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梦无痕,神秘丝绸

一个奇特的空间里,陆云身体轻轻的飘浮在半空中。四周无数的星云,闪烁着五光十色的光芒,十分美丽,十分神秘。让人有一种进入虚幻的感觉,那感觉是如此的不真实,如此的让人难以相信。
陆云静静的等待着先祖为他,补足那先天残缺的一魂一魄,心里一片空明,什么也不想。这时,他如果睁开眼睛的话,就会发现,四周的星云开始发生改变了。只见无数五光十色的星云,突然急速的围着他旋转起来,在他身边形成一团七彩的星云,慢慢的化为细微的真气,流入他的身体。不远处,两团发光的奇异星云,正各自散发着十分美丽的光华,慢慢的向着陆云靠近。
仔细一看,那两团奇异的星团,竟然是一团七彩色的光芒,与一团乌黑发亮的星云,各自变幻着不同的形状。随着陆云四周的星云,飞速的进入陆云的身体,那团黑色的星云突然发出一道奇黑无比,闪着乌光的光柱,瞬间笼罩住陆云,顿时半空中,一把三寸长的古朴小刀,露出了本来面目。只见那把小刀三寸长,刀柄与刀身浑圆一体,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炼制而成。刀身上刻着无数的咒语,闪动着奇异的黑色光芒。随着时间的过去,那小刀上的无数咒语,慢慢的在半空中出现,形成无数奇特的符号,每一道都印在陆云身上,慢慢的被他吸入身体。
四周的星云越来越密集,无限大的空间里,充满了取之不尽的天地灵气,正在飞速的向着陆云的身体里挤去。陆云全身放松,身体就像一个大的容器,正在不停的接收那些灵气,将它们据为己有,疯狂的转化成自己的功力。这时候,只见半空中的那把古朴小刀,瞬间发出璀璨的光华,牢牢的笼罩住陆云的身体。四周密集的星云瞬间就淡薄了下去,显然是瞬间就被陆云吸收进了身体。那小刀突然出现在陆云头顶,刀身发出无比耀眼的光芒,慢慢的向着陆云的头顶百汇穴逼近,似乎想从那里进入他的身体。
小刀突然一降,瞬间插入陆云的头顶,这一刻,四周的星云瞬间就加快了十倍的速度,疯狂的涌入陆云的身体。但仅仅一下,那小刀又升起一寸,离开了陆云的头顶,顿时四周的星云又密集起来。时间慢慢过去,陆云身上正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那把小刀一连七次插入陆云头顶。每一次插入他的头顶百汇穴,陆云吸收四周灵气的速度就会爆增,瞬间就增加十倍,使得体内的灵气越来越多。
一直等到第七次,那把小刀才慢慢的消失在陆云的头顶,被他吸入了身体。这时起,陆云吸收灵气的速度就马上大增,瞬间就吸收了无数的灵气进入身体,并快速的转化成为自己的功力,增进自己的修为。等陆云吸收了那把小刀后,另一团七彩色的星云马上就靠近陆云,瞬间发出一团七彩色的光柱,将陆云的身体罩住,无数的七彩色咒语,幻化成各式各样的图形与符号,快速的被陆云吸入体内,转化成了他的真气。
半空中,一把闪着七彩色光芒的三寸小剑,不停的旋转着。四周的七彩色星云成一道光柱,快速的被陆云吸入身体,随着陆云吸收的灵气越来越多,那把七彩色的小剑光芒越来越弱,最后慢慢的化为一道七彩霞光,从陆云的头顶百汇穴进入了他的身体。顿时,陆云全身爆发出一道七彩色的璀璨光芒,瞬间就照亮了整个空间,光芒之甚,就宛如是这个空间中的一颗璀璨明星,将陆云整个人牢牢的抱在里面,直到过了好一会,那七彩霞光才突然消失了。这时候,四周的星云已经慢慢的浅薄了,陆云身边的星云已经被他吸收了大半,空间的灵气被他整整的吸取了将近一半,这是十分惊人的。
陆云心无杂念,静静的立在半空,身体慢慢的出现了异状。只见他四周慢慢的出现了五色光芒,那光芒之强盛,比起先前至少强大了数倍。五色光华流转不息,交替出现,正是他所学的五种上乘法诀。随着五色光华的出现,紧接着,陆云身体上又闪现无数的咒语,无数黑色的奇怪图形纷纷出现,分列四周,牢牢的护住陆云的身体。时间慢慢过去,最后,陆云身上又爆发出一道璀璨无比的七彩色光芒,瞬间照亮了整个空间,那股气势十分强大,宛如君临天地。
七彩色光芒之后,陆云的身体突然一分为三,紧接着又一分为七,无数道人影在半空交错重叠,就宛如灵魂出窍,瞬间出现无数个相同的陆云。半空中的无数人影纵横交错,每一道人影都闪动着不同的光芒,代表着不同的性质。这十条人影中,其中最耀眼的,是一道七彩人影与一道黑亮人影。那正是由灭神剑化作的一魂,与灭魂刀化作的一魄,都带着明显的色彩,与其他的几道人影不同。每一道人影四周,都汇聚着不同色彩的星云,正飞速的被陆云的身体吸取着。
人影幻化,瞬间十条人影又合而为一,慢慢的出现了陆云的本体。这时候,陆云的身体已经不在吸收四周的灵气,陆云也慢慢的睁开眼睛。陆云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顿时吓了他一跳,他发觉自己的修为比开始增强了七倍,真是不可思议,太神奇了。
陆云心里正自惊奇,那声音有响起:“终于算是完成了,一切顺利。你现在因为灭魂刀与灭神剑的缘故,瞬间吸取了整个空间一半的灵气,使得你的修为大为进步,一下跨越了两个境界,这是世间绝无仅有的事情。修真之途,分为筑基,祭符,驭物,炼器,元化,聚灵,元婴,还虚,不灭,归仙十个层次。一般人从筑基到祭符需要五年时间,从祭符到驭物要十年,要达到炼器的话,一般没有二三十年是没有希望的,除非是得天之巧的人。
而你现在已到了聚灵的境界,这是十分难得的,继续努力,会有大成的一天的。那灭魂刀与灭神剑的修炼之法,我都已经印在了你的脑海,将来你好好的修炼,自然妙用无方。现在我再传你‘天地无极’,然后你就一个人在这里慢慢的修炼。这‘天地无极’分为九层,从第五层‘万元归一’开始,第六层‘无限延伸’、第七层‘天地同春’、第八层‘所向无匹’、第九层‘随心所欲’,一层比一层难练,你需要有坚强的毅力,才有大成的机会。等你到把‘天地无极’炼到第六层‘无限延伸’的境界时,就可以离开了。以你现在的情况,也最多只能修炼到那个阶段而已。
世间一切讲究因缘,我们之间也仅仅有这一段缘,希望你好好珍惜。以后如何就看你自己的了,作为陆家的子孙,你要勇敢的面对一切,与天一拼,不要轻言放弃。现在你静下心来,我传你‘天地无极’的法诀,这套法诀霸道之极,将来你就会明白的,注意了。”说完,陆云脑海中,顿时浮现出无数的法诀,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里。没多久,陆云就已经全部铭刻在心,永远无法忘记了。
等陆云记住后,那声音道:“浩瀚乾坤,天地无极,功成之日,随心所欲。缘也,命也,一切虚幻,皆为定也。努力吧,陆家后世中的唯一最传奇的子孙。从此一切只能靠你自己了,我能为你做的仅仅这些了。当你离开这里时,外面那个石棺就将毁灭,一切阵法都将破灭,天龙灵脉也将在不久之后慢慢消失,一切皆是注定,你无需去在意。洞外的三头灵蛇你要小心,此物神异非常,寿命未尽,现在你还不宜杀它,将来自有结局。珍惜在这里的每一刻,好好把握时机,告别了。”说完那声音慢慢消失了。
陆云四周看了一阵,大声道:“先祖,你还在吗,回答我,你在吗?”声音显得很空旷,可惜没有回音,看来那先祖的意念已经离开了。陆云微微轻叹一声,自己还有许多不解的事情,没有来得及问,可惜他就离开了。看了四周一眼,陆云慢慢平静下来,还是好好练功吧,这里可是天地灵气所集的地方,一定要抓紧时间,希望能够快速提升自己的修为,那样才不负先祖的厚望,才有与天争抗的本领。
时间就在无声中走过,陆云一个人就在这特殊的空间里,用心的修炼他的“天地无极”。没有时间限制,他一个人整天整夜,不分昼夜的修炼着。时间在流逝,修为在提升,他的命运也在改变着。不仅仅改变他自己,也同时改变着很多人。只是这一刻的他,不明白罢了。
山中一日,世上一年。陆云在那充满灵气的空间里,一直修炼到他的“天地无极”进入了第六层境界“无限延伸”时,才停止。陆云又试了几次,可惜正如先祖所言一样,他竟然真的只修炼到第六层,就无法精进了。陆云心知是离开的时候,在这里也不知道多久,除了先祖所传的“天地无极”外,师傅所传的五样法诀他都有了长足的长进,同时也对体内的灭魂刀与灭神剑有了许多了解。也该是离去的时候了,不是吗?
看了一眼四周已经显得稀少的灵气,陆云淡然一笑,自己的修为已经突破了元婴之界,进入了还虚境界,这是极为惊人的。以陆云现在的修为,在天下来说都是相当少见的了。微微抬头,看着上方,陆云淡然一笑,头顶瞬间发出一道七彩光芒,直破天宇,灭神剑顿时出现在他的头顶,瞬间就击破了先祖所创造的这个空间之门,也就是那道石棺盖子。陆云身体瞬间上升,一下就出现在了那个大洞中。看了一眼地上的石棺盖子,陆云虽然明白这个空间就将毁灭,却还是忍不住用力将它关上,然后看了一眼四周,身体化着一道青光,瞬间消失了人影。
就在陆云离开后,不久那石棺突然一声巨响,顿时爆炸了。一股强大的灵气如洪水般,瞬间从那里射出,慢慢的消失在了天地间。龙气已泄,灵脉将竭,魔门初始,大劫已临!
西蜀秦川,苍风岭下,一个淡蓝色的身影出现在一个小山村口。这人二十一二岁,英俊不凡,脸上带着三分笑容,显得格外亲切。双目清澈如水,如一道透心的明珠,异常的吸引人。陆云慢慢的向着家门口走去,这一次他是专门回来看望父母亲,并告诉父母亲,自己已经取回了先祖留下的宝物,也治愈了自己的病,好叫父母放心。等见过父母后,陆云打算再去看望一下师傅,然后就去那易园看看,有机会的话,就在那里修炼,为自己找个好的依靠。
一走近门口,陆云就见到母亲正站在门口看着自己,那慈爱的眼中,满是爱意。陆云道:“娘,云儿回来了。爹呢,他在吗?”
张华凤看着儿子,眼中满是惊喜,轻声道:“你爹在屋里,快进来,娘好好看看你。你这一去就是半年,也不知道你过得好不好,娘真是不放心。”
陆云轻轻扶住娘亲的手,慢慢的走进屋里。这时候父亲已经闻声出来了,一见陆云也是高兴无比。三人坐下后,父亲问道:“云儿,这一次可找到先祖留下宝藏的地方了吗?有没有什么收获,快说给我们听听。”父亲显得很急切,神情十分关心。
陆云笑道:“爹娘放心,云儿已经找到了先祖留下的宝物,同时云儿的病也治愈了,你们就放心好了。这一次回来,是想看望你们,同时我决定在看望了师傅后,就到易园去多学点东西,爹娘在这里要好生保重身体,不用为我担心。我现在一身绝技在身,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到我的,你们放心吧。”
父亲陆文宇与母亲张华凤闻言,都是一脸的高兴,显得开心极了。父亲道:“病好了就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真是上天保佑啊,我儿终于摆脱了病魔缠身,谢谢你上苍。”
张华凤在一旁高兴得双眼落泪,神情异常激动,语气有些零乱的道:“真好,我儿的病好了,好了,好了,多高兴的事情,多开心的事情,真是太高兴了。”一边说着,一边落泪,那情景可以看出。这么多年了,为了儿子的病,这位作母亲的,付出了多少的辛酸与泪水,今天儿子病好了,她是多么的高兴,泪下如雨啊!
陆云看着父母,眼中满是不舍,忍不住轻声安慰道:“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我们应该庆祝一下,一家人好好的吃顿团圆饭,为这件事情庆祝,为这件事情高兴。”
陆文宇闻言,忙赞同道:“对,对,快别哭了,应该高兴一些,我们这就去准备。”说完起身,忙拉着妻子去准备去了。
一顿团圆饭,吃得很慢,三人都脸带笑容,显得很高兴。对于陆云出外修炼的事情,陆文宇与妻子张华凤都没有阻止,他们都明白,儿子这一生注定了不会平凡的过一生,所以除了有些不舍外,没有过多的阻拦。
陆文宇看着高大英俊的儿子,眼中露出一丝父爱与不舍,轻声道:“云儿,你这一生注定了不会平凡,我和你娘都明白,所以我们不会阻止你的决定。只是此去千万小心,虽然你有一身本领,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要切记小心,不可过于逞强。只要你平安一生,我和你娘就高兴了,明白吗?”
陆云沉声道:“爹,云儿明白,你放心吧。我会好好保护自己,不会轻易涉险。”
张华凤看着儿子,轻声道:“云儿你也不小了,将来要是看见喜欢的姑娘,记得好好珍惜,娘没有什么可盼的了,就只望你早点成亲,为我们陆家留下一条命脉。希望你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姑娘,要是找到了,记得带回来让娘也高兴一下,记住别忘了。”
陆云闻言一愣,但很快就恢复过来,笑道:“娘放心好了,你看云儿这样子,像娶不到媳妇的人吗?将来找到心爱的姑娘,我会带回来让娘过目的,你放心吧。”
饭后,陆云在房屋四周布下了一个奇阵,为的是防止妖邪靠近。只见他在四周立了六块数尺大的石柱,每一个石柱都按照一定的方位排列。陆云在每一个石柱中,都输入了一道灵力,可以保持一直不散,一般的妖邪是根本无法靠近的,就是修真之人,只要心存恶念,一靠近这奇阵,也会被阻挡在外面。
当陆云将家里的一切都安顿好后,他便离开的家门,前往看望师傅去了。来到师傅住的山洞,远远的就见到师傅站在那里,似乎算准了自己今天会来。
怪人看着陆云,眼中出一丝惊讶,开口道:“想不到几个月不见,你竟然一连跨过了三个境界,到了还虚的初级了,真是不可思议,恐怕天下都找不出第二个。一般的修真之人,想从炼器阶段,提升到还虚阶段,没有两子甲子的时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就算天姿再好的天才,也得三十年时间,你真是太令我吃惊了。”
陆云笑道:“徒儿这点本事,还不都是师傅教的。所谓名师出高徒吗,功劳都应该算是师傅你老人家的。不知道师傅你现在修炼到了那个阶段了,竟然一眼就看出了我的修为,真是让我有些吃惊啊!师傅能告诉我吗?本来我还在想,去易园可以隐藏自己的身份,想不到师傅一眼就看出来了,看样子到了易园,也是逃不过别人的眼睛的。”
怪人瞪了他一眼,道:“不要不知足,其实以你现在这等修为,世间能看透的人不多。我能看出来,那是因为我是你师傅,别人恐怕就不容易看出了。还有就是你在我面前,并没有刻意的隐藏自己,所以我能看透你的修为,如果你在别人面前,只要注意隐藏自己的气息,那么天下绝对没有几人可以看出你的修为。至于师傅我现在修炼到了什么境界,告诉你也无妨,为师在两百年前,就已经修炼到了归仙之界,现在吗,你自己去想吧。”
陆云闻言脸色大变,一脸惊骇的道:“这么说来,师傅已经算得上是神仙之流了,可为什么还留在这凡世呢?”这一点陆云不解,常人修真都为了成仙,一但修炼到归仙境界,就可以得道成仙,羽化升天。可为什么师傅修炼到了那个境界,却依然留在这个尘世间呢?奇怪。
怪人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这一点将来你自然会明白,现在不要多问。这一次你回来,是专门来看我的了?”
陆云笑道:“弟子正是专程来看望师傅你老人家的,我已经打算到易园去,到那里去学习一点易园的本领,顺便找个好的依靠,继续修炼。这一次回来,也是想问一问,弟子现在修为大增,师傅可还有什么旷世绝学,以前没有教给弟子的,现在也可以补上啊。”说完笑笑,那样子显得有几分邪异。
怪人瞪了他一眼道:“什么本事都传你了,你现在还是用心苦练吧。别人修真,只学一门,为的是艺在精而不在博,可以加快速度,可你一人学全了我所有的本领,一身集五派至高无上的玄功于一体,还不满足,真是修真之人的大忌。修真之人,切记不能有贪念,不然修炼之时,十有八九都要走火入魔,最后落得不得善终。你现在要修炼的,就是如何隐藏自己的气息,不让别人看出你的底细,那才是关键的。对于这个,我倒是可以指点你一些,你要有空可以留下三天,三天后再离开,保证让你收获不小。”
逆远笑道:“那就先谢过师傅,我就再跟师傅多学几天本事,免得将来为你老人家丢人现眼,你说是不是呢?”说完英俊的脸上,含着一丝淡然的微笑,十分的诱人。
于是,陆云又在这里呆了三天。三天的时间里,怪人教了他不少小巧的技巧,使得他的修为又有了不小的进步,在外表上,更是让人无法察觉了。三天的成果,十分明显。
三天的时间很短,怪人看着陆云,眼中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轻笑道:“不错,你的进步真是惊人,现在可以安心的放你出去闯天下了。以你现在的修为,恐怕在修真界也算得上是位高手了,以后切记注意隐藏自己的实力,那是修真界里十分难以做到的事情。因为修真界里的人,也爱名利,最喜欢出风头,展现自己的实力。往往那些人,总是被别人一眼就看穿了,对别人难以造成一点威胁。属于蠢才型的人物,而翩翩那种人就是最多的,特别是少年。那是一大禁忌,你要切记。你打算现在离开,还是明天?”
陆云笑道:“我打算回家住一晚,明天出发,前往易园,开始一段新的生活。”说完微微的看着苍天,似乎在对着上苍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陆云,一个先天缺少一魂一魄的少年,在他的生命中,两次遇上奇遇,从而改变了他的一生。这个被上天惩罚的少年,今后的路,会顺利,还是充满了坎坷呢?或许那要看上天,是否继续惩罚他了。

易园,易天阁中。此时正聚集着九个人,这九人,分别是掌教玄玉真人,以及四位院主。剩下的四人,分别是四院的弟子,每院一人。分别为乾院李宏飞,坤院张傲雪,阳院陆云,阴院林云枫。
玄玉真人今早一回来,就从乾元真人口中,得知了昨天的事情,所以马上就将易园四位院主,以及四为最杰出的弟子叫来。这几人中,其中那李宏飞大约二十四五岁,长得相当的英俊,双眼中神光蕴藏,其修为之高,十分惊人。李宏飞嘴角挂着一丝孤傲的冷笑,显得冷傲异常,对于那陆云与林云枫看也不看一眼,眼神一直注视着张傲雪,神情十分居傲。
看着几人,玄玉真人开口道:“想不到昨天我一离开,就发生这事情,或许真是天意吧。我昨日到儒园去了一躺,与浩云居士一起谈论了一下。从我们两园的目前情况看来,这一次我们还得努力,不然一年后的论武大会,我们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取胜。另外浩云居士也透露出一个消息,据道园传出的消息说,近来天象已变,北斗七星开始倒转,人间将有劫难将至,大家都要提高警觉。从我们这里,昨天发生的事情,也就已经开始暗示,大乱将至,我们得小心防犯。现在你们可有什么意见要提出与想法,只管提出来,大家一起商量。”
静月大师轻声道:“不知道师兄这一次前往儒园,可了解到其他几院门下弟子的情况。一年后我们要面对的对手,有哪些比较厉害的?另外这一次傲雪所得到的那把宝剑,还请师兄仔细看一下,看能不能道出其来历。”
玄玉真人道:“就昨天所从浩云居士那里得来的消息,这一次六院中,每一园都有不少杰出的少年高手。其中,据说天剑院就有三位十分杰出的人才,最有名的一人名叫剑无尘,据说已经将天剑院最上乘的‘天剑九诀’练到第八诀,想来一年后,恐怕就会大成,这是世间极为罕见的。而菩提学院里,据说也出了两位少年高手,全是神秘无比,身怀佛门无上绝技的少年。
至于道园,儒园与凤凰书院,也都出了两三位十分杰出的人才,所以这一次的论武大会,将会十分严峻。我们想要在大会上争得一席地位,那是十分不容易的。这五院中,除了天剑院的剑无尘外,菩提学院的本一,道园的无妄,儒园的毕天,凤凰书院的沧月,都是十分有名的少年高手。其修为一点都不比那些修炼百年的高手差,所以我们得小心。
至于傲雪的手中的神剑,我只看一眼,就知道那剑的来历了。那剑据说正是在千年前,当时一位名叫斩龙仙子留下的神兵,名叫紫影。据说神奇无比,号称天下间三大神剑之一,与另一把‘啸月神剑’并排齐名。在修真界来说,是最传奇的神剑了。修真界里,称呼这一对宝剑为影月双剑。傲雪能得到这剑,也算是无上缘分了,以后要好好努力。至于其余之人,没有神剑也不要紧,修真界最重各自的修为,你们只要努力,一样可以达到至高境界。现在距离六院论武大会,还有一年时间,在这一年里,你们要以各自的修炼为重,将来好为易园争光。”
静月大师闻言脸色一喜,反而是张傲雪一脸的平静,并没有太多表情。一旁的三位少年,都看着傲雪那美丽无比的玉脸,眼中露出不同的神色。陆云眼中露出一丝奇异之光,心想自己也许应该找把兵器了。而李宏飞眼中则露出一丝灼热,似乎透露出一丝爱慕在里面。
玄阴真人此时开口道:“师兄,昨日为了封印那处寒池,我曾经施展了震魂法诀,暂时封印住了那里。现在师兄回来,打算什么时候,重新再次施法,将那里好好的封印住呢?此事不同一般,需要小心谨慎,以免将来发生不必要的事情。”
旁边的紫阳真人开口道:“此事由于当时事关重大,所以没有经过师兄允许,是我们四人临时决定了,还望师兄见谅。同时这一次的事情,不宜泄露出去,以免造成百姓的不安,那样对我们也极为不利。”
玄玉真人沉思了一会,轻声道:“这一次的事情,你们处理的十分正确,我怎会怪你们呢?至于这事情,的确不宜泄露,我们必须马上将这事情处理好。同时玄阴师弟明天马上赶往蜀南,去好生处理那里的鬼灵频繁出现的事情,务必将这件事情处理好,不能让其扩大。人间即将大乱,在此关键时刻,我们必须要时刻提高警觉,随时随地的提高自己的修为,以便应付那突如其来的劫难。现在大家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就各自回去,加紧修炼,以提高自身的修为。”
乾元真人开口问道:“一年后,我们易园会有几人,参加那六院论武大会呢?想想过去,已经五十年了,这五届每一次比试,都是以我们易园的落败而位居最后,相信这一次不会再像以往了。五十年啊,多快的时光啊!”众人闻言不语,是啊,五十年,多快的时光啊。这五十年来,一直就是易园的耻辱,让易园为之心痛的时光啊。
玄玉真人轻叹一声道:“这一次派四人前往参加,不用去太多了。人数再多也是无用,重要的是他们的修为如何。我希望今天站在这里的四位门下弟子,一年后你们都将有另一番变化,各自的修为都将提升一个阶段,才有希望与其他五院的高手一决高下,为我们易园争光。努力吧,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现在你们四人先下去吧。”
出了易天阁,陆云看着李宏飞,轻声道:“李师兄你好,我是新来一年的陆云,以后还望师兄多关照。”李宏飞微微点头,并没有回答,显得极为自负,看了一眼张傲雪,转身离开了。
见他离开,林云枫不服的道:“有什么好傲的,不就是多练了几年而已。陆云,不要理会他,你一年时间就有如此成就,等几年要赶过他,那有什么难的。他傲什么傲,故作冷漠,我还不想理他呢?有什么了不起,说句不好听的,说起抓妖捉鬼,他啊,比我可差远了。”
陆云笑道:“你啊,就是冲动,师兄或许性格如此而已,等将来大家见面时间多了,熟悉后就不是这样了。我们还是各自回去,好好修炼吧,希望这一年还能有所精进。傲雪师姐慢走,下一次希望还有机会,一起共同斩妖除魔。”
张傲雪看了两人一眼,微微轻语道:“希望吧,两位师弟保重,多努力吧。以你们现在的修为,与李师兄相比,还有很大一段距离的,将来你们就明白了。”说完转身,飘然而去。
时间,对于修真之人来说,是比常人过得快很多的。一转眼三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这三个月来,陆云一直在紫阳真人的监督下,刻苦修炼。三个月下来,陆云的“易天十二诀”已经进入第十诀,裂火天罡剑诀已经可以发挥出十层威力了。这使得紫阳真人高兴极了,一直对他赞不绝口,十分重视他,将所有心思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而这三个月来,蜀南一直不停的出现,大批鬼灵与阴魂,玄阴真人已经去了三次,但仍然只能暂时压制一时。等他一离开,那些阴魂鬼灵就再次大规模出现,弄得易园十分头痛。直到最后由玄玉真人出面,才将那阴魂鬼灵出现的通道封闭,暂时制止了这件事情。
另外,从天下修真界里,也频繁传出各地妖邪出没之事,看来事情已经十分严重的。此时的六院之首的天剑院,已经传讯天下修真界,要大家提高警觉,随时注意那随时发生的异变。不少修真界的成名人物,都纷纷前往妖邪出没之地,全力制止妖魔猖狂的现象。
易园里,阳院内,紫阳真人看着陆云,一脸笑容的道:“你的成就超越了为师的想象,真是太令人惊奇了。对于你这三个月的进步,为师并没有告诉谁,我要让他们当时大吃一惊,让他们知道,我们阳院也不是好对付的。现在你的剑诀已成,只需要加紧修炼法诀就行了,以后的时间就看你的了。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为师,能办的为师一定满足你的心愿。”
陆云看着紫阳真人,微微一笑道:“记得上一次在那阴魂林里,玄阴师叔曾经施展过一次‘易天震魂诀’,十分神奇。不知道师傅可会那法诀呢?弟子对那倒是十分好奇,我曾经听傲雪师姐说,我们易园有四大秘技,不知道师傅能否告诉弟子一些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呢?”
紫阳真人闻言,脸色微微有些难看,看着天际微微叹息道:“既然你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在易园中,的确有四大秘技,每一院都有一样秘技。而翩翩就唯有我们阳院的秘技,千年来从来没有人修炼成功过。所以在易园的四院中,说我们阳院是最弱的一院,也是不为过的。一直以来,阳院就没有出过什么杰出的人才,这也是为什么,阳院一直排在乾坤阴阳的最后一位了。”
陆云一脸惊讶的问道:“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是我们阳院的秘技,法诀不全,或是别的原因。不然为什么,一直没有人修炼成功呢?”
紫阳真人微微轻叹一声道:“这么多年了,你是我们阳院唯一最杰出的人了。既然你有兴趣,那么我就让你去看看那法诀吧。希望你能有所收获,改变我们阳院,一直无人练成秘技的历史。走吧,你看了就明白了。”说完带着陆云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紫阳真人小心的从内屋里,取出一个玉盒,仅巴掌大小。轻轻打开那玉盒,陆云仔细的看着那里面的东西,竟然只是一块暗红色的丝绸,上面绘着无数的图案与文字,可惜却看不真切。
紫阳真人将那丝绸递给陆云,开口道:“这上面记载的就是本门的秘技——五雷正天诀!这么多年来,除了可以看清楚五雷正天诀五个字外,其余的东西模糊无比,任是怎么也看不清楚,所以千年来,一直没有人修炼成功过。这么多年了,也从来没有人破解开,这丝绸上所隐藏的玄机,希望你能有所收获。你自己拿回去看吧,记得不要遗失就行了,三个月后再还为师吧。”
陆云看着手上,一直变幻着色彩的神奇丝绸,心里微微沉思起来。记得来这里之前,师傅曾经提过这“五雷正天诀”,说这是世间阳刚之极的法诀,可以克制世间一切阴邪妖魔,十分神奇。现在看来,的确是暗藏玄机,不是一般人能够破解得开的。
陆云轻声道:“谢谢师傅,弟子先回去看看,希望能找出一丝蛛丝马迹,帮助师傅破解这丝绸之谜。”说完起身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陆云将门窗紧闭,一个人慢慢的拿出那神奇的丝绸,仔细的探索着。这丝绸上光华流动,一层神秘的气息隐隐掩饰着什么,让人看不真切。陆云微微握住丝绸,试着将易天法诀的真元输入里面,看有没有什么结果。随着真元的输入,是见那丝绸慢慢发出一道玄青色的光芒,可惜上面的图案与文字仍然看不真切。
陆云收回真元,那丝绸又恢复了原状,真是怪异无比。想了一阵,只见这一次,陆云开始输入道家的“太玄裂天道”真元,并仔细的注视着丝绸的变化,可惜色彩虽然有些不同,但结果却是一样,什么也看不清楚。接着,陆云又一次输入佛家、儒家、魔宗与鬼宗的法诀真元,可惜仍然一样,没有进展。这让陆云有些心惊了,自己如今一人集六门绝技于一身,竟然也拿着丝绸没有办法,看来这真是神秘无比,无怪千多年来,易园一直破解不开这丝绸之谜。
静静的躺在床上,陆云双眼中,突然闪烁着一团黑色的光华,十分邪异。这一刻,陆云还是不愿意放弃,终于决定施展出魔宗的“心欲无痕”法诀,想以意念波来探测这丝绸的秘密。陆云瞬间发出七道意念神波,每一波的频率都不同,从最低的每瞬息二百四十次,到最高的每瞬息一万八千次,分成七个不同的段落,以不同的频率进行探索。
陆云只觉得,自己发出的七道意念神波,瞬间就有六道被反射了回来。唯有那每瞬息一万八千次的那一到意念,还在高速的探索着。陆云心里一喜,却又是一惊,知道这方法有用,但必须还要提升自己的意念神波的频率才行。想不到这丝绸上,竟然有一层频率极高的意念波,在牢牢的将它与世隔绝,无怪看不清楚,这上面的图案与文字了。
静下心来,陆云盘腿而坐,五岳朝天。陆云瞬间就将那频率,提升到每瞬息二万四千次,心里想这一应该可以探测到一些消息了。可让他吃惊的是,这一次虽然有一点进展,但却仍然无法突破那层意念波的防御,进入到里面去。陆云脸色微变,不服气的心理,使得他再一次,将频率提升到,每瞬息三万六千次,可结果仍然一样。最后,陆云一直将意念波的频率,提升到每瞬息十万八千次,才勉强进入那层意念波的里面,看到了一些图案与文字,可惜陆云仅仅支持了一下,就支持不住了,不得不放弃了。
看着自己满身汗水,浸透了衣服,陆云累得不想动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丝绸上面,竟然有这样一层频率高得惊人的意念波。使得自己拼尽了全力,也仅仅进入了一下,就支持不住了。看来自己的修为,还得努力啊。本来,陆云对目前自己的修为,已经十分满意了,可此时一试,才自己还差得远。此时的陆云,已经开始进入修真十界中的第九界——不灭的初级阶段了。要说修为,已经是极为惊人的了,比起紫阳真人也是只强不弱,应该是很不错的了。毕竟他还这么年轻,就有如此修为,在整个修真界都是罕见之极,从来没有过的。
慢慢运功恢复消耗的真元,只见陆云身体四周,瞬间就汇聚了无数的五光十色的灵气,正在飞速的向着他蜂拥而去。那情景要是被人看见了,一定惊讶无比。其实这就是陆云家传的绝学——天地无极。天地无极共分九层,第五层就是“万元归一”境界。这一境界最大的特点就是,在恢复真元时,可以直接吸收空气中,隐藏的天地灵气,瞬间就能恢复失去的真元,速度之快,不是其他法诀能比得上的。
陆云此时已经开始进入“天地无极”的第七层境界“天地同春”,修为极为高深了。此时只见他四周的各色光华,瞬间就被他吸取,四周的灵气瞬间就消失在他体内。而陆云也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再一次看着手中的那神奇丝绸。
从这以后,陆云为了想解开这丝绸之谜,一边修炼自己的各种法诀,一边提升自己的意念神波。三个月转眼就过去了,此时的陆云已经解开了丝绸之谜,得到了里面所隐藏的“五雷正天诀”的心诀。同时,他的意念神波,也有了一个质的飞跃。现在的他,已经可以发出,每瞬息二十四万八千次的波动频率,来探测一切的事物了。这使得他的灵觉,一下提高了四倍,是十分难得的。
陆云将丝绸还给了紫阳真人,轻声道:“此物神秘,非短时间可以解开。弟子三月来,已经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可惜能力有限,无是无能为力。“紫阳真人闻言脸色一喜,惊喜的问道:“你说什么?你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是什么,快告诉我。”紫阳真人显得极为激动,或许是太高兴的缘故。
陆云轻声道:“弟子发觉,这丝绸上面这层流动的光华,其实是一道真元层,或者说是一层,极其难以破开的,高速旋转的气流波。只要能破开这曾气流波,就可以探测到里面的图案与文字,从而学成上面的法诀。这一层气流波,其实极为可能是那一位先辈留下的禁制,极为难以破解。留下这到禁制的先辈,恐怕是位得道飞升的仙人,不然其禁制不会如此霸道难解。这是弟子的一点浅见,也不敢肯定一定就对。”
紫阳闻言,脸色露出深思的表情。过了一会,只听他喃喃自语道:“原来我们一直就弄错了,一直以为,只要将自己的真元输入其中,这变化无常的光华就会慢慢清晰,从而看清楚上面的图案与文字,想不到我们竟然理解错误了。原来我们要做的,是如何去破开这一层光华,让它从这上面消失掉,那样就可以看见上面的图案与文字了。”
紫阳真人突然抬头道:“陆云,谢谢你的这个见解,你先下去修炼吧,我这就去找掌教师兄。”说完就急冲冲的离开了房间,向易天阁去了。
陆云看着紫阳真人远去的背影,微微一笑,右手掌心一翻,瞬间一团闪烁着电光的雷球,就出现在他的手心,闪烁着夺目的光彩。微微一翻手掌,那雷球瞬间就消失无踪,陆云淡然一笑,慢步出去了。
出了房间,陆云看了一眼四周无人,不由微微一笑,身体瞬间就化为一道青光,出现在了云端,静静的立在离易园数千丈的上空。第一次这样立于虚空之上,陆云心里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天地就在自己的脚下。双手一展,陆云停身在云层之中,看着四周白茫茫的云海,忍不住一声轻啸传出,极低却极为幽远。
只见陆云身体瞬间爆发出一团光华,先是五色光芒,紧接着就是一道七彩色的霞光,瞬间出现在他的身上。此时的陆云,就宛如一尊发出七彩色光芒的光球,十分美丽而神秘。四周的白云也在瞬间,就染上了一层七彩色霞光,十分美丽。可惜时间极为短暂,仅一会就消失了。
陆云在云端,看着四周的美景,心里高兴极了。微微看着下面的易园,陆云眼中先是露出一丝坦然的微笑,但很快就露出了一丝沉思的表情,仔细的打量起了易园。从这里看下去,可以看到许多平时看不到的东西,所以这一刻,陆云才发现易园的一个秘密,那是他以往没有发现的。
从这上面看下去,陆云将易园的整体布局看得清清楚楚,那完全是他以前所没有注意到的。整个易园都笼罩在一团五彩色的霞光之中,那道五彩色的霞光,在常人眼中是看不见的。但陆云修为精深,比起刚来时又有了很大的进步,所以这一刻那霞光显得格外清晰。
最让陆云感到惊讶的,不是这团霞光,因为易园身为天下修真界最出名的六院之一,在所在地的四周布上阵法,那是很正常的事情。真正让陆云感到惊讶的是,那隐藏在霞光下,即使是修真之人也极难察觉的,那一丝灵气的灵光。这一刻陆云才真正明白,为什么易园会坐落在这里,历经千年不衰。因为这易园的立园之处,乃是一处灵脉所在地,虽然这股灵气有些分散而显得微弱,但却是天下罕见的。
此时,陆云才想起先祖当日的话。记得先祖曾说,天下一共有九大灵脉,除了前三处灵脉最为集中,密而不分外。其余六大灵脉都如长江黄河一般,有无数分枝,遍布各大灵山秀水之间。而这易园立园之地,就是一处灵脉的主干上。无怪这么多年,易园能每过一段时间,就出现不少杰出人才。想来,天下六院的其他五院,恐怕也都有相同的情况,隐身在灵脉之侧吧。
微微的抬头,陆云看着天宇,眼中流露出一丝坚毅,一丝傲然的笑容,展现在那英俊的脸庞上。双手微微背负,陆云静静的立于白云间,一直看着天,这一刻,他似乎在向天挑衅。那修长的身影,那冷傲的神色,正慢慢展现出他与天争抗的决心。
陆云,一个立志与天争抗的少年,就那样静静立于天地间。四周云雾缥缈,霞光闪现,一缕阳光照在陆云身上,却反射出七种不同的光线,十分美丽。可惜这美丽的一瞬间,却没有人看见。

陆云慢慢的盘坐起来,开始运功恢复功力,好准备穿越那个神奇的阵法。只见陆云身上,五色光华慢慢的流动起来,四周的空气慢慢的向着他靠近。空气中隐藏的灵气与真气纷纷被陆云吸引,他就宛如一个大型的磁场,飞速的吸取着四周的能量,慢慢的转化成自己的功力,弥补先前消耗的真气与修为。
随着时间的过去,陆云的身体慢慢升起,凌空三尺而坐,身体在不停的旋转,身上五色的光华,慢慢的汇聚成一团奇异的光芒,四周的气流随之旋转,形成一道奇特的景观,十分美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云的身体,才慢了下来,周身的光芒慢慢隐于他的体内,轻轻落在地上。
陆云眼中闪着丝丝神光,静静的立在这神奇的阵法前。眼睛牢牢的注视着前方的石棺,他的眼底一道璀璨的光华时隐时现。四周气流此时突然涌动,陆云全身无风而动,一道玄青色的光芒瞬间爆发出来,发出刺目的奇光,将陆云的身体笼罩在里面。陆云这时候,全力施展出师傅所传,道家最霸道的“太玄裂天道”法诀,全身功力瞬间以成倍的速度爆发,那气势之强大,十分惊人。
只见陆云身体瞬间淡化,慢慢的在空中消失了,整个人在高速下只留下一道残影。而实体却已经强行穿越了,这神奇阵法的最外面一道“八魔御天”阵法,进入了第一层结界。陆云身体宛如空中的微尘,慢慢由小变大,转眼间就又一次慢慢的汇聚成了他的本体,显露出了英俊的本来面目。
静静的立在四尊兵卫前,陆云心里明白,只要再穿过这一道阵法结界,就可以进入最里面,去揭开那石棺的秘密了。陆云全身黑云涌现,再一次施展出魔宗无上玄学——心欲无痕。意念瞬间高速振动,频率一下就升到每瞬息二千四百次,快速无比的探索着这一层结界的奥秘,想从中找出破绽,以变自己可以顺利通过结界。
远远看去,大洞中央一团黑色的星云在闪动,丝丝黑色的真气流,在围绕着那四尊兵卫,不停的旋转探索,全力的想找到突破点。这时,陆云已经将频率提到,每瞬息三千六百次,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之所以能够达到这个境界,都还好在他先前的那一次探索,使得他功力耗尽。在后来吸取了四周的灵气与能量后,使得他的修为,又进一步有了很大的突破,所以才有这种进步。
随着意念的频率提升,陆云慢慢的开始察觉到了一些事情,对于这里面一层结界,有了一定的了解。同时也隐隐察觉出破解之法,这使他很高兴。黑云一收,陆云满头汗水,轻轻的喘息着。看了那石棺一眼,陆云微微闭眼,全身真气在大小周天中飞速旋转,奇快无比的恢复着他消耗的能量,弥补他的功力。
陆云一边恢复功力,一边注视着四周的动静。这时候,他突然发现,这个神奇的不知名阵法内,竟然蕴藏了无限的灵气,那是修真之人,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更是那些异灵,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修真妙品。修真界里,那些所谓的异灵妖魔,其实就是得天地之巧,吸收了天地间隐藏的灵气,从而超越了平凡,产生的异变,最终修炼有成,可以成道升仙。只是由于它们并非人类,所以被世人所不容,被冠上了妖魔的名号。
陆云全力放松身体,尽力的吸收四周的灵气,以便加强自己的修为,增进自己的灵力。时间慢慢过去,这一次陆云竟然用了十二个时辰的时间,才慢慢的收功,停止了吸取四周灵气的举动。此时陆云脸上带着一丝笑容,不管自己是否能够解开那石棺的秘密,但就目前来说,自己已经受益匪浅了。这一次来这里,所得到的好处,决不下于服食万年人参所得到的好处。此时陆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修为,至少增加了一倍,这是十分令他开心与惊异的事情。
深吸一口气,陆云身体突然光芒大盛,但瞬间就消失了。仅仅一瞬间,陆云在将意念调整到,每瞬息四千八百次后,整个人瞬间就穿越了那道结界,进入了最里面。这方法说来容易,可世间真正能够做到的修真之人,却极其罕见。陆云如果不是有一位神秘的师傅,再加上一点好运,他也只有像外面死去的那些人一样,永远都进不去的。
静静的注视着石棺,陆云眼中流传出一丝波动。这是石棺很特别,在外面只能看见大概的模样,此时走近一看,才发觉这石棺竟然是一个整体,看不出一丝缝隙。也不知道怎么打开这石棺,到底里面隐藏着什么呢?奇怪,神秘,令人好奇。
围着石棺走了一圈,陆云的目光停留在了石棺盖子上。只见这盖子上有一副图案,十分的形象逼真,真是巧夺天工。图案里描绘的,是一副奇怪的战斗图。只见天空中一团乌云翻滚,黑云中一双眼睛,闪着一红一蓝两道邪异妖艳的光芒,十分可怕。而地面上,却是尸骨如山。几条人影在翻飞腾移,不少闪光的兵器,在与无数的妖兽拼搏着,四周一片血红,情景十分凄惨。黑云下方,一道七彩的光华在流动,发出耀眼的光芒,只见一把七彩神剑宛如天际神龙,在与那黑云中的妖物搏斗,打得十分激烈。
陆云看着这副画,心里在想着这暗示着什么呢?仔细的看了一阵,陆云发现石棺上有一道掌印,清晰可见,但却不怎么显眼。陆云自语道:“这掌印是谁印上去的呢,代表着什么意思呢?”一边说一边伸出右手,轻轻的比较着。仔细一比较,还真是吓了陆云一跳,这掌印大小,竟然与自己的手掌一模一样,就仿佛专门为自己准备的一样。这一刻,陆云突然反应过来,这石棺一定就是陆家先祖留下的东西,也正是为自己留下的东西,难怪这般巧合。
想到这里,陆云微微一笑,轻轻的将右手印了上去。一掌印实,陆云顿时觉得身体一震,全身一股奇异的气流在流动,身体内部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抽出,那感觉就宛如自己的灵魂,被抽空了一样,十分的可怕与难受。只见陆云身体颤抖起来,极力想要摆脱那种困境,可惜手被牢牢的吸住,根本甩不掉。陆云这一刻,心里惊骇之极,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随着陆云身体的颤抖,那石棺突然发出一道刺目的光华,比之烈日的光芒还盛,逼得陆云连忙闭上眼睛。随着光芒的出现,石棺竟然自动开启,顿时一团光华将陆云笼罩住。紧接着就见陆云身体一震,右手被震开了,同时他的身体瞬间被石棺吸了进去,很快石棺的盖子就又恢复了原样,而陆云整个人却消失在了石棺里。
陆云突然被卷入石棺,心里感觉到,那让自己颤抖的感觉已经消失了,忍不住睁开眼睛。原本以为自己应该是躺在石棺里,可睁开眼睛一看,陆云惊呆了。自己竟然进入了一个奇妙的空间,四周仿佛无限大,没有界限。身体周围全是一些闪光的星云,有着各种不同的色彩,五光十色,格外美丽,异常神秘。自己的身体静静的飘浮在半空中,仿佛没有一点重量,可以随意乱动,那感觉奇妙极了。
陆云定下心了,仔细的看着四周,心里在想着这里是什么地方?可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他心底响起:“欢迎你,陆家的传承者。这里是我留下的一个空间,属于异域空间,与你原本生活的空间,是不同的两个世界。这也就是专门为你而留下的空间。”
陆云心里一惊,但很快就平静。看了看四周,陆云问道:“你在什么地方,我为什么看不见你?你是我们陆家的先祖吗,为什么留下这个神奇的空间呢?”
那声音笑道:“留在这里的是我的意念,没有形状,你是看不见的。我的确是你的先祖,已经与你相隔一百代,整整六千年了。之所以留下这个空间,是因为有一样陆家的传世之宝,不愿意白白浪费,所以才留下这空间,等待陆家的后世有缘之人。而你,就是陆家百世中,唯一的一个,可以继承我留下的这件宝物的人了。你先天少了一魂一魄,是很难活下去的。之所以会这样,其实也是有原因的。”
陆云闻言不解道:“什么原因,为什么你在六千年前,就知道我的命运呢?这太玄了,我真是不敢相信。”
那声音道:“这个原因其实也与我有关系,如果不当年,我将这处天地灵脉占为己有,保住了陆家百世的昌盛,你也就不会出现,先天残缺,少一魂一魄的事情了。这其实就是上苍,对我们陆家的一种惩罚,他要我们陆家从你开始,断绝后代,以还世间一个公平。”
陆云闻言脸色一变,眼中露出一丝璀璨的光彩,他现在总算知道原因了。可是他心里却不会轻易屈服,既然活下来了,他就要与天一争,看看上苍能否把他奈何。微微的望着上方,陆云问道:“那么先祖你既然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那有什么办法可以与天争命,奋力一博呢?这一生既然我没有死,我就不会轻易放弃,我要看看上苍是否能奈我何,我要与天一博,看命运能否把我怎么?”
那声音道:“你的命运,是我当年羽化之前算出来的,所以为了保住我陆家的命脉,我才留下这个空间,为你准备了一切,为的就是与天争抗,赌一赌你一生的命运。你这一生与常人不同,你的命运充满了变异,随时会变,谁也看不透。为了让你可以与天对抗,我当年才会在羽化前,留下遗言,让陆家子孙永世牢记,一旦出现先天缺少一魂一魄之人,就是陆家命里注定的有缘人之,务必要其来到这里,取回家传祖物。其实你能否进入这里,我心里也是不敢肯定的。”
陆云笑道:“你是指外面那个阵法是吗,那可把我困了很久,十分厉害。我在阵外看见有上百具尸骨,看样子都是为了好奇,想探索这石棺秘密,而死在那个阵法之下的人。”
那声音笑道:“那些人是进不来,就算有人能够闯过两道结界,进入里面,但他不是陆家子孙,不是先天少一魂一魄之人,任他是谁,也进不来的。我一直担心的,其实是你能否进入,那才是最关键的。你先天少一魂一魄,从小体弱,能否活下来,都是未知之数。就算活下来了,长大成人了,可你体弱多病,能否学成本领,又是一个未知数。这个空间在天地间来说,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存在,我必须要在外面设立阵法,加以保护,以免别人破坏这个空间。为了保护这里,所以我在外面布的阵法,就十分的厉害,你究竟能否进入,这也要看你的缘分了。今天你来了,也是十分出乎意料我意料之外的事情,不过我很高兴。”
陆云问道:“那么先祖你所谓的陆家传世之宝,究竟是什么呢?对我有多大的用处呢,在什么地方呢?”
那声音道:“你能来到这里,也是极大的缘分。我本来的打算是,先化去你一身的真气,然后重新传你,我的一生本领。可现在我仔细的查看了一下,你体内的真气,竟然有五种之多,且全是十分玄妙的功法,毁之可惜。所以我现在打算,不毁掉你本身的那五种上乘功法,等你保持现在的样子,我只是另外传你一套,我们陆家的独创绝技而已。那是我六千年来,一直等你而无聊,为了打发时间,而独创的绝技。至于威力如何,相信将来你自会明白。关于我们陆家的传世之宝,那其实是我当年的一对兵器而已,只不过那对兵器十分奇特而已。它们现在就隐藏着你的四周,只是你看不见而已。”
陆云闻言一愣,兵器,什么兵器?一定不是凡品吧,不然先祖也不会羽化成仙了,都还恋恋不舍,要把那对兵器传给自己。看看四周,全是些发光的星云,什么也没有啊,不知道那是对什么兵器,厉害吗?陆云问道:“先祖你让陆云来到这里,就只是要传我功法,传我兵器吗?其他没有了吗,能问一下,外面石棺上那副图案,隐藏着什么意思?”
那声音道:“你来,我是希望你能继承我的一切,为陆家再造辉煌。天地万物,只要想活下去,就无时无刻不在与天争命,所谓的修真之人,所谓的长生不死,都不过是人类与上天争抗的一种表现而已。修真之路,逆天而行,那是不被上苍所容许的事情,所以每一个修真之人,到了最后都会面临无数的劫难,很多修为深厚的高人,最后都因为一步之遥,而葬身天劫之中,形神俱灭。真正能够逃过天劫,修道得仙之人,那是极为罕见的。至于你问的那石棺上面的图案,隐藏着什么含义,这一点我不能告诉你,那会泄露天机,对你没有好处的。一切的事情,将来你都会知道的,所以你不要太在意。”
陆云道:“那么先祖你什么时候传我兵器,传我功法呢?你老人家独创的绝技,叫什么名字,你的兵器又是什么呢?能不能先告诉我一声啊。”
那声音笑道:“不要心急,我会慢慢的告诉你。这一次我有许多事情,要告诉你,所以你要仔细的听好并牢记。因为这是我们唯一一次交谈的机会,从此以后,你将再也无法听到我的声音,得到我的消息。就先说说这个异域空间吧,这里是我强行用灵力创造出来的一个空间,在这里你不会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因为这里的时间,比外面慢了十倍。这个空间里,充满了无穷的灵气,主要是因为这里是天地间九大灵脉之一。
普天之下,一共有九处灵脉,分列各大名山秀水。而九大灵脉中,前三位最是神奇。因为排名前三位的灵脉,是没有分枝,灵力十足,灵气冲盈。而后面的六处灵脉却像长江黄河一般,分枝无数,灵气分散,比起这前三位就有了一定的差距。而这里正好就属于,排名第三位的天龙灵脉,灵气十足。至于排名第一位的天地灵脉,据说在东海之中,是天地间最神秘的修真仙派——天地门的藏身之地,没有人知道它真正的位置。而排名第二位的天星灵脉,则传说在雪域之巅,被神秘仙派——天外洞天所占据。
而我当年机缘巧合,找到这处天龙灵脉,并一直占据着这里,使得我们陆家百世昌盛,数千年来荣华富贵。可也正因为这样,才使得你被上天所不容,注定了你一生缺少一魂一魄,命运充满了变异。同时这处灵脉,也将在不久之后毁灭,从此消失无踪。那样一来,天下也将受到影响,因为这处灵脉之下,就是魔域的一处最大的通道,一直被灵脉的灵气所封住,一旦灵脉被毁,那时魔域的通道就将打开,世间的百姓就将陷入危机,遭受魔域妖魔的袭击。所以当你离开这里后,最多三年,天下就将陷入一场劫难,到时候整个修真界都会被牵扯进去,谁也难逃这一次的劫难。
至于我要传你的绝技与兵器,都是我一生的不传之秘,希望你要努力。你要想与天争抗,就得加倍努力,刻苦修炼,那样才会有希望。我这六千年来,将自己一生的所学,全部融会成了一套功法,我为它取名——天地无极,共分九层。以你现在的修为,要练成前面四层,应该没有问题,但要想一下全部练成,那时不可能的事情。我打算让你在这里修炼一段时间,因为这里灵气十足,可以加快你三倍的速度,对你的修为极为有益。
至于我传你的一对兵器,你要万分珍惜,因为那对你十分重要。离开了它们,这一生你就失去了,与天争命的本钱,所以要牢记在心。你现在缺少一魂一魄,我就准备为你补齐那一魂一魄,让你回归完整。而填补你一魂一魄的东西,就正好是我的那两件兵器。人有三魂七魄,可以修炼出三个元神,而那三个元神,其实就是人的三魂。你由于先天少了一魂一魄,将来是无法修炼出三个元神,最多只能修炼出两个元神,这是你不如别人的地方。但我为你补上了残缺的一魂之后,你就可以修炼出一道十分霸道的神兵,比起别人的元神只强不弱,这也是你强于别人的地方。
我传你的兵器,是一刀一剑,刀名灭魂,剑名灭神。你要好好珍惜,那比之传说中的神器还要霸道,足以灭魂斩神,你要切记不可轻易使用。那是我当年在天地间最神秘的五大洞天中,排名第一位的‘万灭古洞’中得到的。霸道之极,我一生都没有用上几次,你要记得不能随意施展,不然会招天嫉。
现在我就打算,先为你补上那一魂一魄,你还有没有什么想问的,能告诉你的,我自然会告诉你。一旦我传了你‘天地无极’后,我的意念就会离去,从此消失于天地间,所以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你可以问我,我尽力为你解答。”
陆云静静的沉思起来,听了先祖的话,让他明白了不少事情。知道了一些关于天下九大灵脉的事情,还有天下劫难将至的消息。同时也知道自己的病,可以在先祖的帮助下,将之治愈,这是令人高兴的事情。
微微看了看四周,陆云问道:“这世间到底有多少个地域,为什么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魔域呢?除了魔域,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地域呢,天地间究竟隐藏真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呢?还有那什么天地门,天外洞天,根本没有听过,究竟这是怎么回事?”
那声音道:“你问的这些,其实都只是一些没有多大意义的问题。你没有听过那些门派,是因为你才刚刚涉足修真界,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就像现在你知道的一些门派,在我们那时,也是没有的,所以这一点你不用在意。至于你问的魔域,这个可以告诉你一些,当是常识记住就可以了。
这个天地间,真正的地域只有一个,那就是人类生存的那个空间。至于所谓的魔域,不过是指的在地底,以一种特殊的方法,制造出来的一个空间而已。那个空间,是无法与外面的那个大空间相比的。魔域里面,所住的全是些邪恶的妖灵与恶魔,他们最爱血腥,崇尚暴力,所以与这个人世格格不入,一直被修真界所封印。
而世间除了魔域外,还有鬼域、与百兽妖域,这些都属于邪恶一面的。而正道一面的,也有‘九天虚无界’、‘云之法界’与‘天之都’等一些神秘之地。世间称之为三间七界,只是知道的人不多而已。但不管怎么说,这些都只是极小的一些特殊存在而已,世间的事,仍然以人间界为主,那里才是真正的天地。你将来时间久了,自然就会知道了,不用去在意那些特殊的空间,目前那对你没有多大的影响。”
陆云微微一叹道:“原来世间还有如此多的奇异空间,真是不可思议。问一下,先祖打算怎么帮我补那一魂一魄,我该怎么做呢?”
那声音道:“这一点你只要做到心无杂念就可以了,其他的都让我来就行了。现在我就打算,为你补上那残缺的一魂一魄,你准备一下,放松心情,什么也不要想,就像你平时修炼一样,做到心静如水,就行了。”
陆云全身放松,慢慢的调整了一下心情,轻声道:“好了可以开始了。”说完慢慢的闭上了眼睛,静静的什么也不想,任由一切顺其自然,了无痕迹。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