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赢pt手机客户端善意和杀意,三姊妹越狱狙击

寺尺和大食哑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绫子拿起寺尺的枪,指着他们说:“你以为我没发现你们的来历?在这里成佛吧!”然后扣扳机,寺尺和大食结束短暂的——不,寺尺的比较长——一生……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可是,这幅光景从大食的脑海一下子闪过则是事实。由于寺尺呆得说不出话来,于是绫子问:“这是不是伯伯的东西?”“啊——是的——是我的。”“哦。那就趁我没忘记之前还你了。”绫子把枪放在寺尺手上。“不过,现在的玩具做得真好。舍妹的男友是刑警,我也见过真枪实弹,这个真是一模一样。好重哪——真的不必贴药布?”“药布?”寺尺反问,这才恍然点点头。“啊,没事了。没什么。”“哦,好极啦。对了,我必须准备晚饭了。我常常光是买东西,忘掉做菜。不然又被妹妹们取笑了——哦,电话。”绫子急忙拿起话筒。“是,佐佐本宅——夕里子?嗯,刚刚买回来了。不信?我正要去弄饭。有客人。你在哪儿?——哦,那就别太晚回来啊。”讲完电话,绫子开朗地对寺尺二人说:“我在厨房,有事情叫我。”“怎么回事?”过了一会,大食才说。“她是真心,抑或假意?”“真心。”寺尺说,俯视手里的短枪。“她就是那种女孩。”“应该怎么说呢?可歌可贺……好像不太对。”大食笑了笑。“总之它又回来了,好极了。”“晤——嗯。”寺尺顿了一下,点点头。“怎么啦?心不在焉的。”“不……这家伙这么重吗?”寺尺仿佛在衡量手枪重量似的在手中摇一摇。“老大,你没事吧?”大食不安地说。“呃,没事。腰也不怎么痛了。”“我不是说这个。”大食望一下门的方向,稍微压低声音。“真的可以干掉她吗?若是这时产生慈悲之心的话,将成为致命伤哦,老大。”“我是专家,放心。”寺尺说,可是说话方式缺少气魄。大食很担心。并不是想杀掉那女孩,只是工作而已。然而万一产生同情心而不忍下手的话,这回将轮到寺尺被消灭了。即使寺尺并非直接认识委托人,但是委托人知道分派工作的介绍人是谁,当然可以追溯到他这里。因此,为了封住寺尺的嘴巴,委托人随时可以置他于死地。不仅是寺尺,大食也一样难逃一死。“别担心。”寺尺拍拍大食的肩膀。“我老命一条,无所谓。你还年轻,我不会让你死的。”说着,他把手枪交给大食。“替我拿着,我明天就离开这里,莱福枪应该修好了。然后我会迅速解决她,很简单。”寺尺吃力地站起来。“老大——”“我去厕所。你也应该回去啦,逗留太久反而不妙。”说完,寺尺走出客厅。大食看看自己手上的枪——老大不想干了。那种心情,大食十分了解。不顾一切地杀掉那女孩是工作,但她太纯情了。不,说是纯情也很奇妙……不知为不知。一旦直接牵连上了,又受到种种照顾,不想下手也不是没道理。大食呆呆地坐了半晌,这才慢慢站起来。他紧握手枪,从客厅窥望厨房的动静。传来水声,以及吧嗒吧嗒走动的拖鞋声。“哎……那一页呢?在哪儿?”传来那女孩嘟嘟哝哝的说话声。寺尺进了厕所。大食决定了,只有我做了。对,反正准备干的。而且有了这家伙,它比匕首容易下手……慎重起见,大食要确定有没有子弹在内。没问题,只要扣扳机就行了。不过两三秒钟就完毕的事。老大可能在意,做了也没奈何。大食把枪藏在背后,悄悄走近厨房。“哦,糟了,没有盐——调味品摆在哪儿?夕里子真是,总是不出声地改变摆放地点……”绫子依然自言自语地在厨房跑来跑去。大食注视她的身影片刻,终于慢慢摆好架势,枪口指向绫子的背部。“——好极啦。假如盐用完了就煮不成啦……咦?怎么盖子这么硬?——嘿。拜托。打开吧!——别耍赖好不好?”好像是容器的盖子打不开。绫子使尽浑身气力,完全不奏效。“拜托……心情好转,给我开了吧!我把你摆在架上最好的位置好不好?”见到绫子认真地向容器“拜托”的模样,大食差点笑出声来。这小妞真是叫人气煞!大食把枪夹在腰带间,用外套盖住,假咳一声。“噢。对不起——你听见了?”绫子回过头来,羞红了脸。“盖子很牢固吧。借给我一下,我开开看。”大食说。“多谢!真不好意思。”“很容易的。嘿!”运力去拧,可是盖子一动也不动。“奇怪!嘿!”“是不是打不开?”“他妈的,好硬。瞧我的!”大食劈劈啪啪地弄响指头,坐在椅子上,大大吸入一口气。“嘿——”随着像打柔道的声音拧盖子——依然没有动静。“什么东西嘛,你!”大食哈哈声喘气。“盖子会不会是打不开那种设计?”“不会的……哎,算了。我想别的办法好了。”“不,到了这个地步,不开是不行的。”大食也固执起来。“有没有锤子?”用那种东西的话,容器肯定打破。“不,真的不用了。”绫子想从大食手里拿走容器。“不行!这样也打不开的话,我算什么男子汉!”大食说得很夸张。“可是——”“放手!我来做!”两人互相拉扯容器——突然“卜”一声,盖子打开了。绫子拿盖子,大食拿容器,一时傻住了。“怎么,不是拧的,只要拉开就好了。”“好像是……”“你真是——”“你也是——”二人面面相觑,继而一同笑出来。笑声一时停不下来。“糟糕。”大食摇摇头。“你失策,我也好不了多少。”“对不起,让你添麻烦。”“我没什么——”我要杀这个女孩,大食想起来了。他感觉到夹在腰带的枪的分量。“若是方便的话,一起吃晚饭如何?”绫子说。“我吗?”“嗯。妹妹们快回来了。我是说,若是顺顺利利地烧好饭的话。”大食没有迟疑太久。“好哇。那就不客气了。”“好极了。”绫子微笑。“可以请你帮帮忙吗?”“好。”大食拍手。“万一吃到古灵精怪的东西就受不了啦。”他笑说。寺尺从厕所出来,在厨房入口附近旁观大食和绫子的对话。呜呼……大食也被那女孩搞得“疯掉了”。不可思议的女孩。完全感觉不到女人的魅力。可是很温暖。不知所措的温暖。那里有一种寺尺和大食无法拥有的东西——信任别人的美德,令人喘息。糟糕,寺尺苦笑。这么一来,我和大食都无法杀那女孩了。可是,寺尺因此愈发喜欢那样的大食——不愧是我的好搭档。“喂,那个锅子没问题吗?”“是。已经煮好了。”“尝味了没有?这里说要加酱油哦。”“那是隔壁一页。”“是吗?”两个都是门外汉。寺尺在看他们奋战时,电话响了。“一定又是夕里子了——对不起,拜托一下。”“我替你看住。”绫子慌忙从厨房奔出去。寺尺探脸进来,跟大食四目交投。“噢,老大,你在呀。”大食有点难为情地笑笑。“说出来羞人。”“没关系。”寺尺摇摇头。“我们都是人嘛。”“人吗?……是的。”大食点点头。“好好看住,锅子滚洒出来啦。”寺尺说。“把火弄小一点好了——”大食说到一半止住。绫子苍白着脸,仿佛幽灵似地轻飘飘地走回来。“怎么啦?”大食问。“你没事吧?”“我妹妹——”“嘎?”“妹妹——快死了——”绫子脚步踉跄。大食和寺尺连忙奔上前去,扶住绫子不致摔倒……

千赢pt手机客户端,“好极啦,令妹获救了。”寺尺说。“嗯。那孩子才十五岁哪。”绫子点点头。“太小了。如果是我倒无所谓。”从医院回寓所的计程车上。寺尺一直在等绫子,绫子绝对无意让他等的。只因珠美获救,一下子松驰下来的关系,不禁忘了寺尺在等的事。“你在说什么呀?”寺尺摇摇头。“你不是才二十岁吗?一样太年轻。”“啊,请从那边转右。”绫子对司机说。“——但我是长女,对妹妹们有责任。”“原来如此。”“夕里子总是讥笑我。”寺尺笑一笑。他在佐佐本家住了几天,逐渐了解三姊妹的性格。“真对不起。”绫子说。“拖到这个时间。夕里子也太粗心了,那孩子也有粗心的时候。”竟然表示佩服。“没关系,什么也帮不上忙。”“怎会呢?您陪我来,为我壮胆不少呢。”“是吗?那就好。”寺尺点点头。然后,他眺望夜晚的城市,问:“你妹妹差点被杀是吗?”“嗯。多半是因为夕里子的男友是刑警的事,有许多情由……”“受牵连啦。”“我们习惯了。不过,那样子直接狙击我们姊妹,却是第一次。”“必须小心才好。”“嗯……”绫子点点头。“除了用毒药的杀手外,据说还有个用枪的杀手。说不定——”“说不定?”寺尺飞快地望望绫子。“说不定那名用枪的杀手也不是狙击刑警先生,而是我们。你说是不是?”以绫子来说,这是假设性的推理。“有可能。”寺尺说。“或许现在拿住枪,在某个地方监视着我和夕里子——”说到这里,绫子悚然一惊。然后缓缓转向寺尺。“怎么啦。”寺尺说。“不——没什么。”绫子移开视线。刚巧来到大厦前面不远。“那边——嗯,请在那幢大厦前面停车。”绫子说。计程车停下后,绫子付钱下车。“不要紧吗?”“嗯。已经好多了,我想明天就告辞啦。”寺尺拄着拐杖准备下车时,绫子说:“请您先回去。”“你呢?”“我要去买一点东西,马上回来。”绫子小步跑开后,寺尺耸一耸肩。他急急地——脚伤了,其实快不了多少——乘电梯上五楼。开着门。“大食!你还在吗?”他走进玄关喊。“喂!大食!”“啊,老大。”在沙发上睡着了的大食坐起来。“你回来啦。”“要离开了!快!”“嘎?”“别管了,快帮帮忙。”寺尺迅速地更换自己的衣物。“怎么啦?”大食打着呵欠。“年幼的妹妹是不是死了?”“不,获救了。”“那就好喽。”“多半是同一个委托人吧。我对付大姐,用毒的家伙对付最小的妹妹。”“是吗?不是巧合喽。”大食点点头。“连那个稍笨的也察觉了,好像想到我大衣口袋里放的是真枪了。她大概去报警了,赶快溜掉!”“知道了。不过,晚餐吃不到啦。”“你还说得悠闲哪。与其吃‘皇家饭’,不如空着肚子的好。”“说的也是。不过,老大。”“什么?”寺尺边穿大衣边说。“何以特意聘请杀手去消灭这三姊妹?”以往大食从不过问杀人理由。“大概和第二个妹妹有关吧。”“因为她的男友是刑警?”“是的。多半跟他有瓜葛……喂,这些以后再谈。快离开这儿!”“枪呢?”“嗯,我带在身上了。”寺尺点点头。“走吧。”“你的腿不要紧吗?”“只要不硬来就没事。”说完,寺尺急促地走向玄关。就在这当儿,玄关的门倏地打开了。寺尺和大食悚然一惊。眼前警察一字排开——没有的事。“哦,抱歉。”抱着大纸袋的绫子气喘吁吁的。“好极啦。你们两位都在!”寺尺和大食面面相觑。“是不是准备出去吃饭?对不起,我完全忘掉了。”绫子走进屋里。“不……”寺尺诧异不已。“你——”“我想起啦。晚饭做到一半就跑去医院了。刚才找到附近买饭盒,我和妹妹的,我要带去医院吃。你们的,我放在这儿,请吃了吧。”绫子急步走去厨房了。寺尺和大食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绫子罕有地迅速煮好开水,为他们泡茶。“我得收拾珠美住院的必需品带去,请两位慢用。多多指教。”“啊——谢谢。”寺尺说。“不用谢。肚子饿扁了吧!真不好意思。”绫子走进珠美的房间,边走边喃语:“内衣裤和睡衣……其他还要什么?”“——怎办?”大食说。“难得买回来了,吃了饭盒吧。”“嗯。”寺尺脱下大衣。两人在饭厅里,开始吃起绫子买的饭盒来。“你笑什么?”寺尺问。“不……这个饭盒,装的全是我不爱吃的东西。”“那真不幸。”“但是不可思议。虽然不爱吃,却很好吃。这么好吃的东西,好像从未吃过似的。”“是吗?”寺尺咧嘴一笑。“我也是。”绫子探脸进来。“怎样?我不晓得你们喜不喜欢,随便挑的。”“唔,我最喜欢了。”大食说。“好吃极啦。”“好极啦。下次吃我烧的菜好了。”绫子开心地说。“假如顺利做成的话。”“令妹要保重哦。”寺尺说。“嗯。那我去医院了。我想我会晚归的,请先休息。”绫子快步走了出去。玄关的门关起。“真大意。”大食惊讶地说。“只留下两个陌生人在家里。”“是的。”寺尺点点头。“吃完的话,我们走吧。”“嗯。”“已经是时候了。”“离开后……怎么办?”二人面面相觑。“从前的流氓式说话,大概等于有一宿一饭的意思吧。”寺尺说。“现在不流行啦。”大食笑说。“我想——保护这里的姊妹们。大食,你就当作不知道我的下落好了。”“为什么?”“如果不这样的话,我们可能一起被消灭。我一把年纪了,无所谓,但你现在才开始。找个新搭档吧。”“不行了。跟老大搭档后,我已完全追不上潮流了。”大食说,把茶浇在剩饭上。“老大情绪变幻无常,我陪你。”“是吗?”寺尺很高兴。“那么,干杯再说。”“用茶干杯?”“泡不够浓的淡茶,也许更适合我们。”二人举起茶杯,当地相碰。“累死了。”喊一声后,山田昭江连忙合起打哈欠的嘴巴,欠欠身说:“我先走啦。”“今天很麻烦咧。”做兼职的主妇边解下女侍应的围裙边说。“嗯。店长有没有问题呀?”这是珠美中毒的餐厅。当时端通心粉的就是山田昭江。“很好的教训,谁叫他平常总是唠唠叨叨的。”那位太大笑了。“听说他被揍倒在地上?好想看到。”山田昭江笑一下。“不过,我们餐厅的名字如果见报的话,顾客会不会减少?”“怎会呢?现代人很忙,大家很快会淡忘的。”说得有道理。刚才有些晚到的客人,似乎听见了事故原委,也有年轻人地故意点了通心粉。“明天,我要去警署。”走进里头的休息室,山田昭江边更衣边说。“哦?因你看到疑凶之故?”“也说不上是看到了……其实只是瞥了一眼,长相也记不起来。”山田昭江不安地摇摇头。“不是很棒吗?这种事一辈子不会有几次的。”“一次就够了。”昭江苦笑。“何不喝杯咖啡?我要去买东西。很赶的,必须趁便利店关门之前回去。”“好。那么明天见。”“再见。”那位太太卷起围巾走了。剩下昭江一个人。厨房还有人在,为了准备明天的食物,打烊了也不能马上回去。休息室的桌上,摆着店里未卖完的咖啡,算是工作以外的额外收获。昭江并不太想喝咖啡,可是难得有现成的,于是往杯里倒咖啡。想起当时问她有没有报纸的男人,竟然是用毒药杀人的可怕分子……外表看来,仅是蛮吸引人的“俊男”。“好可怕。”昭江喃语。“昭江小姐,在不在?”有声音说。“有。”“你的电话。”“哦,麻烦你。”昭江急忙走出休息室。她奔到收银处的电话前,拿起话筒。“喂——喂喂?”传来嘟嘟声,电话挂断了。“奇怪。”昭江耸耸肩。“谁打来的?”接电话的厨房部男孩子问。“挂断啦。对方说了什么?”“没说什么,是男的。男朋友?甩掉你了是不?”“多管闲事!”昭江瞪他一眼。不过,说不定真的是“他”。因为他知道昭江会工作至很晚,于是偷偷打电话来;而在昭江接电前,突然有工作而挂断……一定是的。待会打电话给他好了。回到休息室时,昭江想。已经跟他交往了两年。说是交往,只是偶尔见见面,聊聊天,并没有特别关系。不知何故,突然很想见他。不是普通的“朋友”身分,而是“情人”。已经两年了,两人找个地方过夜也无妨……对。彼此都不是小孩子了。把咖啡喝了吧——有点凉了,但她怕热,恰恰好。为何会有这种感觉?唔,多半是因为今天这件事的缘故。眼前有人差点死去,乃是第一次经验到的。昭江突然莫名其妙地胆怯起来。她渴望有人紧紧地拥抱自己。当然,纵使不是遭人杀害,人也可能死于意外……想到这里时,立刻想马上见他。对了。明天必须去警局一趟,上班时间定比平日迟。反正会迟到,不如请假好了。一天而已。而且发生了今天的事件,店长不会诸多唠叨吧。待他今晚工作完毕,找个地方过夜……身上带了钱,算好他下班的时间,在外面等他,他一定会很惊讶的。然后提出建议,让他更意外……对,就这么办。昭江把咖啡一饮而尽,迅速站起来。突然觉得胸口作闷,强烈的呕吐感涌上喉咙。怎么回事?不要,难得今夜是良宵……昭江使劲吸气,睁大眼睛压住胸口喘气。“救命——”她的手伸向桌子,想呼喊他的名字,可是叫不出声。“死亡”一下子粗暴地猛揪她的胸膛,夺走她的性命。生命、梦想、美妙的一夜,都失去了。当昭江崩跌在地时,她连失望也来不及感觉。

“嗯,是啊。不,我十分明白的。”大食拿着话筒边冒冷汗。“老大吗?嗯,他在努力着,我想很快就会收拾她的,真的……”对方在唠唠叨叨地数落,大食把话筒从耳朵移开,等待对方安静下来。“喂喂,我在听着——嗯,有点感冒,喉咙痛。是——他会尽快搞妥的。”挂了电话,大食呼一口气。“-嗦的家伙!”他把退回的十元辅币放回口袋,走出电话亭。“喔,好冷。”大食很怕冷,这天阳光相当猛烈而他却戴围巾、两手紧紧插在外套的口袋里。他的右手并非仅仅插着,而是捉住匕首.感觉不是很舒服。我是司机罢了,真是……超级市场前面,人来人往。怎不快点出来呢?大食边踏脚边喃语。寺尺拿莱福枪去修理,改拿手枪击杀佐佐本绫子,已经三天了,自此行踪不明,大食开始担心。不可能……被逮住了吧?不,假如他被逮住了的话,也会传到大食耳中才对。什么消息也没有,这就成为不安的种子了。说不定不为人知地消灭了他,杀手被人消灭的事并不稀奇。总之,寺尺一个电话也没来,实在奇怪。另一方面,出钱的人频频挑唆:“还没下手吗?”由于大食先收了订金,把柄在人家手里。没法子的事。虽然他不是“专家”,但他决定代替寺尺来杀佐佐本绫子。他不习惯用枪,改用匕首。匕首……打架时用过,还未试过用匕首杀人。虽然不安,但是决定了,只好干到底。现在,佐佐本绫子在超级市场里面。本来想在里头干掉她的,却因太拥挤,担心刺死她后逃不掉,结果跑出外面来。然后在外面等候期间,打电话给雇主、因为想到说不定寺尺有什么消息进来。“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嘛,老大。”他摇头不已。就这时候,佐佐本绫子出来了。两手抱着大纸袋。好。大食开始跟在她后面,这里人太多。抱着那么多东西,即使贴得近也不知道吧。这可能是很简单的工作。也许是说给自己听的,大食想。手上的包裹好像很重,绫子边走边发牢骚。马路变成向上的斜坡。转弯后,两边全是私人住宅,有部巴土经过,后面没车子。就这里好了,大食想。虽然紧要关头仍有踌躇,可是只好做了。为了钱,一切都是为了钱。握刀的手被汗水弄湿了。他用牛仔裤把手汗抹掉,加快脚步。上斜坡时,绫子的步伐放慢,距离马上缩短,还有三米左右。大食悄悄从口袋拿出握刀的手。只要唰地刺她心脏地带一刀,然后啪地跑掉就行了。不过是两三秒钟的事。大食一口气冲上前去……就那一刻,绫子右手抱着的纸袋,突然穿底了。“哗!”绫子喊。苹果啦、柑啦,一下子跌个满地,滚落斜坡。“啊——”大食想闪开,却要先把匕首藏进口袋。倘若闪向旁边跳起就好了,然而不巧踩到苹果。精彩地栽个人仰马翻。“哇呜……”大食仿若踩苹果滑板似的滑落五六米外。绫子只是哑然呆立在原地……“真对不起。”绫子战战兢兢地鞠躬。“就是这儿——噢,要你帮我拿进去,没关系吗?”“反正到了这里。一样的。”大食板着脸说。他的两手抱着一大堆苹果和柑。“那我现在开门罗。”绫子一慌,锁匙又掉了。大食半惊讶地注视佐佐本绫子。这小妞何等笨手笨脚哇!然而不可思议地,他竟然不生气。因为大食本身也是笨手笨脚的,从小遭人多方取笑。当他看见笨手笨脚的人时,就有遇故知之感,不由想打招呼。很奇妙。“请进。”绫子终于把门打开了。“呕——屋里很乱哦。”“打搅啦。”“请把东西放在那边,没关系。”“放在玄关?那可不行。厨房在哪儿?不可能距离一公里外吧。”“嗯。那么就……在这边。”大食进到屋里;突然觉得这妞儿很天真。让一个从未谋面的男人进屋里,而且进到厨房……万一男人突然变狼怎么办?大食突然有“那种”念头。二十岁的女孩,光是杀了多可惜。若是用匕首逼她脱光衣服……外表看来身材不错嘛。“请摆在桌上——对不起。”绫子咚地行个礼。“不,反正我闲着。““呃——你跌倒时,有没有受伤?”“受伤?啊,不要紧,我去洗洗手好了。”“好——在那边。我马上泡茶。”“不必客气,我马上走的。”在盥洗台,大食边洗手边呓语:“我要杀你啦。”怎么办?杀她之前作乐一番,还是速战速决?“有温水出来,真好哇。”温热的水浸透地僵冻的手,大食突然对这种生活向往起来。当他用毛巾擦手时,绫子从客厅喊:“请到这边来——茶泡好啦。”“谢谢。”大食转身要迈步时,差点跟倏地跑出来的什么人相撞。“噢!”他慌忙闪开……二人对望了半晌。“老大!”“你在这里干什么?”寺尺拄着拐枚,穿着睡衣站在那里。“真是好管闲事。”珠美说。“绫子姐姐准备把那个老伯留宿到几时呀?”“别问我。”夕里子说。夕里子和珠美傍晚时候出去买年货,正在回家途中。珠美不厌其烦地嚷着,“请吃请吃,”于是二人走进一间路过的餐厅。由于绫子罕有地表示她做晚饭,总不能在这里吃了才回家。珠美坚持在这里吃点东西“打底”的理由是;“我担心大姐煮的菜全部垮台嘛。”“那你吃好了。”夕里子说。“我吃冰淇淋就可以了。点菜吧。”“OK!”珠美精神奕奕地开始看菜牌。夕里子上洗手间时,珠美叫了通心粉。“还有,士多啤梨蛋糕。”对女侍应说完后,把菜牌还给她。环视店内,珠美留意到一个背向自己而坐的男人,正在收起一面镜子。打扮时髦,相貌倒不怎么样,珠美想,喝了一口水。“叫了什么?”夕里子回来了。“通心粉。”“吃了那个,晚饭还吃得下?”“别担心,我的肚子不是你。”珠美说。“重要的是,她打算留老头子住到什么时候?”“不知道,姐姐说要等他复原为止。”“但你觉不觉得奇怪?既不打电话回家,也不报工作地点联络——通常的情形,他的家人会来接他的呀!”“是不是一个人生活?”“那岂不麻烦?万一他想就这样长住下去怎办?”“怎会呢?”“人心难测。虽然外表稳重,斯文有礼。”确实,假如那老人一直住下去的话,夕里子也觉得头痛。怎么说都好,现在父亲不在,家里只有三个女孩,光是有别人在就够累了。可是在这件事上,绫子的责任感比普通人强。是因为她的关系,那老人家才跌伤的,因此她一心认为:“我有义务照顾到他复原为止。”一旦钻了牛角尖就不顾一切,虽不至于豁命,但是她顽固得很。“这两三天看看情形好了。”夕里子。“看样子他好了很多,到时我来跟他谈一谈。”“也好。”珠美似乎不太起劲的样子。“既然带回来了,应该带年轻点的。”“那更危险啦。”夕里子瞪眼。“对了——不知国友好不好?”“怎么突然提起他?”“为你担心呀!二姐。最近胃口不好嘛。”“是你吃得太多罢了。”夕里子反唇相讥。女侍应在夕里子面前放下冰淇淋,把托盘里的咖啡端去稍远的桌子。刚才珠美看到的那照镜子男人的桌子。“久候啦。”“谢谢。”男人说。“啊,不要牛奶。”男人不加糖不加奶,慢慢喝着黑咖啡……称不上好咖啡,不过,喝的量以这样为适当。男人从上衣口袋拿出一张照片——佐本木家三妹妹,用圆圈圈住的是么女珠美。叫通心粉的女孩吧!男人点点头。应该点好吃一点的东西才是。因为那将是你在这世上最后的一餐了。这男人的名字叫小野井。他本来只唤作“小野”,嫌它太普遍了,故此自称“小野井”。女孩子的说话声很尖,两名女孩的对话,大致上都传到小野井的耳中了。很好,很好。热心谈话的人不怎么留意味道就吃了。小野井从口袋中探索。他的指尖碰到一个小纸包,里面包着的是“死亡”。小野井现年二十八岁,自小就常悄悄地喂毒药给附近的狗和猫,看到它们痛苦就很开心。天生可怕的恶性质。可是他头脑精明,在别人面前是“好孩子”,很少被怀疑。有一次搀毒在邻居的狗粮食里,被狗咬到他的脚,这件事决定了他的一生。起初狗主人很怕,之后对小野井的行动起疑,把狗食物交给警察分析。当时小野井十二岁,他的一家被送出所住的城市。最后父亲失踪,母亲跟一名流氓男子再结婚。他和继父(小野是他亲生父亲的姓)完全合不来,两年后离家出走。临走前,他在继父所取用的胃药中事先搀了砒霜——其后如何,小野井不知道。然后,从二十岁左右起,小里井得悉“下一剂毒”就能混饭吃,于是开始了他的下毒生涯。他喜欢杀人,而且不会让人轻易死去。他不大量用药,而是刚刚好的份量;看对方痛苦地慢慢死去而自己则乐在其中。若是那个小妞的话,这个份量就够了,他的直觉很少不对。其后只要等通心粉端上来就行了……“真是吓一大挑。”大食说。“我以为你在什么地方死了。”“抱歉。”寺尺坐在客厅沙发上。“我一直不敢打电话。”“话是这么说……太意外了,居然在要杀的对象家里做食客。”“没法干嘛,真的腰痛,以为死定了。”寺尺慢慢地啜着香茶。绫子受寺尺之托,出去买消炎药布去了。当然,寺尺是为了跟大食谈话而故意差开她的。“我也在,不如在这里干掉她,一走了之如何?”大食说。“唔……”寺尺在沉思。“怎么了嘛。因她救你一个,你就在意了?”“是的。“寺尺点点头。“当然,工作是工作。可是,她照顾我的病,服侍我。不管时代怎么变,当场杀掉她的事,我做不出来。”“那,怎办?”“复原后离开这里,然后重新用莱福枪——”“不是一样吗?同样是杀人。”“我知道,可是对我完全不同。”大食耸耸肩。“这是你的工作,就照你想做的方式去做好了。”“抱歉。年纪大了,人就变得顽固啦。”“不,我也得帮忙呀,我认为我必须代替你做。”大食笑了。“有件事令我耿耿于怀。”“什么事?”“手枪不见了。”“不见了?”“嗯。从百货公司的楼梯滚落时,可能飞去什么地方了,我记不起。”“可是,如果有人发现那种东西.应该向警方呈报才是。”“怎样说呢?总之,要干也没武器了。”“原来如此。”大食苦笑。“可是,那小妞也怪可悲的,竟不晓得她救的是一个要杀自己的男人。”“特别的女孩。”寺尺说。“如今我还不能相信还有这种女孩存在,杀了可惜。”“喂喂——”“不要紧,我会收拾她的——好像回来啦。”听见玄关传来响声,寺尺说。“我回来啦。要不要马上贴药布?”“不,刚刚才坐下,稍后好了。”寺尺说。“我正在跟他聊天。”“我这个人真失败,总是给人添麻烦。”绫子说。“掉东西啦,遗失东西啦。二十岁了,连我也不喜欢自己。”“没有的事。”“那我告辞了——”大食准备起身。“噢,对了。”绫子拍一下手。“总是忘掉——哎,伯伯,你有东西在大衣口袋里。”绫子奔去。立刻又跑回来。“这个,是不是伯伯的?”绫子手里拿住一支短枪,说。“通心粉做好啦!”厨房传来声音。好啦?——小野井从口袋拿出装毒药的纸包,飒地撕去边端。可以藏在掌心的大小,一克左右的分量。女侍应把通心粉摆在盘上走过来。小野井站起来,问女侍应:“有报纸吗?”女侍应停下来,脸扭向入口方向。“有,在入口的椅子那边。”不过两秒钟,对小野井已足够,无色透明的结晶撒在通心粉上面,一转眼就溶解了。“谢谢。”道谢一声,小野井往入口方向走去。“久候啦。”女侍应把通心粉放下。“来啦。”珠美摩拳擦掌。“什么嘛,饿鬼似的。”夕里子苦笑。“这个普通哦!要不要吃一点?”“不要。”夕里子摇摇头。“我打个电话回去看看怎样了。”“确定一下。大姐是否好好做饭了。”夕里子手里拿着电话卡,走向店门入口的公共电话。“失礼。”途中,跟一名去拿报纸的男子擦肩而过。相当和蔼又机灵的男人。夕里子拿起话筒,准备打电话回寓所。位子上,珠美一边低呼“哦,好烫”,一边挠着通心粉,开始吃将起来……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