陆云身上的血色火焰连续七次爆发,都被怪人那神秘的五色光华压住,最后慢慢的溶化在陆云的身体,消失无影。
当陆云醒来时,已经日落黄昏。天边映着晚霞,天地一片清明。身体一展,陆云顿时凌空而立,周身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压得四周的草木纷纷低头。一道玄青色光芒在陆云身上升起,瞬间就将他的身体包裹在里面,紧接着那玄青色的光芒马上就变成了金色光芒,随后有由金色变成红色,红色变成白色,白色变成黑色,最后又变成玄青色,周而复始,五色光芒不停的幻化着,神秘诡异之极。
怪人含笑的看着这个跟自己学艺十年的徒弟,眼中露出一丝赞许。看着半空中的陆云,怪人笑道:“看样子效果还不错,有进步。不过你现在虽然修为大增,但修真之人的本意是,从无修炼到有,再从有修炼道无,那样方能纵横于天地,傲啸于四海。你现在虽然表面上看去威力十足,但真正的修为还差得远,今后的两年里,你必须要将自己的一身修为全部炼化,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才行,不能让人看出你会玄门法诀,那样才算略有小成。继续努力吧,你的路还远着呢。”
陆云身体缓缓落下,神情淡然的看怪人,微笑道:“多谢师傅教诲,陆云会努力的。今后的两年里,我一定不负所望,完成师傅所传授的一切法诀,努力达到师傅的要求。”
怪人微笑道:“希望如此吧,很多事情将来你就会明白,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容易。遇上我,你是得天之巧,所以你的修真较常人来得容易。但遇上真正的高手,你就明白了,有许多东西,都是需要时间去累积的。修真本就是逆天而行,得天巧遇更是逆天之举,所以你要有心理准备,将来总有明白的一天的。好了,天色渐晚,你也回去吧,明天继续!”说完怪人转身回洞去了。
回到家,陆云对父亲道:“云儿打算两年后,去取出爹说的那样东西,目前继续跟着师傅学艺。师傅一身本领高绝而又神秘,到目前为止,云儿恐怕也仅仅学到五层而已,所以我想在这两年里,刻苦学习,争取把师傅一身的本领学全,然后再离去。”
陆文宇微微一叹道:“你今年十八岁了,再过两年就二十岁了,时间真快啊。无怪人常说,山中岁月容易过,世上繁华一千年啊!真是过眼云烟,转眼成空啊。你也长大了,我和你娘对你也没有什么担心的了。你只要记得去取回那属于你的东西就行了。你未来的路还长,我们都不会干涉你的未来,只望你好自为之就行了。”
母亲张华凤道:“云儿你这一生充满了变异与不确定,谁也说不准你的未来是怎么样的,我和你爹只希望你平安一生就足够了。这十年来,你的病虽然没有好,但也再没有复发了,相信你一直这样练下去,总有一天能好的,为此,我们都不再担心了,等你两年学艺有成后,你就去闯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吧,我们永远支持你。”
看着父母亲,陆云承诺道:“爹娘你们放心,云儿会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不会向命运低头的。”宁静的小屋里,陆云的声音在空中响起,像一道誓言,宛如要告诉天地!
西蜀的山川,依然美丽,西蜀的秀水,依然奔流不息。那个先天残疾的少年陆云,仍然在跟着怪人学艺。两年的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远去,而天下的大势,也因为陆云的出现,而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异。陆云的一生,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那陆家百世的传说,又暗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呢?或许,没有人能说得清。

一个奇特的空间里,陆云身体轻轻的飘浮在半空中。四周无数的星云,闪烁着五光十色的光芒,十分美丽,十分神秘。让人有一种进入虚幻的感觉,那感觉是如此的不真实,如此的让人难以相信。
陆云静静的等待着先祖为他,补足那先天残缺的一魂一魄,心里一片空明,什么也不想。这时,他如果睁开眼睛的话,就会发现,四周的星云开始发生改变了。只见无数五光十色的星云,突然急速的围着他旋转起来,在他身边形成一团七彩的星云,慢慢的化为细微的真气,流入他的身体。不远处,两团发光的奇异星云,正各自散发着十分美丽的光华,慢慢的向着陆云靠近。
仔细一看,那两团奇异的星团,竟然是一团七彩色的光芒,与一团乌黑发亮的星云,各自变幻着不同的形状。随着陆云四周的星云,飞速的进入陆云的身体,那团黑色的星云突然发出一道奇黑无比,闪着乌光的光柱,瞬间笼罩住陆云,顿时半空中,一把三寸长的古朴小刀,露出了本来面目。只见那把小刀三寸长,刀柄与刀身浑圆一体,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炼制而成。刀身上刻着无数的咒语,闪动着奇异的黑色光芒。随着时间的过去,那小刀上的无数咒语,慢慢的在半空中出现,形成无数奇特的符号,每一道都印在陆云身上,慢慢的被他吸入身体。
四周的星云越来越密集,无限大的空间里,充满了取之不尽的天地灵气,正在飞速的向着陆云的身体里挤去。陆云全身放松,身体就像一个大的容器,正在不停的接收那些灵气,将它们据为己有,疯狂的转化成自己的功力。这时候,只见半空中的那把古朴小刀,瞬间发出璀璨的光华,牢牢的笼罩住陆云的身体。四周密集的星云瞬间就淡薄了下去,显然是瞬间就被陆云吸收进了身体。那小刀突然出现在陆云头顶,刀身发出无比耀眼的光芒,慢慢的向着陆云的头顶百汇穴逼近,似乎想从那里进入他的身体。
小刀突然一降,瞬间插入陆云的头顶,这一刻,四周的星云瞬间就加快了十倍的速度,疯狂的涌入陆云的身体。但仅仅一下,那小刀又升起一寸,离开了陆云的头顶,顿时四周的星云又密集起来。时间慢慢过去,陆云身上正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那把小刀一连七次插入陆云头顶。每一次插入他的头顶百汇穴,陆云吸收四周灵气的速度就会爆增,瞬间就增加十倍,使得体内的灵气越来越多。
一直等到第七次,那把小刀才慢慢的消失在陆云的头顶,被他吸入了身体。这时起,陆云吸收灵气的速度就马上大增,瞬间就吸收了无数的灵气进入身体,并快速的转化成为自己的功力,增进自己的修为。等陆云吸收了那把小刀后,另一团七彩色的星云马上就靠近陆云,瞬间发出一团七彩色的光柱,将陆云的身体罩住,无数的七彩色咒语,幻化成各式各样的图形与符号,快速的被陆云吸入体内,转化成了他的真气。
半空中,一把闪着七彩色光芒的三寸小剑,不停的旋转着。四周的七彩色星云成一道光柱,快速的被陆云吸入身体,随着陆云吸收的灵气越来越多,那把七彩色的小剑光芒越来越弱,最后慢慢的化为一道七彩霞光,从陆云的头顶百汇穴进入了他的身体。顿时,陆云全身爆发出一道七彩色的璀璨光芒,瞬间就照亮了整个空间,光芒之甚,就宛如是这个空间中的一颗璀璨明星,将陆云整个人牢牢的抱在里面,直到过了好一会,那七彩霞光才突然消失了。这时候,四周的星云已经慢慢的浅薄了,陆云身边的星云已经被他吸收了大半,空间的灵气被他整整的吸取了将近一半,这是十分惊人的。
陆云心无杂念,静静的立在半空,身体慢慢的出现了异状。只见他四周慢慢的出现了五色光芒,那光芒之强盛,比起先前至少强大了数倍。五色光华流转不息,交替出现,正是他所学的五种上乘法诀。随着五色光华的出现,紧接着,陆云身体上又闪现无数的咒语,无数黑色的奇怪图形纷纷出现,分列四周,牢牢的护住陆云的身体。时间慢慢过去,最后,陆云身上又爆发出一道璀璨无比的七彩色光芒,瞬间照亮了整个空间,那股气势十分强大,宛如君临天地。
七彩色光芒之后,陆云的身体突然一分为三,紧接着又一分为七,无数道人影在半空交错重叠,就宛如灵魂出窍,瞬间出现无数个相同的陆云。半空中的无数人影纵横交错,每一道人影都闪动着不同的光芒,代表着不同的性质。这十条人影中,其中最耀眼的,是一道七彩人影与一道黑亮人影。那正是由灭神剑化作的一魂,与灭魂刀化作的一魄,都带着明显的色彩,与其他的几道人影不同。每一道人影四周,都汇聚着不同色彩的星云,正飞速的被陆云的身体吸取着。
人影幻化,瞬间十条人影又合而为一,慢慢的出现了陆云的本体。这时候,陆云的身体已经不在吸收四周的灵气,陆云也慢慢的睁开眼睛。陆云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顿时吓了他一跳,他发觉自己的修为比开始增强了七倍,真是不可思议,太神奇了。
陆云心里正自惊奇,那声音有响起:“终于算是完成了,一切顺利。你现在因为灭魂刀与灭神剑的缘故,瞬间吸取了整个空间一半的灵气,使得你的修为大为进步,一下跨越了两个境界,这是世间绝无仅有的事情。修真之途,分为筑基,祭符,驭物,炼器,元化,聚灵,元婴,还虚,不灭,归仙十个层次。一般人从筑基到祭符需要五年时间,从祭符到驭物要十年,要达到炼器的话,一般没有二三十年是没有希望的,除非是得天之巧的人。
而你现在已到了聚灵的境界,这是十分难得的,继续努力,会有大成的一天的。那灭魂刀与灭神剑的修炼之法,我都已经印在了你的脑海,将来你好好的修炼,自然妙用无方。现在我再传你‘天地无极’,然后你就一个人在这里慢慢的修炼。这‘天地无极’分为九层,从第五层‘万元归一’开始,第六层‘无限延伸’、第七层‘天地同春’、第八层‘所向无匹’、第九层‘随心所欲’,一层比一层难练,你需要有坚强的毅力,才有大成的机会。等你到把‘天地无极’炼到第六层‘无限延伸’的境界时,就可以离开了。以你现在的情况,也最多只能修炼到那个阶段而已。
世间一切讲究因缘,我们之间也仅仅有这一段缘,希望你好好珍惜。以后如何就看你自己的了,作为陆家的子孙,你要勇敢的面对一切,与天一拼,不要轻言放弃。现在你静下心来,我传你‘天地无极’的法诀,这套法诀霸道之极,将来你就会明白的,注意了。”说完,陆云脑海中,顿时浮现出无数的法诀,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里。没多久,陆云就已经全部铭刻在心,永远无法忘记了。
等陆云记住后,那声音道:“浩瀚乾坤,天地无极,功成之日,随心所欲。缘也,命也,一切虚幻,皆为定也。努力吧,陆家后世中的唯一最传奇的子孙。从此一切只能靠你自己了,我能为你做的仅仅这些了。当你离开这里时,外面那个石棺就将毁灭,一切阵法都将破灭,天龙灵脉也将在不久之后慢慢消失,一切皆是注定,你无需去在意。洞外的三头灵蛇你要小心,此物神异非常,寿命未尽,现在你还不宜杀它,将来自有结局。珍惜在这里的每一刻,好好把握时机,告别了。”说完那声音慢慢消失了。
陆云四周看了一阵,大声道:“先祖,你还在吗,回答我,你在吗?”声音显得很空旷,可惜没有回音,看来那先祖的意念已经离开了。陆云微微轻叹一声,自己还有许多不解的事情,没有来得及问,可惜他就离开了。看了四周一眼,陆云慢慢平静下来,还是好好练功吧,这里可是天地灵气所集的地方,一定要抓紧时间,希望能够快速提升自己的修为,那样才不负先祖的厚望,才有与天争抗的本领。
时间就在无声中走过,陆云一个人就在这特殊的空间里,用心的修炼他的“天地无极”。没有时间限制,他一个人整天整夜,不分昼夜的修炼着。时间在流逝,修为在提升,他的命运也在改变着。不仅仅改变他自己,也同时改变着很多人。只是这一刻的他,不明白罢了。
山中一日,世上一年。陆云在那充满灵气的空间里,一直修炼到他的“天地无极”进入了第六层境界“无限延伸”时,才停止。陆云又试了几次,可惜正如先祖所言一样,他竟然真的只修炼到第六层,就无法精进了。陆云心知是离开的时候,在这里也不知道多久,除了先祖所传的“天地无极”外,师傅所传的五样法诀他都有了长足的长进,同时也对体内的灭魂刀与灭神剑有了许多了解。也该是离去的时候了,不是吗?
看了一眼四周已经显得稀少的灵气,陆云淡然一笑,自己的修为已经突破了元婴之界,进入了还虚境界,这是极为惊人的。以陆云现在的修为,在天下来说都是相当少见的了。微微抬头,看着上方,陆云淡然一笑,头顶瞬间发出一道七彩光芒,直破天宇,灭神剑顿时出现在他的头顶,瞬间就击破了先祖所创造的这个空间之门,也就是那道石棺盖子。陆云身体瞬间上升,一下就出现在了那个大洞中。看了一眼地上的石棺盖子,陆云虽然明白这个空间就将毁灭,却还是忍不住用力将它关上,然后看了一眼四周,身体化着一道青光,瞬间消失了人影。
就在陆云离开后,不久那石棺突然一声巨响,顿时爆炸了。一股强大的灵气如洪水般,瞬间从那里射出,慢慢的消失在了天地间。龙气已泄,灵脉将竭,魔门初始,大劫已临!
西蜀秦川,苍风岭下,一个淡蓝色的身影出现在一个小山村口。这人二十一二岁,英俊不凡,脸上带着三分笑容,显得格外亲切。双目清澈如水,如一道透心的明珠,异常的吸引人。陆云慢慢的向着家门口走去,这一次他是专门回来看望父母亲,并告诉父母亲,自己已经取回了先祖留下的宝物,也治愈了自己的病,好叫父母放心。等见过父母后,陆云打算再去看望一下师傅,然后就去那易园看看,有机会的话,就在那里修炼,为自己找个好的依靠。
一走近门口,陆云就见到母亲正站在门口看着自己,那慈爱的眼中,满是爱意。陆云道:“娘,云儿回来了。爹呢,他在吗?”
张华凤看着儿子,眼中满是惊喜,轻声道:“你爹在屋里,快进来,娘好好看看你。你这一去就是半年,也不知道你过得好不好,娘真是不放心。”
陆云轻轻扶住娘亲的手,慢慢的走进屋里。这时候父亲已经闻声出来了,一见陆云也是高兴无比。三人坐下后,父亲问道:“云儿,这一次可找到先祖留下宝藏的地方了吗?有没有什么收获,快说给我们听听。”父亲显得很急切,神情十分关心。
陆云笑道:“爹娘放心,云儿已经找到了先祖留下的宝物,同时云儿的病也治愈了,你们就放心好了。这一次回来,是想看望你们,同时我决定在看望了师傅后,就到易园去多学点东西,爹娘在这里要好生保重身体,不用为我担心。我现在一身绝技在身,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到我的,你们放心吧。”
父亲陆文宇与母亲张华凤闻言,都是一脸的高兴,显得开心极了。父亲道:“病好了就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真是上天保佑啊,我儿终于摆脱了病魔缠身,谢谢你上苍。”
张华凤在一旁高兴得双眼落泪,神情异常激动,语气有些零乱的道:“真好,我儿的病好了,好了,好了,多高兴的事情,多开心的事情,真是太高兴了。”一边说着,一边落泪,那情景可以看出。这么多年了,为了儿子的病,这位作母亲的,付出了多少的辛酸与泪水,今天儿子病好了,她是多么的高兴,泪下如雨啊!
陆云看着父母,眼中满是不舍,忍不住轻声安慰道:“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我们应该庆祝一下,一家人好好的吃顿团圆饭,为这件事情庆祝,为这件事情高兴。”
陆文宇闻言,忙赞同道:“对,对,快别哭了,应该高兴一些,我们这就去准备。”说完起身,忙拉着妻子去准备去了。
一顿团圆饭,吃得很慢,三人都脸带笑容,显得很高兴。对于陆云出外修炼的事情,陆文宇与妻子张华凤都没有阻止,他们都明白,儿子这一生注定了不会平凡的过一生,所以除了有些不舍外,没有过多的阻拦。
陆文宇看着高大英俊的儿子,眼中露出一丝父爱与不舍,轻声道:“云儿,你这一生注定了不会平凡,我和你娘都明白,所以我们不会阻止你的决定。只是此去千万小心,虽然你有一身本领,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要切记小心,不可过于逞强。只要你平安一生,我和你娘就高兴了,明白吗?”
陆云沉声道:“爹,云儿明白,你放心吧。我会好好保护自己,不会轻易涉险。”
张华凤看着儿子,轻声道:“云儿你也不小了,将来要是看见喜欢的姑娘,记得好好珍惜,娘没有什么可盼的了,就只望你早点成亲,为我们陆家留下一条命脉。希望你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姑娘,要是找到了,记得带回来让娘也高兴一下,记住别忘了。”
陆云闻言一愣,但很快就恢复过来,笑道:“娘放心好了,你看云儿这样子,像娶不到媳妇的人吗?将来找到心爱的姑娘,我会带回来让娘过目的,你放心吧。”
饭后,陆云在房屋四周布下了一个奇阵,为的是防止妖邪靠近。只见他在四周立了六块数尺大的石柱,每一个石柱都按照一定的方位排列。陆云在每一个石柱中,都输入了一道灵力,可以保持一直不散,一般的妖邪是根本无法靠近的,就是修真之人,只要心存恶念,一靠近这奇阵,也会被阻挡在外面。
当陆云将家里的一切都安顿好后,他便离开的家门,前往看望师傅去了。来到师傅住的山洞,远远的就见到师傅站在那里,似乎算准了自己今天会来。
怪人看着陆云,眼中出一丝惊讶,开口道:“想不到几个月不见,你竟然一连跨过了三个境界,到了还虚的初级了,真是不可思议,恐怕天下都找不出第二个。一般的修真之人,想从炼器阶段,提升到还虚阶段,没有两子甲子的时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就算天姿再好的天才,也得三十年时间,你真是太令我吃惊了。”
陆云笑道:“徒儿这点本事,还不都是师傅教的。所谓名师出高徒吗,功劳都应该算是师傅你老人家的。不知道师傅你现在修炼到了那个阶段了,竟然一眼就看出了我的修为,真是让我有些吃惊啊!师傅能告诉我吗?本来我还在想,去易园可以隐藏自己的身份,想不到师傅一眼就看出来了,看样子到了易园,也是逃不过别人的眼睛的。”
怪人瞪了他一眼,道:“不要不知足,其实以你现在这等修为,世间能看透的人不多。我能看出来,那是因为我是你师傅,别人恐怕就不容易看出了。还有就是你在我面前,并没有刻意的隐藏自己,所以我能看透你的修为,如果你在别人面前,只要注意隐藏自己的气息,那么天下绝对没有几人可以看出你的修为。至于师傅我现在修炼到了什么境界,告诉你也无妨,为师在两百年前,就已经修炼到了归仙之界,现在吗,你自己去想吧。”
陆云闻言脸色大变,一脸惊骇的道:“这么说来,师傅已经算得上是神仙之流了,可为什么还留在这凡世呢?”这一点陆云不解,常人修真都为了成仙,一但修炼到归仙境界,就可以得道成仙,羽化升天。可为什么师傅修炼到了那个境界,却依然留在这个尘世间呢?奇怪。
怪人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这一点将来你自然会明白,现在不要多问。这一次你回来,是专门来看我的了?”
陆云笑道:“弟子正是专程来看望师傅你老人家的,我已经打算到易园去,到那里去学习一点易园的本领,顺便找个好的依靠,继续修炼。这一次回来,也是想问一问,弟子现在修为大增,师傅可还有什么旷世绝学,以前没有教给弟子的,现在也可以补上啊。”说完笑笑,那样子显得有几分邪异。
怪人瞪了他一眼道:“什么本事都传你了,你现在还是用心苦练吧。别人修真,只学一门,为的是艺在精而不在博,可以加快速度,可你一人学全了我所有的本领,一身集五派至高无上的玄功于一体,还不满足,真是修真之人的大忌。修真之人,切记不能有贪念,不然修炼之时,十有八九都要走火入魔,最后落得不得善终。你现在要修炼的,就是如何隐藏自己的气息,不让别人看出你的底细,那才是关键的。对于这个,我倒是可以指点你一些,你要有空可以留下三天,三天后再离开,保证让你收获不小。”
逆远笑道:“那就先谢过师傅,我就再跟师傅多学几天本事,免得将来为你老人家丢人现眼,你说是不是呢?”说完英俊的脸上,含着一丝淡然的微笑,十分的诱人。
于是,陆云又在这里呆了三天。三天的时间里,怪人教了他不少小巧的技巧,使得他的修为又有了不小的进步,在外表上,更是让人无法察觉了。三天的成果,十分明显。
三天的时间很短,怪人看着陆云,眼中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轻笑道:“不错,你的进步真是惊人,现在可以安心的放你出去闯天下了。以你现在的修为,恐怕在修真界也算得上是位高手了,以后切记注意隐藏自己的实力,那是修真界里十分难以做到的事情。因为修真界里的人,也爱名利,最喜欢出风头,展现自己的实力。往往那些人,总是被别人一眼就看穿了,对别人难以造成一点威胁。属于蠢才型的人物,而翩翩那种人就是最多的,特别是少年。那是一大禁忌,你要切记。你打算现在离开,还是明天?”
陆云笑道:“我打算回家住一晚,明天出发,前往易园,开始一段新的生活。”说完微微的看着苍天,似乎在对着上苍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陆云,一个先天缺少一魂一魄的少年,在他的生命中,两次遇上奇遇,从而改变了他的一生。这个被上天惩罚的少年,今后的路,会顺利,还是充满了坎坷呢?或许那要看上天,是否继续惩罚他了。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是大诗人李白,对西蜀秦川交通的描写,真是十分的贴切。西蜀群山环绕,崇山峻岭,交通道路十分奇俊凶险,古栈道荒凉陡峭,蜿蜒盘旋,行人莫不心惊胆寒。
荒凉的古道上,远远走来一个人影,不多时就已经走到了近前。仔细一看,那是一个少年。大约二十一二岁,一身蓝色儒生打扮,十分的英俊。一双眼睛清澈如水,明亮如镜,充满了神采,十分吸引人。这少年给人的第一感觉,这是个文弱的书生。只不知道他从何处来,到何处去。
这人其实就是离家的陆云,他此去自然是易园。为了不想让别人看出,自己是修真之人的身份,所以陆云才这副打扮,前往易园。看了一眼路旁的那间小茶铺,陆云脸上带着三分笑容,慢慢的走了过去。
茶铺很简陋,就两三张破桌子与几张凳子,老店家是位六旬开外的贫苦老人,一脸的沧桑。陆云看了一下四周,此时在这里打尖歇脚的也有两人,一个是位打柴的农夫,另一外是个一身破道袍的少年,大约十八九岁,相貌清奇,一脸的嬉笑。
陆云找了张桌子坐下,看着那店家问道:“老伯,请问一下,从这里到那易园还有多远,需要多少时间?”陆云话一出口,顿时那个一身破道袍的少年,忙转头看着陆云,脸上露出一丝惊奇。只见那少年一下子跳到了陆云身旁坐下,裂嘴笑道:“喂,你是去易园啊,我也去那里呢,正好可以同路了。嘿嘿。”说完嘿嘿笑了笑。
陆云看着他,一脸的嬉笑,神情顽皮,十八九岁就像个没长大的小孩一般,十分的讨人喜欢。陆云笑道:“是啊,我正是去易园,想不到你也去那,正好我还不知道路呢,这下就不需要担心了。”说完淡然一笑,显得温文尔雅。
这时,一旁的老店家开口道:“这位公子啊,看你一表人才,一身打扮,一定是去那易园学艺的吧?那可是个好地方啊,每年都有好多学子前往学习,最后一个个都成了有用之才啊。这里离那易园还有上百里路,照你的行程来看,应该明天下午就可以到了。公子你可要努力啊,希望你也能多学点本领,将来好为百姓多做点事情。”说完送上一杯清茶。
一旁的那小道士一听,忙道:“上百里路,那快啊,哪里要明天下午,一会就到了。喂,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林云枫,怎么样,这名字不错吧?”说完看着陆云,等着他回答。
陆云看了他一眼,笑道:“我叫陆云,你好,林云枫,你这名字很不错,十分响亮。很高兴认识你,希望我们能够一起前往易园。”
林云枫笑道:“我也很高兴认识,等会我们一起走吧,我带着你走,最多一炷香的时间,就可以到那里了,也可以省去你多余的时间。你这次去那里,是学什么去的,我可是去学习他们那里的斩妖之术的,嘿嘿,听说那里的道法可厉害了。”说完双眼放光,似乎自己已经学到了绝技一般。
陆云淡淡的品尝着手中的清茶,看了看远方,轻声道:“我去那里,只是慕名而去,想见识一下那里的人文风貌。至于学什么,到时候看情况了。”
林云枫眼珠一转,笑道:“听说那里的剑仙特别多,你这样子学点道法,再学点剑术,说不定可以当个剑仙也好啊。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走吧,我可等不及了。”说完丢下几文铜钱,拉着陆云就走。
陆云微笑起身,跟着他离开了。走出不远,林云枫笑道:“你这样子,走到什么时候去了,还是我带着你走吧。”说完拉着陆云的右手,嘿嘿一笑,看了看前方,林云枫微微念道:“乾坤阴阳,道法随心,御风。”说完只见他右手,突然打出一道符,瞬间火化,紧接着一股气流,就托起他与陆云的身体,飞速的向前飞去。
林云枫看着有些惊讶的陆云,笑道:“怎么样,有两下子吧?嘿嘿,这可是我的拿手本事了。对于斩妖捉鬼,我是最在行了。以后到了易园,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我一定帮你的。”
陆云微笑点头,口中笑道:“想不到你原来是位斩妖除魔的大侠啊,真是失礼了。以后我有什么困难就可以找你了,到了易园后,还要请你多关照啊。”看了他一眼,陆云想不到他对于道法符咒,竟然还有几分心得。两人身在半空,速度极快,上百里路,一会就到了。
易园,天下六院之一,地处峨眉山与青城山之间,占据了西蜀灵秀之宝地,是天下闻名的修真圣地。易园创立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这一千多年来,易园一直坚持着最初创立的根本原则,实行以修心为主,修真为辅,修学为本。源源不断的为天下,培育出无数有用之人。
易园分四院,分别是乾坤阴阳四院,这四院在修真界里,以乾坤二院最为有名,而在人世间,去以阴院最为有名。因为易园中的阴院,以斩妖做鬼为主,园中弟子最多,全是些人间除魔的侠客,深受广大百姓的爱戴与拥护。在西蜀一带,斩灭了不少妖魔鬼怪,救人无数。
易园招收学员不是很严,但想要进入修真四院,既乾坤阴阳四院,却是极为困难的。每一个年能够加入易园的弟子,都是寥寥无几,少得可怜。对于这一点,易园的要求是十分严格的。没有绝好的天姿与清白的来历,易园是不会收录的。
当林云枫与陆云来到易园时,天色刚过午时,正是大家吃过饭的时候。两人一看这易园,占地之大,不下数百亩,其间房屋无数,每一栋都错落有致,显然是经过精心设计而修建的。陆云看着这里,眼中露出一丝惊讶,这易园整个都被一道奇大无比的阵势所包围着,一道道隐隐的霞光时隐时现,没有深厚修为之人,是看不到的。
看着大门口,那两个斗大的铁缘,陆云眼中露出一丝淡然的微笑,慢慢的上前。一旁的林云枫,早就已经跑到了大门口,与那门口的接待之人谈了起来。等陆云走近时,林云枫已经与那人说完了,一把拉着陆云的手,跟着那人进去了。
一路上,陆云仔细的注视着四周的房屋结构,这里的建筑古朴简单,并不繁华。显然与西蜀百姓贫苦有很大的关系。随着那易园的弟子,一起穿过了几道走廊后,来到一个房中。陆云看了一下,屋里正坐着一位六旬老者,相貌清奇,一副仙风道骨,看来不是一般人陆云看出这人修为极为精深,心里微微警惕,小心的隐藏着自己的灵气与气息。
那易园的弟子在那老者耳旁说了几句,就转身离开了。那老者看着两人,眼中露出一丝赞赏,微微一笑道:“两位远道而来,请坐吧。本座乃是易园四院中,阳院之主紫阳真人,你们称乎我真人就行了。听说两位是专门来此学艺的,想入易园学习修真之法,不知道可是当真?”
林云枫抢先开口道:“真人法眼如炬,自然看得出,小道是来这里学习道法的。我这位伙伴也是一样,身体瘦弱,想学点仙法,强健体魄,也好延年益寿。还望真人开恩,收下我们二人吧?我叫林云枫,他叫陆云,真人看我们行不行啊?”说完眼睛瞪得老大,直直的看着紫阳身人,那模样引得一旁的陆云忍不住笑出声来。
紫阳真人看着林云枫,笑道:“这不是我说了能算的,我们易园在招收修真弟子时,是十分严格的。那需要注意几点,一,来历要清白,来历不明者,易园一律不收。二,天姿要好,修真之路,艰难困苦,没有上好的天姿,那只会浪费修炼者的时间,而又没有进展。所以天姿不足者,我们也劝其莫要浪费时间。三,要能吃苦耐劳,不可轻易放弃,必须意志坚强。修真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没有持之以恒的决心,是很难有成的。四,要经过严格筛选。所以说,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进入易园学习修真之法的。那要看你们的身份来历与机缘了。现在你们先说说自己的来历,让我听听,看有没有希望?”说完看着两人。
林云枫看了一眼陆云,笑道:“好,我先来。我叫林云枫,今年十九岁,从小是个孤儿,被一个破老道收留。懂事起,我就跟着那老道师傅,学习抓妖捉鬼之术,这么多年来,也算略有所成。本以为可以一直跟着那老道师傅学习的,谁知道前不久,有一天他突然说有事要去办,语气神秘兮兮的,吩咐我来这里继续学习斩妖捉鬼之术,他第二天就消失了。我找了几天都没有找到,所以就来这里了。”
紫阳身人闻言双眉一皱道:“那你知道你师傅是谁吗?”林云枫闻言沉思了一阵,微微抬头道:“我不是很清楚,不过我记得有一次,他无意中好像说起,自己是什么修真界有名的捉鬼大师,好像被人称为什么鬼大师什么来着的,我记不大清楚了。身人你听过什么鬼大师没有?”
紫阳真人闻言一笑,眼中露出一丝笑意,轻笑道:“原来是他,想不到你是他的弟子,真是有缘啊。他其实当年也是这易园的弟子,只不过与我是平辈的师兄弟而已,想不到你竟然遇上他了。看来他叫你来这里,是有缘故的。我去帮你说一声,你留下的希望是十分大的。因为你这一次来的正是时候,我们易园每十年一次招收弟子,十年里,每半年会给门下一次机会,让他们有一次加入的机会。而正好两天后,就是今年最后一次机会了,你们要是晚来几天,一旦错过,就只有等明年了。这一次十年之期,已经过去八年了,只剩最后两年了,好在易园四大别园中都还有空缺,你们还有一点希望。”说完看了林云枫一眼,似乎在暗示他,希望不小。
目光移到陆云身上,紫阳真人问道:“陆云你呢?又是那里的人士呢?”
陆云轻声道:“回真人,陆云祖籍京城,家父陆文宇曾是当朝进士,祖上历代在朝为官,全是进士出身。十二年前,陆云随父亲迁移到了西蜀剑阁附近落户,一直住在那里。由于我从小体弱多病,所以一直不曾远离家门,这一次家父也是为了让我出来见见世面,才叫我到这里来看看,可以的话,顺便学一点强身健体之术,也免被病魔缠身。”
紫阳真人闻言眼中露出一丝惊讶,微微惊讶的问道:“你真是当年京城里,那陆氏家族的子孙?你父亲陆文宇的大名我听过,我们易园无数弟子都在朝为官,曾经无数人都提起过你父亲,那可是朝中最正直有为的好官,可惜现在朝庭腐败,奸臣当道,可惜啊。真想不到今天来的两人,竟然全是故人之后,也罢,这或许就是机缘吧。我会帮你们说好话的,只要园主开口,你们就有希望成为易园的弟子了。现在你们在这里坐会,我去见园主,问问你们两的事情,看园之怎么说?”
看到紫阳真人离开,林云枫顿时跳了起来,一脸的高兴,口中笑道:“嘿嘿,想不到这么容易,真是太好了等我学成了绝技,那时候就可以斩妖除魔,行侠天下,做一个受万人敬仰的除魔大侠,嘿嘿,那多威风啊。真是太高兴了。”
陆云看着他,微笑道:“别高兴得太早了,这事情还没有决定呢?就算你成为了这里的弟子,没有苦练,你也是学不到什么东西的。”说完笑笑,脸上带着一丝淡然,似乎对这事情一点也不在意。
易天阁中,易园的当代园主,或者说是掌教之人玄玉真人正坐在上方,目光看着下面的几人。阁中一共坐了五人,除了玄玉真人外,其余四人正是易园的四大别院的首座。分别是乾院的首座乾元真人,外表六十左右,坤院的首座,静月大师。这静月大师是四首座中,唯一的女人,看上去三十七八,风韵尤存,双眼中闪动着丝丝寒光,眼神凌厉无比,仿佛可以看透人心。
第三位是个一身袍的老者,大约六七十岁,脸上挂着一丝嘿嘿笑容,看样子有些为老不尊的样子。这人就是阴院的首座玄阴真人。而最后一位就是那紫阳真人。
此时玄玉真人开口道:“紫阳师弟来得正好,我正打算派人去就你呢?今天在这里聚会,是说一下两天后,招收门下弟子的事情。这一次经过下面的全力推荐,经过仔细的筛选,一共选出十人,这是相当好的情况。现在乾院四人的名额,还剩下一个,而坤院六人的名额也余两个,阴院十二人的名额还剩下四个,阳院剩五个,总共缺十二人,这一次能够一次选出十个有发展潜力弟子,也是相当的不错了,那样就只差两人,就可以补足缺少的人数了,两天后你们就好好挑选吧。
我们易园一直位居六院之末,主要是因为这些年来,一直没有杰出的人才,一直被其他五院所压制住。希望这一次能够大放异彩,为易园博得一点荣誉回来。因为这一届我们易园中,出了两个最杰出的人物,那就是乾院的李宏飞与坤院的张傲雪,至于阴院与阳院,成绩也不错。相信以这一次的实力,我们应该有机会与其他五院一拼高下。”
下面四人都没有说什么,只有紫阳真人脸上露出一丝羞愧,似乎在为了自己没有培育出杰出的人才,而感到有些愧疚看了四人一眼,紫阳真人开口道:“玄玉师兄,刚才易园又来了两个少年,全是为了学习修真之法而来的。最奇特的是这两个少年,都有不凡的身份背景,与我们易园也算是有些渊源。”
玄玉真人一听,微微惊讶道:“有这事,你说来大家听听呢。”
紫阳真人开口道:“那两个少年,一个叫林云枫,一身修为已经不浅,已经达到了祭符后期,开始进入驭物的阶段了。另一个叫做陆云,倒是个天姿上乘的少年,可惜还没有修炼,是块上好美玉。那林云枫乃是当年我们易园同门,玄鬼师弟的传人,此次是被他师傅哄来的,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罢了。那玄鬼师弟的心性,你们也都知道的,所以这一次,我们易园有可以添一名弟子了。而那位陆云,则是当年京城最有名的陆家之后,陆文宇的儿子。师兄你看这两人,是否可以列入考虑的对象?”
玄玉真人看了一眼其他人,见他们眼中都微微露出一丝了然,不由轻声道:“既然是故人之后,而你也觉得不错,那么两天后就叫他们来这里,大家一起看看吧。如果那位师弟愿意招收话,就收下好了,此事暂时就这么定下了。对于我们六院,十年一次的论武之会,只剩下两年了,希望大家努力,加紧力度,两年后好为我们易园争点光。现在大家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一直坐着不动的玄阴真人,这时候开口了,只听他说道:“近来,西南方向邪物开始涌动,已经有不少百姓受到了波及,我已经又派了四位门下前往支援,这事情掌教师兄觉得,是不是应该好好查看一下了,已经快百年没有像这一次,出现过那么多的鬼怪了。我觉得这里面恐怕预示着什么不祥之兆,为了安全起见,最好派人去查看一下。”
玄玉真人微微皱眉道:“你说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近来我夜观天象,已经隐隐发现七星出现异状,只是还不明显而已,所以这件事情的出现,或许也正是一种先兆,大家要小心。为了应付将来的事情,大家务必加强对门下弟子的督促,加快修炼的速度,好为将来做好准备。我已经决定,对这一次杰出的弟子进行奖励,让他们服用本门最珍贵的‘聚天丹’以增强修为,要应付两年后的论武之会,也方便应付将来的变故。”此言一出,下面四人都是脸色微变,其中乾坤二园的首座则脸露喜色,显得十分高兴。
他们都明白,这“聚天丹”乃是易园不传之宝,集天地灵气与世间奇珍异物,经过四十九年修炼而成,整个易园一共也才十二颗,从创立之初到现在,已经用去了六颗,仅剩六颗了。想不到掌教师兄这一次,竟然舍得拿出来奖励门下弟子,真是太出人意料了。
看了四人一眼,玄玉真人开口道:“我之所以这样做,也是为了我们易园着想。这么多年了,仔细想想应该已经快两百年了,我们易园一直没有出过什么杰出人物。这一次难道出了一个李宏飞与张傲雪,他们的修为进步之快,大家也都看见了,到现在两人已经将本门的‘易天十二诀’练成了七诀,开始进入第八诀了,那速度快得惊人,就是整个修真界也是罕见,所以我才决定大力培养他们两人,让他们两人将来可以代表易园,行侠天下,为易园争回几分荣誉。现在的修真界里,高手云集,比起以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想不出哪来的那么多高手,真是让人感叹,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好了,还是不多说了,你们下去吧。”说完微微抬头,看向远处。
四人看了他一眼,各自离开了。顿时,易天阁里,就只剩下玄玉真人一人了。微微起身,走到门口,看着天际,玄玉真人轻叹一声道:“天下将乱,妖孽必出,修真界将面临一场空前劫难。这一次又会有多少门派,能够最终不倒,永远立在这天地间呢?或许,很难找到吧。”轻轻转身,背影显得有些沧桑,慢慢消失在了转弯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