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赢pt手机客户端怪童黄天,第二十四章

林外,天浩道长看了陆云一眼,笑了笑却没有开口。而陆云也不说话,只是淡淡的望着远方,眼神中浮现出一丝柔和之色。
不久,文生与闻凤从树林里出来,一起跪在陆云面前,感激的叩首。陆云没有闪避,只是淡淡的道:“这一礼我受了,算是一场缘分。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可以选择留在洛阳,也可以选择离开。”
闻凤感激的道:“谢谢恩公好意,我们现在已经得罪那田大爷,必须马上离开,不然是逃不出他手掌心的。”
陆云淡然笑道:“我既然出面,自然不会让你们有后顾之忧。以我之见逃避是不行,许多事情都要面对。今天我就为你们主持婚礼,让那些人都来,到时候我会让所有人都明白,谁敢动你们一丝一毫,就会失去所有。”
闻凤脸露难色,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而文生则道:“恩公说得对,我们站得正行得直怕什么。既然有恩公为我们主持亲事,那就一切都照恩公的意思办吧。”
陆云笑道:“如此就好,走吧,我们先回你家去。”说完凌空托起两人的身体飞射而去,看得闻凤与文生大惊,认为自己遇到神仙了。
婚礼很简单,由陆云主持,天浩道长见证,闻凤就那一身新娘装,而文生则换了一身新衣,两人在这破陋的小屋拜堂成亲,一切从简。当洛阳城里的田大爷带着上百人怒气冲冲的赶来时,陆云只是抛出如意心魂剑,放出烈火龙魂,顿时将所有人都吓呆了。
看着那五十多岁的田大爷,陆云淡然道:“这桩婚礼是我主持,谁要觉得不满意,可以上前来试试,我绝不下重手。但如果谁打算等我离开后再来抢人,那么我告诉你,不要说你这一百多人,就算是一万人,也不够喂我这条龙。”说完心念一动,烈火龙魂大吼一声,一道赤红的烈焰喷射而出,一举将前方百丈外的树林笼罩,顿时烈火朝天,看得这些普通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完全吓傻了。
收起神剑,陆云淡淡一笑,口中喝了个“灭”字,顿时一股青光闪过,那熊熊大火就瞬间熄灭了。
看着发呆的文生,陆云道:“我该走了,以后记得好好珍惜,将来要是考取功名之后你敢负她,我就收回你所有的一切,你可听懂?”
文生回过神来,坚定的道:“你放心,我此生绝不负她,不然不得好死。”
陆云满意的点头,随后身影一闪,就与天浩道长消失在了半空。
*******************************

www.lcread.com************************************千赢pt手机客户端,
离开了文生与闻凤,陆云看着天上的太阳,淡然道:“两天时间已经过去一天半了,这剩下的半天,你是不是还打算带我去走一走?”
天浩道长道:“的确有那个想法,只要你不反对,我想带你到最后一处去走走。”
看了他一眼,陆云道:“既然这样,那就走吧。”
天浩道长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只是摇头一叹,折身朝洛阳城北去了。
出了洛阳城,天浩道长一直向前,在北邙山下停下了脚步。回身看着陆云,天浩道长问道:“不想知道我带你去什么地方吗?”
望着眼前的北邙山,陆云淡然道:“你在这时候问我,不是已经告诉了我吗。”
天浩道长无奈苦笑道:“一个人将世间之事看得太透了,就没有意思了。算了,还是不提这个了,走吧。”飘身而起,天浩道长飞向邙山深处。
一处僻静的山谷中,一间简陋的石屋就宛如上古遗迹一般,静静的立在一处山崖下。左边数丈外,一个黑幽幽的山洞里,隐约传来阵阵低弱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古怪。在这山洞对面,一尊石佛镶嵌在石崖之内,其表情有些奇异,脸上似乎带着叹息之情。
站在崖上,陆云淡然的看着这一切,漠然道:“这石屋之内有生命体,而且是很奇怪的生命体。那山洞深处也有一个古怪的东西,似乎为阵法所限制。”
天浩道长眼神微惊,诧异的问道:“你自己感应到的,这个应该不可能吧。这石屋看似平常,但却可以隔绝一切探测波,你不应该能探测得到啊。”
轻轻抚摸着肩上有些躁动的四灵神兽,陆云轻声道:“这石屋的确有些古怪,但我探测的方式与常人不同,所以能查到许多常人查不到的东西。此次你带我来这里,难道又是来看热闹的不成?”
指着那尊石佛,天浩道长问道:“有没有感觉这石佛有何奇异之处?”
闻声看去,陆云双眉微锁,意念神波感应到一股很奇特的东西,但却似乎被什么古怪的结界所阻挡,老是捉摸不定。回头看着天浩道长,陆云道:“这石佛很邪,似乎有生命力,但却是一种介于正邪之间的生命力,我从来不曾遇见过。”
天浩道长惊异的看着他,感叹的道:“不愧是陆云,连这样隐蔽的气息你都能感应得到,真是令人惊异。想知道这是为什么是吗,现在我们就下去看一看,到时候能希望你不要惊讶。”
凝望着他,陆云沉声道:“你与先前有些不同,上两次你都主动告诉我事情经过,怎么这一次你——”
打断他的话,天浩道长道:“到时候你就明白了,有些事情我不好说,因为这个地方牵扯到另一个门派。”话落飘然而下,轻轻落在了石屋门外。
陆云看着他的背影,思索着他带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此地邪气很重,似正非正,似魔非魔,究竟那山洞中被限制的东西是什么?
落在天浩道长身旁,陆云低声问道:“你不打算与我一起进去看看?”
天浩道长摇摇头,神色复杂的道:“我在这里等你,你自己小心点。是非对错一切随心,如何对待就看你自己的了。”陆云心神一震,这话明显在暗示自己,可会是什么呢?
举步走向石屋,陆云留心着四周的动静,最终身影停留在了门口。看着这间不大的石屋,陆云感觉自己似乎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空旷无边的世界。那感觉很奇妙,突如其来没有丝毫的征兆。
停留了一会,陆云跨步而入,消失在了门内。而屋外的天浩道长却突然一叹,自语道:“或许我不该这样做,不是吗?”淡淡的声音似在问自己,又似在问天地,可惜没有回答。
这是一间很古朴的石屋,四周空荡荡的,墙上刻满了许许多多的壁画,有山有水有人有物,仙佛妖魔,鬼怪邪灵,无所不包无所不容。石屋一角有一张石床,地面有些果皮与动物的残骸,除此之外就是床上有一个人,一个很古怪的人,一个令陆云都震惊的人。
那是一个看上去仅仅十三四岁的小孩,相貌有些丑恶,五官堆成一团,让人难以看清楚他的眼睛,更无法看出他的眼神里蕴涵着什么。这小孩身体缩成一团,双手明显不正常,手臂上长着肉刺,凸起有如锋利的尖刀,身后有一条毛绒绒的尾巴,银白色很是耀眼。双腿细而短,脚掌粗大如蝙蝠的翅膀,整个人蹲在床上,头朝着陆云,身体微微发颤。
惊骇的看着那怪人,陆云分析着他身上的气息,发觉先前自己察觉到的古怪生命体就是眼前之物。经过仔细分析,陆云透过意念神波了解到,这人身上有人的气息,同时还有兽的气息,更奇怪的是他身体内部,隐藏着一种人兽混合的气息,那感觉就像是妖气,只是隐藏得很深。
冷漠的看着他,陆云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身体一颤,那小孩惊叫一声,不停的往后退,最后靠在了墙上,口中生硬的道:“我是人,我是人,我是人啊——”
脸色一愣,陆云凝望着这小孩,沉声道:“你算得上人吗,我觉得你像是一头妖怪。”
“不,我是人,我是人——”焦急的否定,那小孩一直重复着我是人。
“既然你说自己是人,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黄——天——,爹帮我取的,他说要感谢上——苍——”
“那你爹呢,他是谁,为什么不在这里?”
“爹去守护娘,陪娘一起受苦,陪娘一起为我祈福。”
“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在那山洞之内?另外,你平时怎么生存,谁为你送吃的?”
“是的,就是那个山洞,娘就在那里,已经十年了,整整十年了。自动爹娘进去之后,每天就由一些山中的动物为我送东西吃,我吃了整整十年了。”
“十年,那你觉得苦吗?”
“不苦,根本没有爹与娘苦,他们为了我才真正的苦。爹告诉我说,我是人,所以吃再多的苦也是值得得,只有吃得苦中苦,他日才能成为人上人。我不怕苦,我要做人,所以我一直坚持。”

眼神复杂的看着他,陆云摇头叹道:“或许在你眼中做人很好,但真的好吗,没有人说得清楚。可能将来你会后悔自己变成人,那时候你可能会选择做妖、做兽也不愿意选择做人的。”
缓缓摇头,小孩一双细小的眼睛开始睁大,目光中露出坚定不移的神色,郑重的道:“我不会后悔,我要做人,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人不是妖!”
静静的看了他好一会,陆云移开目光,看着墙上的那些图案。从风化的情况来看,这里的图刻都是很久以前留下的。只是奇怪为什么这里面多刻绘的包括了人、兽、鬼、神、妖、魔、灵、异、佛、道等每一类呢?
带着几分好奇,陆云问道:“黄天,你在这里应该有十多年了,你天天看着这墙上的画,心里有什么感觉?”
黄天扭头看了一眼四周,语气怪异的道:“起初没有感觉,但到了后来这些画就像是活了一般,他们经常与我说话,教我许许多多的东西,到现在我已经学全了他们所教的一切了。但是我还是搞不明白,他们都教了我些什么?”
闻言色变,陆云疑惑的看着他,意念神波再次发出,这一次所得的结果竟然与开始完全不一样了。记得第一次分析他的气息时,只觉得有些古怪,但此刻陆云却发觉他全身都蕴涵着一股神秘的力量,正随着自己的意念神波的接近而飞速的转变,使得自己必须不停的提高频率,这样才能准确的探测到他体内的真元分布情况。
收回意念神波,陆云脸色严肃的道:“黄天,现在你试着朝我劈一掌,同时心里想到要把我劈倒,听见没有。”
黄天摇头道:“不行,爹说人是善良正直的,不能随意伤人。”
“照我的话做,出手!”陆云右手凌空一掌劈出,一股强劲赤红掌力汹涌而至,如烈火一般出现在黄天的面前。
一声惊叫从黄天口中传出,烈火突现之际黄天双手胡乱的在胸前挥舞,显然受到了惊吓。然而就是这毫不起眼的胡乱挥动,石屋内狂风四起,灰、黑、绿、红、金五色光华突现,在小孩胸前形成一道强劲的气场,一举将陆云的掌力震散。
收手看着黄天,陆云意念极速运行,仔细的分析着他身上的气息。然而令陆云震惊的是,黄天身上竟然含着人、鬼、妖、魔、佛、道等多种气息。其中以人、妖两股气息最浓,其余四股气息似乎是因为他体内修炼了这四派法诀造成的,只是修为尚浅,彼此之间有些相生相克,没有完全融合。
“这么多年了,你有见过你爹娘吗?有想过去见见他们,问一问你这副模样是怎么来的吗?”惊奇的看着他,陆云问道。
“我一直想见他们,可惜我见不到,那洞里有样东西令我害怕,我不敢靠近它。另外洞中还有个古怪的阵法,我也过不去。至于我会成这模样的原因,以往娘告诉过我,她说因为她是妖而爹是人,所以我会变成这样。娘对我说,她一直就希望我能与爹一样,堂堂正正的做人,所以我听娘的话,做人而做妖。”淡淡的伤感自话语中流露,这一刻,黄天身上洋溢着一股坚定的信念,只是他能办到吗?
看着这外表丑恶的黄天,陆云叹息的想到,以你这模样,即使有心做人,可世人能接受的有几个,相信你的又有几个呢?人始终是活在世俗之人的眼中,没有令人亲切的外表,那就得有超越常人的意志那才能成功。“想不想去见见你爹娘呢?”
惊奇的看着陆云,黄天有些伤感的道:“想,好想,只是我进不去,所以我——”
淡然一笑,陆云道:“没有关系,我正想进去拜访一下你爹娘,问一些关于你的事情。你要是愿意,就随我一起进去。”
黄天闻言一喜,激动的道:“真的,你能进去,能让我见到爹娘?”
陆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点头,随即转身出了石屋。站在门外,陆云看着数丈外的天浩道长,冷声道:“你早知道这里面是什么?”
天浩道长道:“是的,我早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不然为何带你来此呢?”
漠然一笑,陆云也不多问,目光移到那山洞处,轻声道:“我现在要进去,到时候这里面的阵法破了,你会不会觉得可惜呢?”
脸色一变,天浩道长神色古怪的看着他,低声道:“你最好不要破坏那阵法,不然你会后悔的。”
嘴角一扬,陆云傲然道:“后悔对我来说一向很少,因为我是陆云,不是吗?”话落径直朝山洞走去,身后黄天一跳一跳的跟在后方。
看着陆云与黄天的身影消失在洞口,天浩道长转身望着那石墙中的佛像,叹道:“或许我不该带他来,我是不是做错了呢?”
没有回答,除了淡淡的回音飘荡在山谷外,就只剩下石佛那叹息的神情展现在他前方。
走入山洞,陆云发觉此洞不深,在前进不到十丈距离就豁然开朗,一层血色的光芒出现在他的前方。
身旁,黄天低声道:“就是这里,每一次我都闯不过去,而且一旦陷入其中,就会有一股吞噬一切的力量向我袭来,让我感觉到害怕。”
陆云冷漠的看着眼前的情形,脑中意念神波高速运转,口中却道:“这是一个血灵大阵,可以吞噬一切的妖灵,对你有先天的克制作用,所以你闯不过去。另外,当初这设阵之人为了保持这阵法不灭,在这阵法之中放置了一样神器,可以令一切的妖魔鬼怪回避。”
“那现在怎么办,你能带我过去吗,我想见一见我爹娘。”乞求的望着陆云,黄天急切而不安的问道。
静静的看了他一阵,陆云低头陷入了沉思。许久,陆云抬头道:“希望我今日所作所为你都能牢记在心头,将来不要让我亲手毁灭这一切。现在你或许不懂,但你要记住,不然他日休要怪我。”
身体飘然而起,陆云全身散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整个人凌空盘坐在那血灵大阵上空,无数的金色光华形成佛咒,分散于山洞之内,不停的朝四方流动。当金光压过血光,一个巨大的“佛”字飘浮在半空,其神圣之力开始炼化那些血芒,使其光华渐逝,最后完全消失了。
旋转而降,陆云伸出右手,虚空中一颗闪烁着淡淡光华的珠子落下,正好停在他的掌中。看了一眼手中的珠子,陆云无淡然笑道:“现在这阵法我已经破了,从此以后再不出现,现在我们就进去见你的爹娘吧。”
一路前行,陆云与黄天在前进了百丈后,来到一处漆黑的洞里。这儿阴气极重,妖气弥漫,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
寂静中,一阵铁链晃动的声音传来,随即一个凄厉的声音喝道:“谁,是谁,快出来。”
黄天闻声怪叫一声,身体一弹一跳的朝着漆黑的洞中急射而去,口中大呼道:“娘,是我,我是天儿,我是天儿啊。”
陆云见状心中有种莫名的感慨,或许这些话都很平凡,可此时此刻听在他耳中,却让他有种沧桑的感觉。
御出如意心魂剑,陆云借着赤红光芒的照耀一路走去,在转了三处弯道后见到了黄天,也看到了一副令他震撼的场面。
那是一处不大的山洞,地面有一个直径六尺的洞口,此时正不停的喷发出玄青色火焰。洞口上方,一个火红的身影被无数的铁链锁住,正处于那青色火焰上方,时刻受到那地心烈火的焚烧,口中不时的发出凄厉的惨叫。
洞中一角,一个人影伏在地面诚心祈祷,并不时的用流血的右手朝那青焰挥舞,鲜血化为一道火蛇,更加猛烈的焚烧着那被锁住的身影。洞外,一层流光闪烁的结界将外界隔绝,黄天此刻正靠在那结界上,口中厉吼连连,双手不停的撞击着那层结界,希望能突破它。可惜试探了许多,看样子并不理想。
目光停留在那道火红的身影上,陆云发现这是一头火狐,全身烈火燃烧,体内的妖气正在逐渐减少。感觉到她是在以此魔炼之术化去一身妖气,陆云也不由为之感触,这头火狐成人之心好强。
再看那伏在地面的人影,那是一个外表普通的中年人,脸色苍白失神,体内气血极弱,但他仍然以自己虔诚无比的信念,用一身鲜血为引,以此来催发那地心烈火,希望早日能炼化那火狐的妖气,化身成人。
摇头一叹,陆云说不清楚自己现在心里是什么感受,或许感动胜过震惊吧。思索中,黄天突然而至,一下跪在他身前,不停的对他叩拜,眼中满是祈求之色。
轻叹一声,陆云右手轻拂,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托起,柔声道:“不要这样,你应该为你所看到的一切高兴,因为你娘体内的妖气已经越来越少。她受你爹鲜血所催动,已具备肉身,只要过得了这一关,从此你娘就有望真正的变成人了。反到是现在的你,这副模样还有些难办。”

“我愿意,我不要什么力量,我要与爹娘一样,堂堂正正的做人,不受别人的歧视。”看着陆云,黄天一脸坚定的承诺。
欣慰的看着他,陆云道:“如此我就成全你,现在你全身放松,闭上眼睛,遇上痛苦也记得不可反抗,将一切都交给我就行了。”
吩咐他的父母退开一旁,陆云再次施放出那颗珠子,让其盘旋在黄天百汇穴上,一步一步的朝他头顶逼近。随着这珠子的逼近,黄天丑恶的脸上肌肉颤抖,整个全身光华乱射,口中爆发出惨烈震耳的叫声。一旁,其父母都双手紧握神色担忧,而陆云则脸色沉重,眼神中出现了复杂的神情,似乎某些事情正面临艰难选择。
突然,陆云低喝一声,左手一掌印在黄天胸口,镇魂符神圣之气一举震碎他体内的妖魔之气,使其大部分外放,小部分则盘居在身体最深处隐匿起来。头顶,那珠子此时金光大盛,在黄天的大声惨叫中进入了他的身体。随着这珠子的消失,黄天周身开始泛起金光,整个人全身气孔大张黑气外散,体内的妖魔之气迅速飘散于四方。
此刻,黄天体内黑气已经消散,双臂上那些肉刺开始消失,双脚也开始变长,只一会儿就完全成了另一个人,虽然算不上清秀,却也再无丑恶之相,是个堂堂正正的人了。为此,一声欢呼从他父母口中传出,三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失声痛哭起来。
看着这一幕,陆云眼神复杂的道:“刚才我以圣僧所留下的菩提珠强行压制住了他体内的妖气,今后他只要一心向善,不去触及心中的妖气,那么他就完全正常了。可如果有一天他心生邪念,那么今日一切就全是白费,希望你等好自为之。”话落出了山洞,陆云凝望着天浩道长,两人彼此沉默,谁也不曾说话。
当黄天一家三口出来时,天浩道长脸色明显一变,似乎没有想到陆云真的救出了他们。然而就在这时,黄天的父母都顺利的走出了山洞,可黄天却惊叫一声,被山洞对面的石佛所发出的金光弹回了洞中。
眼神一变,陆云看着那石佛,脸色开始严肃。而黄天的父母却跪在洞口,朝着那石佛叩拜,口中祈祷道:“圣僧开恩,不要伤害我儿,他没有恶念,他只求做人。”
看了陆云一眼,天浩道长开口道:“陆云,天色不早了,我们该走了。”
陆云一愣,回头看着他,沉声道:“你不希望我救那孩子出来,是吗?”
天浩道长叹道:“你不是已经压制住他体内的邪恶妖气了吗,为什么他还不能离开这山洞呢?”
“为什么?你既然知道你说出来,不然我就毁了这尊石佛。”语气一变,陆云显得有些冷漠。
而天浩道长却是无奈一笑,低声道:“不要冲动,这尊石佛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既然他无法离开这里,就说明还不是时候。你要强行救他出来,那就等于是在逆天,会受到天谴的。”
冷冷一笑,陆云道:“你忘了我的身份了,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我认为是对的,我就会去做。”
天浩道长问道:“你觉得他是留在这山谷好些,还是进入俗世红尘好些呢?现在他虽然无法出来,但至少比呆在那石屋好得多,而且他的父母也都出来,以后他们可以一起生活在一起,这还不够吗?人心不足,欲望可以毁灭一切,你要三思。”
思索着他的话,陆云目光移到黄天父母身上,轻声问道:“你们有什么意见,要是你们觉得这样很好,我就顺着你们的意思,要是你们希望他出来,我就毁了这石佛放他出来。”
火狐闻言与丈夫对交换了一个眼神,感叹的道:“平淡是福,现在我们一家三口已经团结,即使这里苦了一些,,但我们已经感到满足了。再说当日圣僧对我们也算有恩,我们也不希望毁坏他的佛像,所以谢谢恩公的恩情了。以后有缘,我们自会报您的”
“如此,你们就好自为之吧。”话落陆云飞身而起,消失在了半空。
天浩道长苦笑一声,对着那火狐夫妻道:“今日之事福祸难测,一切就看你们的造化了。希望我这次来没有错,不然——唉——,保重了。”话落人去,留下地上的两人不解的望着天空。
*******************************************************************
自从与黑煞虎王一战,雅园被毁,六院联盟逼不得以只能转移阵地。经过大家的商议,剑无尘最后决定先回太玄山,等安顿好了受伤之人后,再重新确立联盟的根据地。
沿着黄河一路而上,剑无尘派出探路的毕天此时折返,手中提着一个人,竟然是那巧手郎君。“这人是我在一处杂草丛中发现的,当时他被人制住经脉,身体内伤极重。”
剑无尘脸色阴冷,随手解开巧手郎君身上的禁制,问道:“是谁制住了你,当时进攻雅园的可是黑煞虎王手下的妖物?”
活动了一下身体,巧手郎君脸色惶恐的道:“不,不是。是一群胸前绣着玄风字迹的人突然闯入,他们杀了所有人,最后将我劫走。却不想被妖物追来,混战中将我扔在了一处杂草丛中,结果被你们发现,总算老天有眼啊。”众人闻言脸色一变,彼此面面相觑,想不到雅园竟然是毁在了玄风门手下。
剑无尘恨声道:“可恶的玄风门,竟然处处与我作对,我定要毁灭你,不然岂能对着起那些死去之人。”
叶心仪低声道:“事情已经过去,你不要太激动。这段仇恨是不会这样就算了的,现在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暂时先放一放,等将来重整旗鼓,再找他们算帐也不迟。”
剑无尘冷静下来,低声道:“谢谢,我知道该怎么做,现在我们就走吧,先回天剑院去。”
一天后,六院联盟与三派联盟一行人回到天剑院。在安顿好了受伤者之后,剑无尘召集叶心仪、彩凤仙子、沧月、本一、毕天、风远扬六人到天玄洞议事。
看着六人,剑无尘沉声道:“目前我们联盟损失惨重,大部分高手都身受重创,以后该如何应对妖魔鬼怪,我想问问大家有些什么看法。”
本一轻道了一声佛法,低声道:“如今人间妖魔乱世,域之三界实力强大,我们以一己之力对抗数股势力,的确是有些穷于应付。就这一次的正邪之战而言,敌人的实力远远超越了我们的想象。往后要想真正的对抗他们,我们光有信心是不够的,还需要更加强大的支援才行。而目前就我们所聚集的力量,已经占据了六院八层以上的高手,剩下的已不多,唯一能依赖的便是云之法界了。”
剑无尘看了彩凤仙子一眼,彼此沉默不语。而毕天却叹道:“一直以来,修真界就以五派六院为支柱。如今三派中,无为道派连遭到劫难自顾不暇,根本无心再过问此事。而战心尊者与金刚圣佛两位前辈此次又身受重创,剩下六院中道园、凤凰书院被毁,真正能用以抵抗妖魔的高手,还剩下几个呢?如今的修真界,不少小门小派为了逼劫,纷纷隐世不出,而一些邪魔歪道又趁机出世,整个人间除了我们之外,还能有点声威的就只剩下除魔联盟了。”
叶心仪脸色微冷,哼道:“你的意思,我们得与除魔联盟联合起来,一起对抗妖魔鬼怪了?”
毕天看了她一眼,摇头道:“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实话实说。正如本一兄所言,我们如今在人间已经找不到更多的援助,唯一的希望就只有靠云之法界出面了。要是他们到此时都不肯出面的话,我们最终会怎么样,相信大家心里都清楚。”
闻言,沧月与风远扬都沉默不语,而彩凤仙子则轻叹道:“这件事情云之法界自然是不会袖手旁观,但有些事情你们都不明白,所以免不了产生一些胡乱的猜测。就我所想,此次大战之后,云界定会再派高手前来相助,希望大家都不要担心,只要我们坚定信念就一定能消灭邪恶。”
剑无尘赞同道:“仙子说得对,只要有决心我们就一定能赢。现在我有个想法,目前联盟之中道园与凤凰书院都只剩三人,而其余四院高手则相对要多一些,我想在我们从新选定联盟根据地时,将六院所有人全部集中到一起,所有门下弟子统一分配不分彼此。等人间这场浩劫过去之后,再恢复原状,你们觉得如何?”
本一轻叹一声,毕天则黯然摇头。剩下沧月漠然不语,风远扬脸色沉重。
许久,风远扬见众人不语,轻声道:“剑盟主这个想法我不便说什么,只望盟主三思而行。至于答复我没有这个权利,那需要本门掌教才能决定,还请盟主见凉。”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