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归元,落花时节又逢君

我看那老者,眉目忠厚,看来颇诚恳,于是轻轻一礼,笑道:“小女子无知,冲犯贵人,还请老丈说个明白,这荆州霸王,到底是何家子弟?”
那老者皱皱眉,似有些犹豫,不待他开口,却有人插言了:
“子弟?不过是破落户儿出身罢了,三年以前,这丫头的哥哥还在定安街空场子上寻卖把式的苦汉子晦气哪,如今倒是个爷了。”
“这丫头还不自小就是个野丫头,她爹做不得好营生,担了个货郎担子,和王大户家的小妾搭着私奔了,她娘一个女人拉扯几个儿女,靠那裁剪能做得几个?还不是东家的门户西家的床?亏这丫头从小看到大,自是撕裙露裤也不在话下。”
“说来好笑,也不知道这家烧了什么高香,烂泥滚里滚出个美人来,这丫头的大姐,前两年被王爷看中,做了第八房小妾,如今这孙家,也就飞上枝头啦,污烂脏一家破落户儿,居然也就真真的装起皇亲国戚来了!”
“呸!”鄙弃的唾声。
听到这里,我也就明白了,这里是湘王的封地,这孙家,想必与湘王是姻亲,这孙小姐的姐姐做了湘王的小妾,自然一家子身价水涨船高,只是听众人口气,这家人出身市井,得势后只怕在这荆州府作威作福也久了,竟是神憎鬼厌的那类角色。
闹了这半日,我也觉得无趣,眼角觑见那少年听了众人的话若有所思,突然转身就往楼下走,我心中一动,示意贺兰悠,一起跟了上去。
那少年出了酒楼,直直向西方走去,他步子轻捷,行走间行云流水,浑身散发的气韵却是清冷孤绝的,经过他身侧的人们,对他的容貌忍不住多加注目,却又因他的淡漠神情而自动远离。
我瞧着他行走的方向,远处高耸的城墙在望,古木葱郁,屋宇连绵,竟是一座城中之城,突然想起湘王就藩荆州后,是在城内南平王高季兴的原王宫旧址上翻修的新宫,难道他是要到湘王宫去?
我心中越发对这神秘少年好奇,回想刚才他在我身后说话时我回望了他一眼,总觉得眉目之间似曾相识,一时却又难以想起到底是谁,疑惑之下,不由呆呆站在街角沉思起来。
突然一双手伸过来,轻轻将我扯到一边,我呆呆回头,贺兰悠正一脸笑意的看着我:“丢魂了么?小心马踏死你。”
这时我才发觉,几骑骏马正泼风般从我身后驰来,几乎在贺兰悠拉开我的那一刹和我擦身而过,那句话刚说完,已经远在一条街外了,一路上甩鞭呼叱快马急行,路上行人纷纷走避,不时有惊叫声起,路边摊贩被撞翻无数。
我皱眉看着那飞鱼服绣春刀,喃喃道:“锦衣卫……”
盯着那几骑,随手拉拉贺兰悠的袖子:“喂,锦衣卫这般模样的出现,只怕不是好事,瞧他们去的方向,也是湘王宫,难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等了一等,不见有人回答,奇怪的看向贺兰悠,他正一脸温柔的整理自己的袖子,动作极小心的将被我拉皱的袖角抚平,见我看他,立即羞涩而温柔的笑道:“广绫精织衣料,掺入雪山蚕丝,不染污浊不畏水火,价值每匹七百五十贯,抵十个七品官员的俸禄,被你弄皱了,看在你无意,我们又有交情的分上,折个旧,请惠赐三百贯钞,谢谢。”
呃…。我倒退一步,小心的看他:“贺兰悠,你生气了?”
贺兰悠笑得越发欢快:“卿卿,请叫我悠悠。”
我盯着他,这小子果真生气了,为什么?我想了一想,有些明白,只觉得脸腾腾的烧起来,心中有些微的喜悦,他…莫不是吃醋了?
想不到内心冷漠的贺兰悠也有这般少年情态,我哭笑不得,嘿,小心眼的家伙,这算生的哪门子的火?玩的什么花招?
贺兰悠还在笑嘻嘻的看着我,我算是知道这家伙,笑得越发开心的时候,差不多就有人该倒霉了,可这倒霉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该是我吧?我也笑,笑得比他还开心,顺手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锦囊:“嗯,里面有些碎银,估摸着也值三百贯了,实在不好意思,聊表歉意啊。”
贺兰悠毫无愧色:“如此甚好。”伸手便接,我在他指尖堪堪触到时手一松:“哎呀!”
锦囊落地。
我心痛的上前,拣起,万分惋惜的跺脚:“贺兰悠,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将脏了的锦囊拍拍:“素缎品花质地,掺入我十五岁时的发丝,柔韧滑软不耐水火,天下只此一枚,青春年华不可追,及笄发丝难再寻,价值无可估量,说倾城也不为过,被你弄脏了,看在你无意,我们又有交情的份上,折个旧,你便赔我白银万两吧,谢谢。”
贺兰悠在我锦囊落地时已经露出了然的神色,此时笑意更深:“好大的牛皮,白银万两,我是没有的,不过嘛…”
我扬眉看他,贺兰狐狸的羞涩笑容再现:“不过,现有贺兰悠一人,通诗书精武艺,晓兵法知易理,更兼为人诚厚心地善良,愿以身抵白银万两,偿怀素之旧债,辗转反侧,求之不得。”
我听至最后一句,见他连诗经都用上了,一喜之下又不由大羞:“贺兰悠,修已知道你,你还不知修,好个无耻之徒!”啐了他一口,也不理他,扭头便走。
身后,那狐狸轻笑着跟上来。
走不多远,突见前方直直冲来一个女子,披头散发,神情惊惶,奔跑得满面汗水,衣裙更是零落得狼狈不堪,我仔细注目,不由惊咦了一声。
是先前那嚣张的孙小姐。
此时她的霸道嚣张和努力摆出的小姐气度已荡然无存,在路人的侧目中惶急的冲过街道,我以为她是冲着我来的,想必搬到了救兵?那也不必如此兴奋啊,当下含笑站定,等她冲近。
结果她却在冲过我身侧时看都没看我一眼,直接抖着手越过了我,擦身而过时我看见她汗水淋漓的脸上妆容早已化开,青一块紫一块的似打翻了颜料缸,湿湿的黑发粘在她颊上,遮住了眼,她也不用手拨开,就这样含糊不清的向前跑,嘴里犹自咕哝:“完了……完了……”
什么完了?我怔了一怔,正要拉住她问个究竟,我身后的贺兰悠已经微笑着伸出手,轻轻一抓,便将那孙小姐的肩头抓住。
孙小姐前冲的势子未止,一头便往贺兰悠身上撞去,贺兰悠挑了挑眉,手势不变,拖着她滴溜溜转了个圈,手心一按,那孙小姐立即稳稳站好。
笑得很温柔,贺兰悠问孙小姐:“姑娘这是去哪呢?”
那女子有点晕头晕脑的抬头,呆呆的看着贺兰悠,怔了一怔,好像认出了他来,却依然喃喃道:“完了,完了……”
我见她失心疯的模样,心里惊诧,刚才她还好好的说要寻哥哥来教训我们,怎么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便成了这般情状?
贺兰悠见孙小姐仍是神智不清,目光一闪,突然伸出手指,轻轻按在她额头上。
我微有些震撼的看着贺兰悠的修长洁白的手指,以破春风拂杨柳势,点叶飞花般柔柔落于孙小姐额头,突然想起在外公密室里曾看过的一段记载,关于“不破拈花指。”
“昔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今吾气走周天,心传秘法,神通六识,指成拈花,世间万物,无有不破,以指为目,戳点河山,一指破开混沌势,笑我众生皆默然!“
这段记载,记在一本紫色古朴封面的旧册之上,前无开篇后无注解,就那么突兀的写在书中的一页纸上,若不是某一日我在翻外公珍藏,无意中将这书从架上最高一层碰落,又正巧落下时正是唯一有字的这一页,我想我永远也不会看见这段文字。
当时我对着这段话沉思许久,看来是某人由佛祖拈花悟出一门名叫”不破拈花指“的绝世武功,这倒也没什么,但为何不见详注?且这段文字,狂走龙蛇,势如破纸,短短数句,遣词用字,却尽是狂傲威猛睥睨天下之气,令人仅仅读来,便心摇神动,为那流溢的烈烈英风霸气震撼神往不已。
当年,我遥思那写下文字之人,当是何等样的惊才绝艳的英雄人物?忍不住悄悄问了近邪,结果那白毛冰块冷冷回了我句:”不许。“
我只好闭嘴,心知这必定是禁忌,自此也便将此事抛开,然而,此刻见到贺兰悠神秘优美意韵深长,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般的手势,这段儿时回忆如水般瞬间在我脑海中流过,贺兰悠,和那书写秘册的人,会有什么关系?
正要开口问贺兰悠,却见他一指捺下,孙小姐已经清醒过来,却仍旧不说话,只是呆呆看着贺兰悠,半晌,突然流下泪来。
她的神情如此绝望苍凉,令我心中一颤,发生了什么事,会让这个骄矜的女子颓丧若此?

千赢pt手机客户端,茫然之下,便也将询问贺兰悠的打算给忘了。
此时贺兰悠已收回了手指,挂着万年的温柔微笑,根本不为孙小姐楚楚可怜的流泪动容:“孙小姐,请问,什么完了?”
孙小姐恍惚的抬头,死死盯着贺兰悠看似永远温柔和善眼睛,似是明白了这风华无限的少年冰寒冷漠内蕴的心,突然收了眼泪,呓语般的吐出两个字:“……姐姐……”
贺兰悠的脸黑了黑。
我却电光石火的想起这女子的姐姐在湘王宫做小妾,也是她家横行荆州的最大靠山,听她的口气,难道她姐姐出了事?
正思量着,冷不防那孙小姐头一偏,猛的向贺兰悠搁在她肩上的手咬去。
贺兰悠自然不会给她咬着,身姿一转已避到三丈开外,那孙小姐却并不是要伤贺兰悠,见他让开,立即提起裙子就跑。
我看着她的身影飞快消失在街尾,其间她绊着地上碎石,跌了一脚,却立即爬了起来,连揉摸伤处都不曾,以女子少有的敏捷跑远了。
我收回目光,对贺兰悠扬扬眉。 贺兰悠对我笑笑。 心照不宣,继续前行。
走了不多远,我突然一呆。
前方,正是巍峨雄伟的湘王宫,却朱红大门紧闭,一个人影也无,那几骑锦衣卫勒马门外,不住烦躁的喊话,宫内却无一人相应,整个王宫一片死寂,沉沉的空气里,竟象是座无人的死城。
那个淡漠少年也一脸疑惑的站在我前侧,盯着那宫门,看来他虽比我早到了一步,但宫门却早已闭了。
贺兰悠突然在我身侧咦了一声:“什么味?”
我一怔,轻轻嗅了嗅,果觉四周弥漫着一股烧灼的焦味儿,那是燃烧松木的味道,松木富含油脂,烧起来很快,山庄常用这个引火,我是闻惯了,然而此时此地闻到这个味道,实在令人讶异。
忍不住抬眼向宫门内望去,仍然是一片安静,其时已近傍晚,晚霞漫天,我见远方殿宇深处,晚霞红艳跃动似火,不由赞道:“真是艳霞如火啊…”
话到一半突然顿住,此时贺兰悠也发现了,他语声寒冽:“不是晚霞,是真的火!”
话音未落,只听蓬的一声,王宫深处,突然冒出数处火头,瞬间便在连绵的殿宇顶连成一片,火龙似的盘旋灼烧一路伸展开去,远望去烈火熊熊,声势惊人,即使隔着距离,也渐渐能感觉到灼人的热浪扑面而来。
我倒退了一步,震惊的瞪着王宫,湘王宫宫墙极高,火头依然从檐角飞窜而出,可想而知底下宫殿定然已经燃成大火,可这不是普通地方,这是恢弘王宫,藩王驻所,皇叔朱柏的府邸,怎么会发生如此惊人的变故!
更令人震惊的是,既然火起,自当有人救火,这般火势,便是瘫子也要惊跳起来逃生,可是偌大的王宫,居然仍是声息不闻,静谧如死!
我心中一寒,难道,王宫里的人,在火起时已死去?
这个设想太惊人太恐怖,我忍不住浑身一抖,随即推翻了自己的假想,不可能,湘王宫规模建制,从人无数,就算调集军队,也绝无可能毫无声响的便将宫内人等全数解决!
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见火势猛烈,我犹豫着要不要去救火,贺兰悠却已拉住了我,他一贯娴雅的风度此时也有了变化,语声急促:“不用去了,你救不了!烧到这模样,再没活路了!”
我黯然一叹,心知他说的对,停下身形,却见一直呆站在宫门前的那少年突然长啸一声,纵身而起,直直往王宫扑去。
我听那啸声,满是哀伤悲愤之气,心里一呆,一个念头飞速闪过:“不好,他要进去!”也不知怎的,这个念头一生,我再也呆不住,急急道:“”贺兰悠,他去那里是送死,帮我拦住他!“
贺兰悠看我一眼,叹息一声,长袖飞卷而出,我趁势提气,飞身而起跃上他袖尖,这是天魔身法里的流云飞送,贺兰悠内力深厚,当真如云飞卷,这一送,直接将我送至七丈开外,那少年本来距我约十丈远近,我这一跃,转眼便到了他身后。
此时距宫门已极近,宫内的火是从内殿燃烧起来的,火头却分好几处,渐已烧至宫门,我几乎已经听见木质楼阁燃着时的毕剥声响,层层热浪卷过来,顿时烘没了我鬓边几丝散发,我心知宫内此时定然火大,贸然进入有死无生,眼见那少年不管不顾直往里冲,心下大急,天魔身法提升到极致,一掠间便到了他身后,再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伸手便去扳他肩头。
手指堪堪触到他肩,正自心喜,忽见那少年肩头一侧,游鱼般一转,已经脱离了我的控制,衣袖一拂,飞身而起,一足踏上城墙,竟如履平地般飞步直上,转瞬便消失在墙后。
我呆呆的看着他轻灵的身法,只觉得心里乱糟糟的一片,此时贺兰悠也已赶到,他面色平静,眼里却闪着幽幽的光:”他武功不低,未必需要你相助。“
我仰头看向火光笼罩里的王宫,眼见雕梁画栋在火舌吞噬下渐渐颓倒,崩塌,烟消灰灭,只觉得心里十分空落与凄凉,那少年,虽只与我匆匆一面,然内心里总觉熟稔亲切,如今见他自蹈死地,竟不明所以的伤心。
贺兰悠一直淡淡看着我的眼,我掩饰的转开目光,无法对他解释心里复杂的担忧,心里微一思量,终究不愿在这厚重宫门外呆呆守候,一咬牙,便待起身。
贺兰悠却立即伸手拉住了我,他不看我,只是看着宫内的火:”太危险,我去吧。“
我心中一震,看着他火光里美丽非常神情温和的面孔,只觉酸酸热热的感觉缓缓泛起,温暖里歉意突生,不由柔声道:”还是我去吧,我轻功不逊于你,而且我还有这个。“我对他晃了晃手腕上艾绿姑姑赠我的银丝。
贺兰悠想了想,放开了我的手,却动手脱起衣服来,我一呆,脸上微微发热,却终究没有转过头去,贺兰悠将外袍脱下,递给我,轻轻道:”刚才我没有骗你,这衣服真的很有用的。“
我看着他温柔的手势,嗅着衣服所带着他的独特的暖香,还有少许淡淡的男人气息,笼罩了我,惶急失措顿时消散,直觉心情宁静而亲切,温和而甜美,美好里生出被所在乎的人关怀的满足,忍不住微红着脸一笑,笑容未逝便觉心酸,不敢去想贺兰悠此时心情,急急将袍子穿上,却从自己袖子里摸出一个旧锦囊塞给他,低低一笑:”刚才我骗你了,这只锦囊,才是最宝贵的。“
说罢不待他再回答,立即飞身而起,那少年进去已有一刻,如要救人,就绝不能再耽搁了。
至于那只锦囊,我淡淡一笑,里面,是那枚曾引起皇帝受伤事件的飞龙佩。
从墙头翻进王宫,我才发现我进来得多么鲁莽,这王宫大得没边没沿,简直就是一个小城,我要到哪里去找人?
因为大,里面的火势并没有完全蔓延到每一个角落,但凡是可以住人的宫殿屋舍,都是烈火熊熊不能近人,救人几乎没有可能,更别提完全陌生的情况下救人了,我微一思衬,那少年定与湘王家人有旧,那么他会直往王族中人住地而去,看了看四周的建筑格局,想了想外公教我的宫殿布局方位,确定正殿的大概位置,便疾奔而去。
天魔身法是极其轻盈灵便的,行动起来宛如云飞霞卷,转眼便到了正殿,那里似乎是起火的地点之一,火势曾经猛烈而充分的灼烧过,现在已经被烧得一片狼藉,大部分火头已移转至它处,只有零星火苗仍在轻舔着殿阁楹梁,我还没扑到近前,便闻到焦臭之味刺鼻,竟似肉体被焚的味道!
我心一慌,三两步扑上已经被烧得看不出原来雪白色彩的汉白玉石阶,目光所及,顿时呆住。
遍地焦尸!
男人,女人,幼儿,老者,烧成焦炭不辨形状的,扭曲挣扎姿态痛苦的,张嘴向天无声呼号的,捂胸向地缩成一团的,俱都散发着肉体焦熟的特殊气味,零落散在正殿各处,一眼看去,竟有数十具之多!
每具尸体,即使烧得躯干俱无,五官不明,然而临死前身体诡异扭曲与姿态的挣扎蠕动所凝固成的姿势,都仿佛在长声惨嗥里。诉说无尽的悲愤与不甘。
我只觉自己无意间误人地狱,或者不小心陷入噩梦,心跳如擂鼓,汗出似浓浆,震撼之下,顿时一步也动弹不得。
有什么东西滚下玉阶,落在我脚边。
我麻木的低下头去,一张烧得焦烂的脸,正对着我,月色冷冷斜过来,透过烧穿的屋顶,照在漆黑的头颅上,那被烧得只看见牙齿的脸上,雪白森森的闪着寒光,仿如正在狞笑这世事,如此颠覆,如此悲凉。
那头颅上未完全烧毁的九翟冠,表明了她的身份。
我退后一步,握紧手掌,指甲深深陷入肉里,一瞬间看见了很多被烧得斑驳的珍玩首饰,那些珍珠翡翠冠,点翠凤钗,赤金盘螭璎珞圈,无不昭示着那些尸体们的身份,曾经,这些首饰的主人或华贵或娇媚,裙裾间香风隐隐,拂过这百年宫殿富丽画堂,锦缎绫罗里包裹着的笑意盈盈的脸,一定以为自己会永远美丽尊荣下去,一定不曾想过会有今日,面目莫辨,焦黑一团,凄凉如斯。
这些姬妾里,应该也有那孙小姐的姐姐吧?难怪先前在街上,她那般悲切惊惶欲死,美人红颜,数载繁华,竟敌不过人间风雨,流光飞舞,转瞬匆匆。
皇家富贵最无常!
有细微的呜咽声响起,响在这火光与焦臭与尸体并存的地狱般的大殿里,幽幽远远,迤逦不去。
我浑身一冷,缓缓拾步上阶,银白的袍角拂过地面,瞬间斑斑焦黑,犹如泪痕般淋漓。
一路,睁大的眼,发白的瞳孔,青灰或焦黑的肤,扭曲的死状………
被烧断,零落各处的残肢………
走到最后,我干脆闭上了眼,这人间惨剧,坚强如我,亦无法淡然承受。
呜咽在耳侧缭绕不绝,我睁开眼,随即看见那少年,跪在殿中座下几具尸体前,以肘支地,漆黑如缎的长发散披了一地,低微的呜咽,正是由他深埋的脸间传来。

她指过来时连看也不曾看我一眼,指尖所向却正是我,显见早已不知偷看了多少次,是早已计算好的。
掌柜顺着这方向看来,见到贺兰悠怔了一怔,见到我时呆了一呆,似是明白了什么,苦笑着一边擦汗一边向我们走来,呵腰道:“两位客官,您看这……可否换个位置,为表歉意,这顿算小的请了……”
我和贺兰悠对望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见算计的精光,颔首一笑,我道:“区区位置………”
“且慢。”
酒楼宾客齐齐一呆,听着我话意是要相让,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凭空阻拦,都向那人望去,见那开口之人正是那冷如孤月的少年,都面露兴奋之意。
我有些好笑的看着那少年,见他缓缓起身,垂目敛眉,也不看那浓艳的孙小姐,淡淡道:“敢问姑娘,为何逼人相让?”
那孙小姐见他开口相护,更是气愤,尖声道:“那丑女只配坐在厨下吃剩食,哪配在这堂堂荆州府第一酒楼里高踞华座?没的倒了本小姐的胃口!”
“觉得倒胃口你就回去,我倒觉得你比那位姑娘倒胃口多了!”那少年接得飞快,字字如冰,浓长的睫毛一掀,冷电似的目光直逼那孙小姐:“晏子身锉,一代贤相,无盐貌丑,千古贤名,昔楚以貌取晏子反受辱,宣王以德敬无盐终得益,天下无人不知,不过小姐想来是不读书的,不知以貌取人者鄙,在下不才,斗胆建议小姐,有这酒楼耍威风的闲工夫,不如回闺房刺绣针黻养性修心为好!”
这番话说得利落如珠清楚干脆,句句如刀似剑,讥嘲刻毒已极,我心中惊讶感动兼而有之,更有些佩服这冷漠少年居然有如此伶俐的口齿,想到此处心中一动,隐约觉得似乎有位故人也有这般的敏捷与锐利,一时却又想不清楚。眼见他转目间英气隐隐,微带肃杀,淡淡的清华毓贵的郁色里,竟平生锋锐之气。不由微微一惊。
心道如果真给这少年把那孙小姐骂走,我就没好戏看了,赶紧上前,先对那少年敛衽一礼,谢了他的仗义相助,接着又陪笑对那孙小姐道:“小姐千金贵体,怎可坐这楼口杂乱之地,我是不打紧的,很愿意将窗边座位让给小姐,请,请。”
那孙小姐正给那少年骂得满面青白,气得发昏章第十一,眼见我这罪魁祸首凑上来,更是怒得不可自抑,厉声道:“就是你这丑陋的贱女人害我!!!”
扬手就是一个巴掌,直朝我掴来!
那少年见我卑躬屈膝,眼底本闪过失望之色,见到这女子如此跋扈,顿时眉间怒意升起,伸手便要阻拦。
我看着那涂着红红寇丹的尖尖十指就要招呼到我脸颊,心中冷笑,左手衣袖微微一拂,有意无意的阻住了那少年的动作,右手伸出,轻轻一转一带,牵引之力圆转流出,那孙小姐顿时收势不住,被我带得踉跄跌出,恰好跌向贺兰悠的方向。
贺兰悠立即微笑伸手,轻轻便将那孙小姐扶住,和婉慰问如春风:“姑娘没伤着吧?”
此时那少年见我手势,已明白了几分,退后两步,又恢复了先前淡漠的神色。
那孙小姐糊糊涂涂就被我甩了出去,扑入陌生男人怀里,正羞怒中,听得贺兰悠音色醇和优美,语意柔软醉人,忍不住抬头看去,见贺兰悠目中光华流转,笑意盈盈,不由一呆,稍顷,脸上淡淡飞上两抹红霞,一时竟忘记从贺兰悠怀里挣脱。
贺兰悠顺势扶住她,轻柔的一个转身,就势在先前他坐过的位置坐下:“小姐受惊了,且歇一歇。”
我微笑看着贺兰狐狸施展媚功,将那跋扈女子迷得晕头晕脑呆呆坐下,心中大乐,退后一步,向那两个小婢道:“还不把你们小姐的菜端过去,难道让她吃我们剩的么?”
两个婢子被这一连串的变化惊得反应不及,听我吩咐也不及多想,端了菜就往那孙小姐处走,那孙小姐在桌边坐了一会,回过味来,越想越怒,脸色忽青忽白,自觉丢了大丑,袖子一甩,啪的一声将小婢们端来的菜一古脑推倒,哐啷啷碎了一地,碎瓷剩菜飞溅中,她恶狠狠猛的站起:“寻我哥哥来教训你们!”
“嘶啦--” “啊!!!!!!!!”
尖叫声里,孙小姐的桃红细花松绫裙不知怎么被挂在了凳子上,因为起得太猛,哧啦一声,半幅裙子被硬生生扯了下来!
满座瞠然。 “哐当。” 有人因为太过惊讶跌落了手中的酒杯。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女子撕裙露裤,其震撼程度当可比拟发现荆州府的当红头牌们全部都是贞洁烈女。
我微笑看着孙小姐惊惶欲死,捂着只剩白绸长裤的屁股,眼泪滚滚而下,悠然拍了拍手,找了个位置坐下。
孙小姐羞愤得满面血红,尖啸:“我和你拼了!”张牙舞爪向我扑来。
真是怪了,明明是贺兰悠在扶她坐下时弹了弹手指,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将她的裙子钉在了凳上,他才是罪魁祸首,这丫头为什么一定要找上我,当真人丑被人欺吗?
眼看她扑至近前,我不急不忙悠悠一笑:“孙小姐,您还真是个不开窍的,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顾着为难我?还不赶紧把裙子换了,当真要只穿亵衣满酒楼跑给人看吗?”
我此言一出,孙小姐前冲的势头生生顿住,转头看见众人忍笑得很努力的表情,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一时却找不到东西来遮羞,转目看见两个小婢惊慌的跟着自己,立即大吼:“桃红柳绿,没眼色的东西,还不脱下裙子给我换上!”
两个小婢惊得齐齐后退数步,哪里肯当众脱衣,连连哀声求恳,流着泪砰砰砰的磕头,孙小姐恼恨的一脚踢过去,将一个小婢踢翻在地,那孩子登时鼻子流出血来,转眼血流了满脸,看去甚是可怖,却擦也不敢擦,翻个身继续拼命磕头,情状极其可怜。
我皱了皱眉,没想到这丫头跋扈至此,也没想到贺兰狐狸竟然这般冷心冷肠,我只知道贺兰悠会给她教训,哪知道这家伙这么不留情面,人家还是云英未嫁的姑娘呢,这下子传出去,以后只怕难嫁人了。
眼见那两个孩子哭得可怜,说到底,虽有些狗仗人势,毕竟无辜,年纪又幼小,何忍见她们如此受欺?正要出语阻止,却听得身后有人微微一叹,轻轻道:“虽是对方不是在先,然此举坏人清誉,终究有伤二位阴德。”
我一怔,回头看去,却正是那先前为我仗义出言的少年,此时他眼底有淡淡不赞同之色,手腕一振,低声喝道:“接着!”
一件纯白隐葵纹素缎披风如云般飞起,呼的一下越过我的头顶,直直飞落在孙小姐身上,宽大而柔软的面料缓缓垂落,正好遮盖了她残破的裙子。
孙小姐似是没想到先前厉声斥责她的冷漠少年会在此时出手相助,怔了一怔,却立即裹紧了披风,她此时泪珠盈盈,脸上羞愤之色未绝,两颊微红,看起来反多了几分楚楚之态。
微微福身向那少年一礼,又恨恨瞟了眼我,跺脚道:“走!”两个小婢赶紧从地上爬起,无限感激的向那少年匆匆一礼,紧跟着那孙小姐而去。
人一下楼,刚才的紧张尴尬气氛顿时活泛起来,便有人拿那刚才之事取笑得乐不可支,也有人好心,端了酒杯过来道:“两位,你们也忒胆大了,得罪了这荆州霸王了,听老夫一句劝,趁人还没来,赶紧避一避吧。”——
稍后还有一章。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