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节的血案,现在一些火车站不能买站台票了

  我一直藏着一张站台票,尽管它已台湾大陆分成两半,伤痕累累,暗红色的底板像是结痂的血,那是一个‘惨绝人寰’的故事,它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我曾说过,要镶个镜框,沉重地把它送给那个始作俑者。
  磁带A面:那是几年前的一天,天灰蒙蒙地落着雨。我正躺在床上在呼呼大睡,做着美梦。突然,铃声诡异地响起,对方声音显得有些急促,像是出了什么事一样。我把自己从美梦里拉回,没想又落进了另一个噩梦中。声音虽然急促,但还是听出燕子柔美的声音:小玉坐213次列车,今天到杭州,7号车厢16号。她家里的今天去了老家,接不了站了。她拿了很多芒果,你们去接一下她。
  我还是将信将疑,醒了一会,立马给小玉的婆婆打电话证实一下。她婆婆是诸暨人,尽管来杭州五十多年了,可乡音还是很重,用了一个很肯定的‘Z’字,说小玉的先生确实是开车去了诸暨枫桥老家。
  毋庸置疑,看看时间很紧了,就给丹丹打了电话。他嚷嚷道:不可能呀,前天她还在海南窜上窜下穿着比基尼疯呢。怎么事先也不来个电话就疯回来了?唉,今天正忙着呢,好吧,你过来吧,谁让我们是朋友呢?
  我一看时间快到了,边穿衣服边刷牙洗脸,连拉屎都省略了。以百米冲刺速度截了车直奔丹丹单位。他正满头大汗地干着活,看见我来,就立刻钻进了车子。
  于是,丹丹闯了红灯,以最快速度直奔火车东站。他插队到买站台票的窗口,递上了钱,说请给我两张站台票。钱给礼貌地推出来了,售票员说没有票没有电报不能卖。丹丹急中生智说:我们去接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帮帮忙,现在谁还打电报?售票员一看窗外的那张脸,不是张骗人的脸,就给了。
  嗤嗤声传来,火车快进站了,我们小跑着往里走。丹丹嘿嘿地笑了,说小玉如果知道我们说她是八十岁的老太太,还不得气疯,没准拿着芒果就砸我们了。两人说说笑笑,火车就进站了。我们找到了那节车厢。不对,七号车厢是硬座呀,不管他,闷着头往上钻,被渔网般的列车员拦了下来。
  丹丹又复述:八十岁……
  上了车,车厢里别说人了,就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难道错了?又赶紧去了卧铺车厢,列车员正扫着地,说人早就走光了。
  丹丹埋怨道:你是不是搞错日子了?
  我说:没有啊。
  月台上空空荡荡,引导员摇着绿灯,火车缓缓前行。
  我们沮丧地走出了车站,雨哗哗地下着。在广场上找了个电话亭,给燕子家打电话,对方一直忙音没有人。丹丹淋着雨,突然一拍大腿(估计有一个血印子)啪的一声,说:遭了遭了,我们上当了,今天是愚人节。
  两人脸色都变了,一路无语。
  男人都是好面子的,在车上,我对丹丹说,别和她们说我们去了车站,别花了力气还丢人。他这才嗤嗤地笑了(后来我才知道,叛徒就是这样诞生的,没想到,他转身就把我给出卖了,这个袁志高。)
  哎……真是交友不慎。
  磁带B面:妖精们在广州,由燕子操刀,打完电话就露着肚子在拿大顶(也不怕受凉)。为了祝贺恶作剧成功,居然看电影去了。这两个撒谎的孩子,终于把狼给招来了。
  于是,这里在磨刀,磨得锃亮,寒光四射。
  

问:现在一些火车站不能买站台票了,那怎么送老人坐火车呢?

好久没有去过火车站了,最近一次坐火车应该可以追溯至三年半之前了。周先生去车站接我的事情都是十年前的事了。

千赢正规网址 1

这次是我有生以来坐火车时间最长的一次,也是我离家最远的一次了。23个小时的火车,我是期待的,虽然旅途会很辛苦。

说说我的亲身经历,去年我老妈给我们来带孩子,夏天热的受不了,想回北方老家,要到杭州才能有直达车。我送老妈进车站,没有票不让我进去,站台票也不卖,问了工作人员。按他们的提醒,去旁边一个窗口,拿身份证办了一个出入证明,就是一张纸头而已,把我妈送进去了。

周先生送我到站,买了水果。他向来不是伤感的人,所以一个蜻蜓点水式的吻之后他就离开了。3点10分,列车准时启程。之前下载的电影派上了用场,正好缓解旅途的寂寞。6点多,车厢里飘来泡面的香味,提醒我到了晚饭时间。我爬到上铺,拿出自己平时压根不屑一顾的零食像个老鼠一样吃起来。车厢里的阿姨呼呼大睡,两耳不闻窗外事,一个老太太絮絮叨叨的给陌生人说着自己的家长里短,车辆进站的时候,列车员和乘客因为身份证问题发生了口角,大声吵吵嚷嚷着。小炒肉,番茄炒蛋,列车员来来回回的吆喝着。大多数人低头看着手机,人和人之间没有交流的,这是一个冷漠的社会,和陌生的交往正是这种冷漠的相处方式。车上上来了一家三口,男孩五六岁的年纪,快乐的哼着哥,爸爸妈妈小心翼翼的呵护着h他的快乐,一家人其乐融融。

顺便提一句,车站里人很多的,如果时间还早,我是建议旁边的茶座买个票,好像是15块钱吧。老人们身体弱,外面坐的难受,茶座里面可以躺一下。人不多,适合休息。送老人的真应该送到里面,安顿好,不要买好票,送到门口就算了。老人年纪大了,就像孩子一样了,好多事他们都是懵懵懂懂的。

我在上铺看周国平的书,想起那句,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我在路上颠簸着,期待着。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前不久我和我老婆带着小外孙出门旅游,因景区下雨山道路滑,我老婆摔跤脚踝骨折,只得中断行程,由重庆北站乘高铁回苏州。进站时我向重庆北站服务台咨询能否提供帮助,她们询问并记录了我们所乘坐车次、车厢、座位号,免费提供轮椅,并由服务员提前送我们进站台候车,还主动询问我们到苏州后是否需要提供帮助,得到了我们的肯定回答后,他们立刻联系了苏州火车站,不到一分钟就告诉我们到了苏州会有同样的帮助。由于接站心切,我女婿女儿在苏州火车站将我们的情况如实地转告车站服务台工作人员,服务员让我女儿填写一份临时信息单,凭此单进站台,还免费借给一辆轮椅,再凭此单还轮椅。非常方便,也非常人性化!我想借此机会向重庆北站和苏州火车站两地的服务台服务员表示由衷的感谢!感谢铁路部门为我们提供快速、便携、优良的服务!

小一些的站,跟车站上的人说一说自己的情况一般都会允许送进去的。比如,石家庄北站一般需要将送站人的身份证押在进站口即可。

接站则复杂一些,怎么证明自己是接老人,或者是接没有独自行动能力的人,这一点没有明文的制度规定,主要看各个车站自己的掌握了。

这是小站的情况,大站,火车进出站频繁人员密集的大站,则比较复杂。通常来说仅仅靠口头说明是不行的。送站的话,因为有老人或者行动不便的人就在现场,找服务台的话,可能还有解决的空间。但是接站就很难,有的大站会有相应的处置措施,提供求助电话,然后由车站人员代为接站。有的大站则好像顾及不了这么多,没有此项服务。

针对这种情况,有的答友已经提出了买一张距离最近的火车票进去接的方法,虽然无奈,但是也的确是最简单最方便的方法。

车站接送一直是日常生活中的人们亲情流露的重要时刻,在全世界范围内每天都在上演无数的车站离别和车站重逢的场景。

我们的火车制度目前取消了站台票的设计,也就基本上使这样的场景远离了我们的生活。
但是,在一刀切的制度之下,如何应对接送老人、缺乏独自行动能力的人等等特殊情况?在没有统一的规定的情况下,还是希望有更多的车站注意到这个问题,提供出可以满足乘客需要的方法。

其实大家都有人性化,特别是进站口这一块,你要送老人,那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是要诚信,谁都有老的时候,必须送,但是你得准备好自己的身份证,因为要刷机,还有就是要解释清楚,不要老子第一,这个放人进去是要担责的,要被考核的,所以送了马上就下来出站,要理解一下进站口上班的人,进站口放你进去会通知值班室的,送老人是一美德,不要把这样的美德变味就行,现在有的人用这样的借口,骗取工作人员的善良,进去打架,闹事,这样的责任谁担,也为什么不让送人的原因之一,只要尊重自己,尊重别人,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没有统一规定,这确实是个问题。

大的车站做的很人性化,小的车站,就死搬硬套。

我谈一下我的实际体验。一个人带孩子,提行李箱验票进站。

在西安北站,很人性化,只要提出申请,凭有效证件可开个条子进站送人。

在同局的岐山站,就没有这项服务。

2018年11月19日,乘D2564次,岐山一西安北。

我先在售票窗口咨询,答复是不能进站,再三诉求说,孩子睡着了,一个人拿行李箱,抱孩子不好进站。答复是:你在验票处开个条子进去送。

可到验票处后,答复同样不能进,再三诉求我的难处:孩子睡着了,抱娃,提行李箱,真不好上站。验票员又说,不能进站,让站内人帮你把行李送上去。

到进站验票时,验票员不啃气了,直到安检,检票,也没有人帮忙送行李,也不让家人进站送上站台。

对于中国铁路公司这样霸气的服务,我真是无语了。

取消火车站站台票已经在铁路上实施10个年头了,铁路上已经进行了6次大提速,从最初的80公里时速增加到现在的350公里,车型也起了重要的变化,由早期的绿皮车到后来的红皮车,再到动车,高铁,人的思想观念也起着变化,社会从慢节奏变成了快节奏,火车站的站台也修建的高大上,列车通过时几乎是呼啸而过,一眨眼火车就开到了面前,为了避免和堵绝站台上经常发生的路外伤亡事故,在列车到达前站台上是绝对要净场的,不允许任何闲杂人员在站台上逗留,更不允许有任何人跨越轨道之间的站台,铁路总公司不得已在10年前取消了站台票发售,是为了人民生命安全利益的考虑,这个口子绝对不能开,家里有病人和老人小孩应该有家属陪同,特殊人群的乘车服务要由自身负责,车站的人性化服务是在达到条件的人群在窗口提出申请区别对待。

哈哈,这个我刚好可以回答,因为我妈在帮忙带孩子,而有时候她还要回老家处理一些事情,所以我每年送站和进站接人怎么也要5,6次吧。送站的时候买同车次的票,买一站硬座,也就十块钱,有时候检票员还会主动问要不要不剪了,送上车再出来退掉票还能退80%,算下来只需要花2块钱。当然我每次要等车开后再出站,就退不了了。所以呢,遇到问题多想办法哈,办法总比困难多。

这个问题呢,要看你所在的城市是比较大的城市,还是小地方。一般大的地方,如果情况特殊,说明原委,倒是可以通融。反倒小地方,循规蹈矩的,不会变通。

千赢正规网址,说下我的亲身经历:

去年,婆婆帮我们在常州带孩子,但有一些事情需要她本人回去。而她呢,又没有一人坐过火车,对于一人出行找车次,找站台,她显得很担忧。我们把她送到火车站之后呢,进站的时候,老公向车站工作人员请求可不可以送老母亲进去找到候车室。工作人员看到老母亲确实年纪大了,就破例让老公进去了,并嘱咐他千万要把老母亲送到候车室,别走错了,麻烦。真的该为这位工作人员点赞,来自异地他乡的温暖,瞬间感化了我们。

而今年呢,我们从老家县城带着一家老小出门。大大小小,好几个箱子和包裹。家人就想着送我们进候车室,谁想到查票那里被拦住了,好说歹说,就是不让进去送人。

所以呢,越是大地方越人性化服务,小地方倒显得格外生硬。希望以后小地方的服务也可以做到以人为本,而不是那么循规蹈矩,毕竟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我是哈尔滨的,取消站台票之后确实送老人上车很不方便,但是车站采取了措施来方便送站的人,哈尔滨站以前是拿老人的车票身份证和自己的身份证换一张爱心卡,就可以送站了,送完后回来把爱心卡交回换回押在那里的自己的身份证就完事了。现在很久没送过站了,不知道还有没有爱心卡。前两天送站也没打听,就也买了一张同车次的到最近的车站的票,几块钱,把老人送到车上安顿好后就下来了。

上海的情况比较好处理。

先说接站。在上车之前,通过车上乘务员和上海火车站联系,告诉他们你腿脚不便。以及你的座位号、车次。到时候会有人用轮椅去月台接你出来。送到检票口。

送站也是一样,提前一天和虹桥火车站联系。到了之后,车站人员可以用轮椅接到VIP休息室,然后送你上车。家属也有一人可以陪进去。

这个情况很多人没有试过。我是前一阵子姑姑(88岁)来上海时才了解到的。也实际用过,是可行的。

没有站台票,老人坐车有点难。有一次我爸妈从昆山回老家,两个快70岁的老人,拿了好多行李,我想帮他们把行李拿到候车厅,他们都不让,一点都不人性化,也没人帮忙,结果两个老人自己一点一点把东西拿到了候车室,感觉越小的车站越不人性化。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