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赢pt手机客户端毒药与对象,赤川次郎

“珠美……”夕里子轻轻用自己的双手夹住珠美的手,给她温暖地摩挲。珠美慢慢张开眼睛。“二姐……”“感觉怎样?”“嗯……身体好像空荡荡的……”珠美用有气无力的声音说。“可是你活着,真的好极了。”“大姐呢?”“她刚才一直在。不过你已不要紧了,她暂时回家拿入院的东西。”“留院吗?”珠美叹息。“考试前就好了。”“你在说什么呀?”夕里子笑了。珠美稍微回复平日的朝气,不由松一口气。“想要什么?”“嗯。”“说说看。我想商店还开着的。”“商店开不开无所谓。”珠美说。“我想要的是现款。”“严肃点好不好?”夕里子瞪她一眼……“这是单人房?床位差额费不是很贵吗?”“这些事你别在意。”“又没有房间服务?”“又不是住酒店。”这时,传来敲门声。“是。”夕里子从床边的椅子站起来,过去开门。“三崎先生。”“怎样?”三崎窥望房内时,珠美扬起一只手示意。“嗨,好极啦。不是很精神吗?”“精神不好。”当事人强调。“探病礼品一概不拒。”“三崎先生。”夕里子问。“那间餐厅的通心粉还留着吗?”“嗯,幸好。在他们完全处理前,巡逻车抵步,拿到不少。”“那……是否有毒?”“砒霜。”“砒霜……不是剧毒吗?”“嗯。分量超过致死量。”夕里子再次不寒而栗。“好人毕竟有好报。”珠美说。“是谁把砒霜放进通心粉呢?”“问题就在这里。”三崎点点头。“你说得对,那是专业的手法。”可是,谁能做得到呢?“珠美。通心粉一来,你就马上开始吃吗?”“嗯。”“没有离开位子?壁如上洗手间——”“没有。姐姐你不是去打电话了吗?”“对呀。可是……奇怪,不可能从一开始就下了毒吧?”“问题在这里。”三崎说。“我们查问了厨房和女侍应,他们说没有不认识的脸孔进去过。”“那么说——”“一名女侍应记得端通心粉去的事。”三崎说。“她说她中午也是吃通心粉,当时觉得自己吃的量比较少。”“那人有什么头绪?”“她端去的途中,一名客人问她有没有报纸,她说在入口处。当时往入口方向扭过脸一瞬。”“那是在那一瞬间的事?”“专家就能办到。她说那男人年约二十七八,相当英俊。”“二十七八……”夕里子皱眉。“没有其他可能性了,恐怕就是那个男人。现在我们在收集用毒杀手的情报,因为这种人并不多。”“我想我也曾跟那个人擦肩而过。”夕里子说。“真的?”“通心粉来了以后,我走去入口处打电话。当时的确……跟一个拿报纸的男人擦肩而过。差点相撞时,他说‘失礼’——”“记得长相吗?”“这……我并没有留心看,不过有个印象是长相颇特出。”“如果拿到照片之类的话,让你看看好了。”“好。”“问题是以后……”三崎说。“换句话说——”“说不定那男的又再狙击珠美君。不,也可能狙击你或你姊妹。”“我倒没关系。”“不好。我不希望成为国友这小子恨我一辈子的憾事。”三崎苦笑。“从今晚起,将有刑警在这个病房轮班看守。”“好哇!”珠美在床上往上举拳。“有护卫!好威风!”“傻瓜,那种东西要来干嘛。”“是吗?可是,感觉上好像做了VIP呀。我叫朋友来看我,到时最好有三个人站着看守就好了。”“瞧你说得多轻松。”夕里子叹息。“都不知道人家的心情。”“好极啦,夕里子姐姐。那位女侍应记得。”“为何我‘好极啦’呢?”“假设没有别人的话,歹人即是神秘又意想不到的人物。真凶岂不可能是胞姊了么?”“我干嘛要杀你?”“那个嘛,因争夺国友的三角关系而有纠纷。”“那是垂死的人说的话?”“真的吗?哪个三角关系?”三崎瞪大眼睛。夕里子慌忙说:“说笑而已。完全胡说八道!”三崎笑一笑。“我放心啦。这就没问题了,我就这样转告国友啦。”话一说完,病房的门打开。“怎不敲门——”夕里子说到一半就瞠目。“国友……”表情有点僵硬的国友站在那里。“喂!国友,我不是叫你不要来吗?”三崎说。“我不能。”国友说。“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国友——你来。”夕里子拉起国友的手,从病房带他出去。“夕里子……”“外边冷不冷?”夕里子问。“外边?不,不太冷,因为没刮风。”“那就出楼顶去看看好了。”夕里子催促国友。珠美住的病房是二0八,在二楼。建筑物本身只有四层楼,爬楼梯并没什么大不了。“清醒啦。”出到楼顶,接触冰冷的空气时,夕里子叹息。“偶尔冷一冷也是好事。”“夕里子……”国友放松肩膀。“应该说什么好呢?……当我听见珠美的事时,我真不晓得如何是好。”“我也是。假如她死了怎么办?你的事又……”“无论怎样对付我都无所谓。我作好心理准备了。”国友挺直背脊。“你是不是很恨我?”“——国友,现在有带枪吗?”“枪?有。”“给我一下。”夕里子接过国友从外套底下掏出的手枪。“有子弹的吗?这样子开枪的话。”“嗯。”国友点点头。“很危险哦,这种东西——”夕里子把枪对着自己胸口。国友大吃一惊。“喂!不要!万一子弹打了出来——”“假如你不信任我的话,我就扣扳机。”“我不信任你?”“若是我因此恨你,我会先恨自己。你认为我如此窝囊?”“夕里子……”“珠美也不会恨你的,姐姐也是。我们都不是小孩子呀。”“我明白啦。”“那就永远不要再说那种话了。”“知道。”国友微笑。“明白啦。所以,把枪还给我。”“是。”国友把抢收起来,说:“幸好我赶来了。”“是吗?”“看到珠美无恙,我回去了。”“难得来到这么寒冷的地方。”“嘎?”“回去之前,让我给你温暖。”夕里子吻了国友一下……“你真好。”“罕有的赞美。”夕里子笑。“可是,这里毕竟太冷了。回去吧。”“也好,不然感冒就糟了。”二人从楼顶下楼梯。“哦,医生。”在走廊上跟守口医生不期而遇,夕里子停下来介绍国友。“那么,果然有人下毒了?好过分的事。”守口皱眉。“会有刑警看守,请多多照顾。”国友鞠躬致意。“好的,我们也会好好注意。”守口致意一番后走开,夕里子有点困惑地目送他。“有点奇妙。”“什么事?”“那位医生,怎地突然和蔼起来了。”“虽然年轻,不是很精明吗?”的确。他是很“精明”的外科医生。可是,平时寡言冷淡的守口,为何突然变得如此“社交性”?夕里子侧头不解。当然,他是珠美的救命恩人,肯定很感谢他……然而,人的性格很少突然改变。夕里子在意的只是这一点。“大概有点特别吧。”国友按住夕里子的肩膀。“来,走吧。”“哎,不要问珠美想要什么。”“为什么?”“她一定死赖着央求很贵的东西的。”“没关系。只要我的薪水买得到。”国友说。回到珠美的病房,国友端详了珠美一会后,问:“有没有想要的东西?”“唔……”珠美想了一下,说:“国友先生的银行存折和印章。”

“果汁没喝完,怎办?”夕里子说。“哦?但我现在已经很饱了。”珠美说。“当然啦,你吃那么多。”从外面买回来的三文治,被珠美完全摆平了。“住院也会胖的。”珠美在床上伸个大懒腰。“只有你才会。”“是呀。”珠美沉思起来。“怎么啦?”“班上同学来探病时,如果我太有朝气,买不到同情吧。有没有办法可以令人看起来憔悴些?”“谁晓得!”夕里子讶异不已。“那么,这杯果汁扔掉喽。”“等等!我喝,浪费了可惜。”“可是已经不冷了。”“那就帮我放进冰箱去,好不好?”“就这么办。百分百鲜橙汁哦,非常美味的。”“我会喝的,吃药后用来解解药味。”“也好。”夕里子把果汁杯放进冰箱里。“啊——,饱死了,想睡……”珠美打呵欠。“偶尔住住院,真好。”“不知别人的心情……学校的功课,有没有交托同学帮你抄笔记?”“完全交托了。”珠美闭着眼睛。“替我付了兼职费吧。”“你真是……”夕里子苦笑。“不过,你运气好,一定可以长命百岁。”“嗯……”“不知国友在做什么?他不要紧吧……”夕里子喃语。“不能见面,更叫人挂念。”国友一定也想陪伴在我们身边。夕里子了解他的心情,愈思想愈心焦。“不过,你能获救已经太好啦,真的。”珠美什么也没说——抬眼一看,她已睡着了。“好幸福的小妹。”夕里子低喃着,轻轻拉起毛毯替她盖上。门打开,白袍医生走进来。不是守口。“请问——”“佐佐本珠美,是这间房吧。”“是的……”夕里子回答。这张脸似曾见过,她想。大概在医院中碰过面的关系……“是吗?”那名医生反手关门。当他的右手从口袋伸出时,手里已握了一支发出微光的枪。夕里子想起来了。在那间餐厅擦肩而过的男人!“是你下毒的——”“她命大。”男人说。“不过,工作必须完成才能交差。哦,外面的刑警乖乖地坐在椅子上,晕厥啦。”夕里子反射似地迅速站在床前保护珠美。“你想一起死?那也无妨,我本来尽量不杀害多余的人。”“女侍应是你杀的吧?”夕里子说。“她看到我的脸嘛——没法子。姊妹俩共赴黄泉去吧!”说完,男人把枪口直直瞄准夕里子的胸膛。今田公子快步走在走廊上。公子时常被人说她“急性子”、“匆匆忙忙”,她自己也这样认为。可是,现在不同了。即使不急,她的脚步也轻盈起来。跟守口结合的事,足以使公子步伐轻盈有余了。她并没有想到要跟守口结婚。凭守口的条件,他可以转去名门大学医院,升上相当高的职位。纵使守口和公子继续保持这种关系,最后他也可能跟别人结婚。不过无所谓。公子随时可以回去故乡,只要她有意思结婚,相亲对象多的是——“真是急性子。”公子边走边笑自己。守口并没有表示什么,然而凡事想到将来,乃是公子的习惯。说不定干脆地跟守口结婚——可不是?以后的事,与其往坏的方面想,不如往好的方面想来得开心……“咦?”又在打瞌睡了,这刑警真是。那是为了什么而来看守的?刑警坐在椅子上,头垂向前。公子走过去,嗡地拍他的肩膀,企图吓醒他。刑警的身体慢慢倾斜,从椅子横跌下去。公子倒抽一口凉气。不好了——公子冲到珠美的病房门前,使劲打开。夕里子看到房门啪地打开,经常巡视这个房间的护士冲身进来。持枪的男人霍地转身。“来人哪!”护士喊。男人揪住护士的手臂,二人纠缠在一起。夕里子拿起床边的椅子,不顾一切地高举起来,对准男人的后脑敲下去——转来“砰”一声,椅子一秒不差地直击男人的脑袋。男人呻吟着跪倒在地。夕里子再度举高椅子,可是,男人就这样躺在地上不动了。“成了……”夕里子把椅子放下。“你没事吧?”护土问。“没事……托福。是你救了我。”夕里子蓦地瞠目。护士那白色制服的胸膛一带,有红色血迹在慢慢扩散。“我好像……中枪了。”护士说着栽倒在原地。“怎么啦?”珠美醒了。“不好了!来人哪!什么人快来!”夕里子大声喊着,从房间冲出走廊。“医生。”夕里子察觉守口站在病房门口。“不要紧吧?您被击晕了——”守口制止三崎刑警说到一半的话,问:“今田君她——”今田公子继续躺在地上,血不再扩散了。子弹射穿她的心脏,出血并不严重。“当场死了。”三崎垂下头去。“万分抱歉,看守的刑警也受了重伤。”走廊上聚集了许多住院的病人,战战兢兢地窥望着。“托今田姑娘的福,我获救了。”夕里子说。“她代替了我们——”夕里子从珠美那儿听说了,今田公子是守口的情人。“凶手被逮捕了。”三崎说。“真是不幸。”没穿白袍的守口,予人沮丧的感觉。他跪在今田公子身旁,拿起她的手腕探脉。大概他想亲自证实才肯罢休。“医生,对不起。”珠美说。珠美哭了。眼泪潸潸落下。守口仿佛什么也没听见似的,蹲下身去亲吻她的额头。“三崎先生,关门吧。”夕里子说。“嗯。”三崎过去把门关上。守口慢慢抬起脸来,问:“刚才摆在这儿的果汁……怎样了?”“嘎?”夕里子不解。“果汁吗?”“晤,刚才不是放在那张小桌上吗?”“珠美说待会才喝,摆进冰箱了。”“现在还在吗?”“还在……”“可以给了我吗?”守口说。“当然可以……”夕里子从冰箱拿出果汁杯。“舍妹喝过的。”“没关系。”守口点点头,接过杯子。“有许多事,事后才能分晓啊。”说完,他走出病房。“医生是不是有什么事?”珠美担心地说。“不晓得。”夕里子也困惑不解。“对不起。”护士探脸进来。“佐佐本夕里子小姐,您的电话。”“是——”夕里子虽然在意守口的表情,还是赶过去接电话了。“我是夕里子——喂喂?”“夕里子?”“姐姐!不好了!现在你从哪儿打来?”“不知道。”“嘎?”“但你不能来哦。他们说什么你都绝对不能来,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正在吃惊时,对方突然变成男声。“你懂了吧。令姐在我这里。”“你说什么?”“我叫永吉伦三。”血色唰地从夕里子脸上退去。“你知道我是谁吧!”声音说。“呃。”“我的目标其实是你一个。看来你们家山有福。姊妹都是好运的人。”“不要伤害我姐姐。”夕里子用挤出来的声音说。她不想被周围的人听见。“你,还有你的情人刑警国友。只要得到你们两个,我就满足了。假如你一个人来这里的话,你的姐姐就可以活着回去。我保证。”夕里子闭起眼睛——应该怎办?总之现在——只能依从对方的话去做了。“好吧。”夕里子说。“我要去什么地方?”“回去公寓等候,我去接你!”永吉说。“你懂吗?我失去了唯一的儿子,等于死了。假如你做任何小动作的话,我即刻杀了你姐姐。”“明白了。”“今晚十二点,留在房间里——我期待跟你见面。”电话挂断了。姐姐!夕里子深深叹息……守口从壁橱拿出新的白饱穿上。重读那封写好的信——最后写错字的话,很没面子。“好了。”守口把信放进信封,封了口,摆在桌上。果汁在眼前,半杯左右的深橙色液体。守口笑一笑。第一次知道,失去之后才知道。神的国在今田公子里面——那个平凡的护士,平凡的女孩之中。为了迎接“神国”而献上活祭,不惜杀人——其实神国就近在咫尺。而我竟然一无所知。我做过些什么?守口甩一甩头,然后拿起杯子,毫不迟疑地一饮而尽。神国来了吗?抑或……守口伏在桌面,闭起眼睛。他知道,他的眼睛将永远不再睁开。

夕里子两手紧握,坐在走廊椅子上。身体仿佛硬直了,连自己是否在呼吸也无法断定。这是安部美香留医的医院,恰好就在那间餐厅附近。把珠美送来这里是否明智的选择,夕里子也不知道。现在只能祈祷而已。珠美……珠美,拜托,加油!听说情况并不乐观。这样子赶她出走廊,是由于情况相当危险之故。说来偶然,替美香做手术的那位守口医生,正在替珠美诊症。其实应该属于消化系统内科的领域,但那位医生凑巧休息,负责急救的碰巧是守口。作为外科医生他是超一流的,不属于专长的情形又如何?可是,怀疑也是无济于事。现在已经交在医生护士手里,夕里子只有等待。到底怎么回事?珠美突然那么痛苦。守口说是中毒症状。中毒?那碟通心粉即使使用不新鲜的材料,变成那种情形总是奇妙。这样看起来,简直是吃了毒药似的。夕里子并没有毒药知识,但她起码以为是纯粹的食物中毒。中毒……毒药?夕里子禁不住震惊得屏住呼吸。她想起那天引她去电影院的胖男人——米仓一郎所说的话。对方聘了两名杀手去杀国友。一名是莱福枪狙击手,另一个是用毒药的。是巧合?不,假如杀手企图杀珠美的话……夕里子弹跳起来,向护士的窗口奔去。“对不起,再借一次电话。”刚才通知绫子时,已经借过一次。夕里子打给三崎刑警。没有立刻找到他,两三分钟后,他打回来了。“嗨,夕里子君吗?”三崎好像在外面,从有点吵闹的地方打来的样子。“你在医院?怎么啦?”“珠美好像吃了毒药。”“你说什么?”三崎喊出声来。“那她——”“现在在急救中,还不晓得救得到没有。”“怎会这要……我联络国友,叫他去你那边。”“不了,那样反而危险。说不定是杀手为了引国友出来而对珠美下毒的。”“原来如此。”三崎叹息。“你很冷静,可能真是这样。”“在餐厅吃的通心粉有古怪。如果来得及,可否替我调查一下?”“好的,哪里的餐厅?”夕里子说明地点后,三崎说:“我马上派巡逻车去。一定有救的,提起精神来。”“是。”夕里子挂断电话。这样子采取一点行动,总比一直等待的感觉沉着些。夕里子正要回去走廊时,有声音喊“夕里子”。“姐姐。”绫子急急赶到,那位老人稍微落后地拄着拐杖走过来。绫子抱住夕里子的肩膀问:“怎么样?”“还不晓得。”夕里子摇摇头。“可怜的珠美……好想代替她。”“哪个病房?”“那边——他们叫我在走廊上等。”“哦……伯伯跟来了。”绫子转向寺尺。“已经没事了。”“意料不到的事。”寺尺说。“我也等一下好了。我在玄关那边,有事就叫我。”“谢谢。”夕里子也鞠躬。这种时候,她反而比平时有礼貌得多。妹妹俩并肩坐在走廊椅子上。“抱歉,姐姐。”夕里子把内情说明一遍。“虽然有我在……做梦也没想到珠美会受狙击!”“不是你的错。”“可是……若要狙击国友的话,不如杀我的好。”“谁也不能杀害你们。”绫子紧握夕里手的手。“你或珠美都不能。没事的,珠美不会死的,她一定会好起来的。”“是的……”夕里子抹去泪水,勉强微笑。“听姊姊这样一说,真的觉得珠美会好起来了。”“因为我有超能力嘛。”“姐姐有超能力?怎样的超能力?”“那是秘密。”绫子表情认真地说。“时机一到,我就摆平坏人。”“我期待着。”可是——现在最重要的是珠美的性命。夕里子恨自己只能呆呆地坐在这里等待。就当此刻——门开了。守口医生走出来。夕里子和绫子几乎无意识地站起来。守口在冒汗,脸上的汗在发亮,呼吸很急。然而,从他的表请读不出一丝内容。“医生。”挺身上前的是绫子。“我是妹姊,珠美怎么样?”守口用白袍的袖子抹去额头的汗。“总算渡过了。”守口说。“现在睡着了。”“那……她得救了?”“嗯。再迟五分钟就太迟啦——失陪。”守口快步走开,跟平时一样。夕里子和绫子对望一眼。“姐姐……”“夕里子……”二人仿佛突然脚力松脱似地一同瘫坐在走廊上。出来的护土吓一跳,扶她们起来。“真是好极啦。”那名护士说。“守口医生好厉害,看的人都捏一把汗,运气真好。”“真的……应该怎么道谢……”绫子马上热泪盈眶。“请向守口医生说好了。你们可以进去陪她啦。”“是。”“还有,有可能是中毒药,我们要跟警方联络。”“知道。”夕里子点点头。夕里子已重新振作不少。突然想起:“对了,必须谢谢用车送来的人。”夕里子急急走去。那对夫妇坐在玄关进来的椅子上。“怎么样?”做丈夫的发现夕里子,站起来问。“总算挽回性命了。”“好极啦。”“据说再迟五分钟就不行了。托你们的福,舍妹获救了。”“能够帮上忙真好——回去吧。”他对妻子说。“嗯。”“改天再答谢两位,请留下姓名和地址。”“不用啦。”“怎么可以——”“不,其实是我们想答谢你们。”“嘎?”夕里子困惑不已。“我们本来准备离婚的。”妻子说。“那是我们的最后一餐。可是,发生了这样的意外事故……”丈夫微笑。“我们决定重头来过。是不是?老公。”“嗯。因此反而是我们想表示谢意。总之,我们祈愿令妹早日复原。”“谢谢。”夕里子深深鞠躬。“走吧!”“嗯。”他们手挽着手离开医院。夕里子以轻快的心情目送他们的背影……“医生。”今田公子走进房间。“今田君呀……”躺在沙发上的守口稍微抬抬头。“对不起,打扰您休息。”“没关系。那是咖啡吗?”“是的。我想您是疲倦了……”“我喝。的确很累!”守口坐在沙发上,叹一口气。“很辛苦啊。”“不是专长,额外辛苦。”“可是做得太好了。”今田公子说。“我看了全身哆嗦哪!”“是吗?”是的。我尽了全力去做,为了救那女孩。假如是外科病人,在这种危险状态下送来医院的话,守口肯定毫不迟疑地当她是“第四个”。那种例子一点也不足为奇。可是,硬要做专长之外的手术。作为医生的好胜心压倒了守口。很后悔——错过了绝好的机会。你在考虑什么”难道你忘了实现“神国”的重大使命了?现在更加不能让那女孩死去。一渡过了危险期,如果再次恶化就奇怪得很。“医生。”今田公子的声音使守口回过神来。“啊——对不起。我在发呆。”“您累啦。何不沐浴清爽一下?”“也好。也许淋个花洒的好。”守口慢慢把咖啡喝光。“趁现在去吧。待会警察来了,又会很花时间的。”“警察?”“嗯。因为是毒药造成的中毒现象。”“啊,是的。治疗完毕的事马上就忘掉啦。”守口笑了。“是不是——自杀?”“那么年轻的女孩自杀?不可能的。”“那是……”“大概有人下毒吧。”“好可怕。”对,有个下毒的歹人在。若是为某种情由要杀那女孩而失败的话,可能还会再来……对。拿毒药去分析。只要用同样的东西杀了女孩,别人会以为是同一个歹人做的。这是好办法,守口暗自点头。这样就四个了,还差一个。仿佛“神国”突然近在身边的感觉,使守口的心像少年似地蹦蹦跳。“医生,要不要添咖啡?”今田公子问。“不,够了——今田君。”他喊住转身要走的今田公子。“是。”“今晚,有空吗?”“我……”事情太突然,今田公子傻楞楞地答不出来。“有事就没关系了。”守口挥挥手。“我去淋个花洒裕。”“我有空。”“嘎?”“今晚……没有什么节目预定。”今田公子的脸唰地红了。“是吗?”守口微笑。“那就一块儿吃饭好吗?”当然,今田公子没有拒绝。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